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敢在亿元瓷器上刻字的人,只有他了!  

2017-04-19 11:22: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一定读过批评乾隆皇帝“破坏文物”的文章,比如,批评他在古画上题诗:


  (倪瓒(款)《狮子林图》,北京故宫藏。倪瓒是元代著名画家,乾隆推崇备至,在画卷前后题词13次共计2000多字,愣没看出这是明人的仿品)

  批评他在玉器上题诗:


  (青玉炼药仙人图山子,清代,北京故宫藏)

  但最恶劣的,要数在古瓷上题诗



  (汝窑天青釉三足盘及盘底,北宋,北京故宫藏)

  之所以说“最恶劣”,是因为这种瓷器实在太珍贵,也太昂贵了,随便卖卖就上亿

  它的名字叫汝瓷


  (这只汝瓷笔洗在2012年拍出2亿786万港元天价,创下当时的宋瓷拍卖纪录)

  汝瓷出产于北宋汝窑,以釉色宁静、造型简约闻名于世,传世品不足百件,即使在乾隆的时代,也属于稀世珍宝。

  可面对这样的珍宝,乾隆皇帝又做了一件比“最恶劣”还要恶劣一百倍的事情——题诗也就罢了,他竟然

  在90多件汝瓷传世品中,有22件瓷器的底部留有宫廷匠人镌刻的乾隆御诗,总共刻了15首(有时同一首诗被镌刻在多件瓷器上,估计是皇上的得意之作)。

  在这15首诗里,写错的至少有六首

  比如,他写诗夸赞过一只天青色的汝窑碗:



  (汝窑天青釉碗和内底刻诗,北宋,英国伦敦大维德基金会藏)

  可张口吟出的头两个字就错了:

  均窑都出修内司,至今盘多碗艰致。

  内府藏盘数近百,碗则晨星见一二。

  何物不可穷其理,碗大难藏盘小易。

  于斯亦当知惧哉,愈大愈难守其器。

  好吧,我知道皇上写了这么好的诗,你们指尖轻轻一划,就略过去了,一定没有认真拜读

  没关系,头两个字看清楚了吧:均窑。


  均窑现在称钧窑,和汝窑一样,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乾隆皇帝显然认为,这只天青色瓷碗是钧窑的产品。

  可钧窑最有名的釉色应该是这样的:


  (钧窑玫瑰紫釉海棠式花盆,北宋,北京故宫藏)

  天哪!一个紫红色,一个天青色,这都看不出区别,莫非皇上是色盲?

  龙体的安康就不劳您费心了。其实,钧窑也会生产青蓝色瓷器:


  (钧窑月白釉玉壶春瓶,北宋,北京故宫藏)

  乍看之下,和汝窑碗的颜色差不太多,难怪皇上看走了眼。

  即使古人鉴定失误,咱们也不能嘲笑人家,以今天的知识水平碾压古代,不值得炫耀。

  有人说,那你原谅皇上了?

  我说,那就怪了。

  乾隆皇帝在汝瓷上做过的恶劣之事,远不止题诗一件而已,简直花样百出,罄竹难书。

  比如,他看到一些瓷器底部刻了“甲乙丙”的字样,觉得是宋朝帝王给汝瓷定的品级,心说,咱大清不能乱了队形,本朝意见也得刻上去——直接导致我们今天分不清,哪些“甲乙丙”是宋人刻的,哪些是清人仿刻的:


  (汝窑天青釉洗的外底,刻“甲”字,北宋,台北故宫藏)


  (另一件汝窑天青釉洗的外底,刻“乙”字,北宋,北京故宫藏)


  (又一件汝窑天青釉洗的外底,刻“丙”字,北宋,北京故宫藏。乾隆还写了首诗:淡青冰裂细纹披,秘器犹存修内遗;古丙科为今甲第,人才叹亦或如斯。后两句的意思是,乾隆看到器底的“丙”字,感叹这件汝瓷堪称甲级珍品,可放在宋代仅仅位列丙级,所谓人才身不逢时,也是一个道理。其实,宋朝人刻的“甲乙丙”是否与品级有关,至今仍无定论)

  再如,还有个别瓷器上刻了“蔡”字,乾隆一见,又来了兴致。

  汝瓷诞生于北宋末年,主要供宋徽宗使用,可能赏赐过权臣蔡京及其家人,所以有了瓷器上的“蔡”字。乾隆皇帝不知怎么想的,叫人在其他瓷器上仿刻“蔡”字——话说人家姓蔡所以刻“蔡”,你一个大清皇帝,应该刻“爱新觉罗”吧!

