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千年钧窑渐成当代中国历史名窑翘楚》  

2017-10-03 09:37: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千年钧窑渐成当代中国历史名窑翘楚


王洪伟

王洪伟:《千年钧窑渐成当代中国历史名窑翘楚》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颍汝之地,古钧台边,夏禹故国,陶火弄埴;神垕沧桑,皇天后土,钧瓷一出,惊艳天下。或云钧窑起于中原唐代花瓷工艺;或与北宋汝窑交相辉映,渐成名窑独秀,不一而足。惟宋元间,钧瓷工艺渐成燎原之势,望嵩缭绕,经禹县、郏县、宝丰、汝州、鲁山、汝阳、宜阳、新安,一度南指内乡大窑店,蜿蜒流传伏牛山水间。继之,北依太行东麓,经修武当阳峪,穿辉县、淇县、浚县、鹤壁、安阳、林县;后入冀境邯郸、邢台,驻足磁州窑区;同时西进晋省浑源一带,钧窑窑火生生不息。再越燕山余脉,抵内蒙呼和浩特、赤峰,跨金辽疆界,至元代渐成北方钧窑大系。北宋既亡,中原陶瓷工匠或南下或北上,南下钧窑工匠或钧窑工艺一路南下,经江浙宜兴、金华,烧造成“宜钧”或乳浊窑变釉,继越江西景德镇,烧造出炉钧、窑变釉、各色铜红釉,或直接仿钧。明清时期,钧窑工艺再南下至南粤石湾窑厂,研制出广钧或泥钧,南方钧窑系在明清两代走向巅峰时期,终于旁涉中国大陆南北的钧窑系渐次形成。中国陶瓷史家更有云,中原钧窑工艺曾一度向西,转西粤桂柳,再传西川蜀渝,窑变铜红釉、青蓝釉星点闪烁;也有史家反说,川渝乃至长沙铜官窑窑变釉、铜红釉或在宋元间传及中原钧窑,历史原貌扑朔迷离,莫衷一是,但见钧窑在后世学者之卓越影响力,都寄望在钧窑过往关联中寻找本土陶瓷之历史轨迹。


钧窑史上,尤以禹州钧台窑之陈设类官钧瓷器之性质年代最为后世聚讼难决,或谓“北宋说”,或谓“金代说”,或谓“元代说”,或谓“明代说”,各执一词,先是“北宋说”居主流,近来渐为“明代说”夺声。乙未年故宫博物院最新热释光测定禹州钧官窑“官钧”瓷器年代测定彻底否定“明代说”,“官钧宋代说”再夺回历史话语权,但官钧烧造年代依然悬疑未决。惟官钧釉质浑厚,光彩夺目,典雅端庄,响誉历史长河,为后世学界、工匠推崇备至。晚清民国以降,欧美东洋,窥钧一片,犹值万千,经久盗制而不得,水土人情耳!新中国成立以还,千回百转,禹州、神垕故地,钧窑向隅复振,郁郁葱葱,人兴瓷旺,天时地利人和也!


钧窑绝技千余年,南上北下,东突西扬,虽千山万水不辞,何故?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窑变咦!古自黑釉蓝斑,及汝钧不分铁系青蓝釉,至铜红多变釉色,钧釉紫若玫瑰,红若海棠朱砂,如胭脂似火焰,青翠如玉,纷彩多姿,洞开陶瓷文明史之高温颜色釉新时代,一技独大,渐成当代中国历史名窑陶瓷门类之魁首。


当逢盛世,钧窑不拘一格,延技纳艺,窑火兴旺,鸿隆大起,似窑变无双,跃跃在握,旗领瓷业新势。尤其近廿年,限于神垕、禹州一地的钧窑传统工艺向外传播,复成燎原复兴之势。环顾海外,隔岸台湾宝岛,陶艺家侍窑制钧者比比皆是,成为中国大陆之外烧钧制钧重地。东亚之日本、韩国,陶艺家或窑口大都独爱钧釉,并养成钧窑新风。远及欧美、大洋洲群藩诸国,研钧制钧风气兴盛。但釉色质感难望禹州神垕工匠之项背,惟地理环境造瓷而已。


远观千年钧窑,以工艺占先,以釉彩万千而制胜,追逐钧瓷器物之美,余谓之“产品时代”,尤以1990年代钧窑气烧工艺发明,钧窑工艺美学翻天地覆大变,无论窑工匠师、无论产业规模、无论工艺技术都成当代历史名窑之翘楚。近十余年,钧窑祖地禹州、神垕强力改革开放,潜心治理环境交通,催发钧窑文化转型、现代性转型,钧瓷之都神垕古镇改天换地,群窑竞秀,钧窑创意园区蜂起,当代钧窑母地阔步走向“文化时代”。


学术界并不无视当代钧窑祖地繁花似锦之兴旺大势,适时提出建构“钧窑学”理论方法体系,站在文明史高度观照钧窑实践及其理论建树,独辟中国陶瓷史研究之理论先河,实在禹州钧窑之幸、当代中国钧窑之幸!


钧,肯綮、中枢也!钧窑,时代陶艺之首也!钧窑学,中国乃至世界陶瓷史盛开之新花耳!无远弗届,三五载间,行走在国际陶艺前沿的禹州、神垕,绝然会演化锻造成为中国陶瓷艺术创作的圣地、中国陶瓷创意产业的文化高地;以中原学者为基底的学术团队,不止使钧窑学真正成为中国陶瓷研究的“显学”,以钧窑学研究为中国陶瓷研究提供经验和典范,并将钧窑在地经验和钧窑学理论方法推及人类陶瓷文明史研究。


由之,无论经验实践,无论理论建构,钧窑创造兀自矗立于世界陶瓷文明时代之前沿,时代之幸也!


此之为钧窑史之于华夏文明乃至世界文明最大功业,钧窑人足以以此傲娇天下群窑!


 (作者为河南大学中国陶瓷研究所所长)

来源:《许昌日报》2017年9月29日第十届禹州钧瓷文化旅游节特刊“展历史画卷 看文化禹州”第6版。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