  流传至今的汝瓷传世品中,恰好有两件底部刻了“蔡”字。哪个“蔡”是宋朝的,哪个“蔡”是清朝的,诸位怎么看?


  (汝窑天青釉碟的外底,北宋,台北故宫藏。乾隆曾发过这么一道上谕:“太监胡世杰交汝窑碟一件,传旨:将碟底‘蔡’字著(着)王裕玺找补过字李世金刻字,钦此。”由于清宫档案原本没有标点,又时常出现错字、漏字,所以今人对这道上谕的解读不尽相同。有人理解为,乾隆把一件带有“蔡”字的碟子交给工匠,要求加刻若干字,由王裕玺负责“找补”和“过字”这两道工序,李世金负责“刻字”。至于加刻的是什么字,上谕没有明说。由于台北故宫这件碟子底部有“蔡”和“丙”两个字,所以有人认为,上谕说的就是这件文物,要求加刻的是“丙”字)


  (另一件汝窑天青釉碟的外底,北宋,北京故宫藏。对上谕的另一种解读是,乾隆的要求镌刻的就是“蔡”字本身。按照规矩,太监把碟子交给工匠的时候,还会转交一张纸,纸上正是乾隆题写的“蔡”字;皇上要求王裕玺修饰字体(找补),并把字样转到瓷器上去(过字),而李世金负责刻字。所以,北京故宫和台北故宫的“蔡”字碟都有可能是这道上谕所指的文物。除此之外,鄙人还有一种脑洞大开的解读:也许记录上谕的人漏写了一个“的”。乾隆的原意是:传旨,将碟底“蔡”字,著(着)王裕玺,找补过字李世金刻字。原来李世金曾经“补过字”,而王裕玺只负责找人、传话!当然,这个脑洞有个明显的漏洞:皇上既然记得李世金的姓名,何不直接吩咐李世金做事,却非要绕个弯子,点名叫王裕玺传话呢?笑谈笑谈)

  聊到这里,估计不少人看出来了,乾隆皇帝不是第一个在汝瓷上刻字的人

  收藏者把收藏信息和鉴赏意见留在藏品上,是自古就有的传统,乾隆皇帝不过是这一传统的积极传承者而已。说他“破坏文物”,纯属善意的“抹黑”,需要好好“洗白”。

  汝瓷底部的众多刻字更是说明,汝瓷的粉丝遍布历朝历代,远非乾隆一人。

  汝瓷烧造于北宋末年,到了南宋,就有人评价说“汝窑(瓷器)近尤难得”,可见汝瓷诞生不久,就成了“难得”的稀世珍宝,备受追捧。个别瓷器底部依然留有南宋宫殿的名称,就是绝好的例证:


  (汝窑天青釉盘的外底,北宋,北京故宫藏。“寿成殿皇后阁”是宋孝宗第三任皇后谢氏的住处)


  (汝窑天青釉碟的外底,北宋,台北故宫藏。多数学者认为,“奉华”指“奉华堂”,是宋高宗爱妃刘氏的住处)

  进入明代,宣德皇帝善理政,也爱玩乐,而且玩乐的水平非常高。他把一国之君对汝瓷的喜爱推上了新的高度:自宋代以来,首次命令御窑工匠仿烧汝瓷。


  (仿汝釉盘,明宣德,北京故宫藏。纵观明朝,只有宣德朝仿烧过汝瓷,流传至今的完整品竟比宋代汝瓷还要稀少)


  (另一件仿汝釉盘的外底,有“大明宣德年制”款识,北京故宫藏。宣德皇帝仿烧古瓷不是为了造假卖钱,所以会诚实留下本朝的款识)


  (天青釉高足碗(残),出土于景德镇御窑遗址的宣德地层,江西景德镇御窑博物馆藏。釉色类似汝瓷,但高足杯从元朝才开始流行,可见宣德朝主要模仿汝瓷的釉色,而非造型)


  (仿汝釉蟋蟀罐,明宣德,北京故宫藏。相传宣德皇帝去世后,太后下令砸毁宫中蟋蟀罐,所以完整的宣德蟋蟀罐极其罕见。这只蟋蟀罐不仅品相完好,而且是罕见的宣德仿汝瓷器,乃珍品中的珍品)

  到了清代,仿烧汝瓷的皇帝就更多了,尤以雍正、乾隆二父子为最,仿烧的数量大,精品也多:


  (仿汝釉石榴尊,清雍正,北京故宫藏。清代仿汝瓷器同样偏重模仿汝瓷釉色,而非造型,石榴尊就是雍正官窑首创的器型)


  (仿汝釉胆式瓶,清雍正,北京故宫藏。与宋明两代不同,清朝仿汝瓷器很少有生活用具,多为陈设品和文房用具,这只瓶子属于陈设品)


  (仿汝釉桃式笔洗,清乾隆,北京故宫藏)

  对于自家御窑仿制的汝窑瓷器,乾隆皇帝满意吗?

  可惜,皇上没有接受我的专访。他只默默提起笔来,又写了一首诗:


  (汝窑天青釉笔洗的外底,北宋,台北故宫藏)

  赵宋青窑建汝州,传为玛瑙未为油(釉)。

  而今景德无斯法,亦自出蓝宝色浮。

  从后两句来看,皇上对当朝仿品不太满意,理由是景德镇御窑不懂古法,仿品“出蓝宝色浮”,大概是说釉色过于偏蓝,且浮于表面。

  皇上果然好眼力,明清仿汝瓷器确实“出蓝”,因为釉的成分变了。


  (北宋汝瓷的釉色略淡。汝窑天青釉三足樽,北京故宫藏,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


  (乾隆朝仿汝瓷的釉色偏蓝。仿汝釉梅瓶,北京故宫藏)

  北宋汝瓷使用铁元素为着色剂,但铁元素太过敏感,很容易变色,所以明清窑工改用稳定的钴元素,蓝色更深一些。钴是著名的陶瓷着色元素,蓝色的唐三彩、浓艳的青花瓷都要用到它:


  (三彩蓝釉陶驴,唐代,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青花云龙纹梨形壶,明宣德,北京故宫藏)

  至于“宝色浮”就不能完全责怪景德镇工匠了。

  北宋汝瓷的烧造温度不高,低于1300度,瓷器没有完全烧透,釉面呈现“亚光”质感。而明清御窑改进了技术,窑炉温度提高了,釉面更加光亮透明,所以感觉浮在表面。


  (北宋汝瓷的亚光质感,汝窑天青釉三足樽局部)


  (清代仿汝瓷器更显光亮,仿汝釉梅瓶局部)

  退一步讲,皇上说自家御窑烧得不好,你也不能太当真。

  中国自古以来有一种审美标准,说高雅点叫“复古”,说通俗点叫“怀旧”,说得正能量一点叫作“与古为徒”,说得负能量一点叫作“厚古薄今”。清人觉得宋人最文明,宋人觉得汉唐最大气,汉唐觉得夏商周才是治国样板,夏商周觉得要论万世楷模、千古明君,只能是三皇五帝尧舜禹!

  乾隆皇帝说,我朝仿品不如宋瓷,也许只是为了衬托其高雅的复古品味。御窑仿得好不好,仿得像不像,历史不动声色地给出了答案。

  1935年,故宫挑选735件文物精品远赴英国,参加“伦敦中国艺术国际展览会”,引起轰动。展品中包括一件北宋汝窑天青釉尊:


  尊的外底还有南宋人留下的“奉华”款识:


  后来,这件汝瓷屡屡出现在台北故宫编纂的图录里,编辑盛赞其“形制优美,釉色莹润,为(台北)故宫所藏汝器之冠”——你看都“之冠”了,美到不忍直视啊!

  直到上世纪末才有专家指出,这件“汝窑尊”是清朝乾隆年间的御窑仿品。从“奉华”款识,到瓷器本身,都是仿的


  御窑官可以含笑九泉了。

  文/博小拙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