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李民举:《景教探索与红学研究》前言和后记  

2017-02-13 12:58:4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民举:《景教探索与红学研究》前言和后记

中国基督教理学协会  www.ccta2009.org   2012年10月15日

                       《景教探索与红学研究》 前言   国学新视野  / 李民举


1997年夏天,我离开北京大学,到哈佛大学做访问学者,迄今也想不明白的自己为何离开正在研究的课题,转向一个完全陌生的领域——基督教神学。进了神学院才知道,这里竟然是藏龙卧虎之地,名师硕儒,比比皆是。我在学习的过程中,头脑老是走神,一不留心,就回到了古代中国问题的研究中。身在曹营心在汉,希望学习结束以后,能将神学引入国学研究领域中,为国学研究开辟一条新的道路来。自从2004年开始,随时记下心得体会,一有空闲就梳理文献,整理出论文二十余篇。今撷取数篇,去繁削冗,结以成册,定名为《景教探索与红学研究》,呈现给各位读者,算是将神学引入国学的初步尝试。

景教是将华夏文明同西方文明联系起来的纽带。

研究景教,是将基督教神学引入国学的必由之路。夫子有言:礼失而求诸野。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在一个文化中消失的内容,可以在另外一个文化体系中找到。记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在研究茶文化的过程中,发现在中国早已消失的宋元茶道,几乎完好无损地保存在日本的茶文化中。与茶道的流传情况相似,景教是一种产生于近东地区的外来宗教,魏晋时代传入中国,曾经在中国历史上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宋元以来的民间宗教和市井文学中保存了相当多的景教内容。景教的历史,反映了华夏文明的可塑性和包容性。研究景教,决不能离开中国资料。

研究景教,可以帮助我们重新反思中华文明的价值系统。传统的价值观念是以华制夷,就是用大中华文明来影响和变更其他民族的文明。如果倒过来就是大逆不道,任何人只要提到“用夷变华”,我们就会口诛笔伐,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事实上,人类文明演进的轨迹,是“以华制夷”,也是“用夷变华”,概而言之即“华夷互变”。中华文明和四夷文明在此消彼长的激荡中,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我们要有自尊心和自信心,更要有谦卑受教的心。任何形式的抱残守缺、夜郎自大都是不可取的。

华夷互变,潮起潮落。搅动人类文明狂飙突起的最终力量,是上帝的膀臂。笔者衷心希望基督教神学能够被引入到国学研究当中,为国学的复兴注入新的活力。笔者也盼望国学研究走出象牙之塔,成为净化和提升人类心灵的源泉。

也许读者会有这样的疑问:景教怎么可能同《红楼梦》扯上边?如果没有最近几年不带任何预设的研究,笔者也会发出同样的疑问。在整个研究的过程中小心翼翼,认真学习,不断拓宽自己的知识领域,从考古学到历史学,从中国文献到近东文献,从《圣经》到教会历史,一点一点地搞明白了《红楼梦》一书所用符号的最初寓意。寻求这些符号寓意的变迁,是红学研究的关键,也是一种让人乐而忘返的享受。请问各位读者:假如离开了这些符号编织成的瑰丽世界,《红楼梦》还剩下什么?红学研究的核心,就是揭示这些语言符号的来龙去脉。

国学研究需要一条新路。

历史语言学必将成为国学研究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两个文化发生冲撞的时候,则会发生互相吸收、互相学习的现象。语言符号和视觉符号不断地被赋予新的意义。这样就形成了一种新的文化,这种新文化被称为“次文化(subculture)”。次文化如同考古学中的一个个文化层一样,记载了人类在文明史上留下的一串串脚印。人类彼此间的了解由此而加深,考据学也变得鲜活起来。莲花本来是佛教的视觉符号,北宋周敦颐《爱莲说》一文,将儒家的人生观倾注于莲花的意象,丰富了儒家文化的内容,也给佛教在中国的本土化开辟了更宽广的道路。除了莲花以外,我们还可以找出更多的例子。事实既然如此,以辨析源流为特色的传统国学,就应当融入新的理论和方法,考古学、历史语言学等,都应当成为国学研究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有别于传统国学的新思路和新方法,在这本小书中都有体现。

世界太大,人类太小;历史太久,生命太短,每一个人都处在时间和空间的交汇点上。如果离开了那穿越宇宙洪荒而来的救赎之光,我们就只能像幽州台上的陈子昂: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我们必须明白自己为何来到这个世界,我们也必须明白上天赋予我们的使命。唯独如此,我们才能明白生命之于我们的意义。作为一个学者,还有谁能比我们更深刻地理解这个神圣呼召的意义?发愤忘食,乐以忘忧,让我们彼此砥砺,共同来迎接下一个盛世的来临!

李民举

2012年1月17日   重订

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翰福音》8章32节)

作者的Email地址:lminju@gmail.com

 

                        《景教探索与红学研究》后记:红楼之外海天长 / 李民举

本书以《红楼梦》为研究对象,揭示了《红楼梦》与景教的关系。进而说明,将神学引入传统的国学研究是可能的,也是必要的。毋庸讳言,曹雪芹对景教的认识相当模糊。[1] 《红楼梦》和景教的关系,主要体现在语言符号和视觉符号的借鉴和使用上。教会是传承景教信仰的唯一途径,离开了教会,景教的传承就是支离破碎的,甚至是扭曲的。[2] 曹雪芹对景教的认识是局部的和片面的,只能从语言符号和视觉符号上汲取景教的点点滴滴。《红楼梦》为什么吸引了那么多的读者?就是因为它表达了很多人的心声——爱是什么?得到了爱又如何?痛失吾爱的时候出路在哪里?谁是我的安慰?谁能擦干我的眼泪?

——是神!是上帝!是耶稣!是基督!——

当摩西在“西奈山”上询问耶和华的名字的时候,耶和华神告诉他:“我是自有拥有的(I am who I am)”

hy<+h.a,( rv<?a] hy<?h.a,(翻译成希腊文就是:evgw, eivmi o` w;n,这句话正是古代汉语中“自然”一词的含义,“自然”不是我们今天所讲的大自然,而是描述神存在状态的专门术语。神的存在是自然而然的,并不依靠人而存在。这个“自然而然”的神,就是《圣经》中的上帝(《出》3章14节)。祂是昔在、今在、以后永在的全能者(《启》1章8节)。

这个“自然而然”并且创造万物的神,进入了我们的世界,“自然”进入了“不自然”。绝对自由的神为了人甘愿舍弃自己的自由,是谓之大爱,是谓之真理。

真理从绝对进入了相对,是谓之“道成肉身”,是谓之耶稣基督。生而后死,死而后生;为生而死,向死而生,是谓之永生。景教关于“生死之说”的讨论,影响到了中国的文化最核心的地方。五行学说认为金木相克,景教偏偏来了个金木相生。曹雪芹知道这个玄机的存在,《红楼梦》判词中说:“都说是金玉良缘,俺偏念木石前盟。”金、石在五行归类上,均属金。木生于金,结出的果子,就是永生。[3] 景教的十字架插在乱石丛中,象征一棵树生于石头上,所结果子就是耶稣基督,他的生命要赐给信他的人,途径就是吃他的身体,耶稣基督的身体就是“长生果”。[4] “祂(耶稣)是首先的,祂是末后的;又是那存活的,祂曾死了,现在又活了,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死亡和阴间的钥匙。”(《启》1章18节)

耶稣基督如此反复宣告——“我是阿尔法,我是欧米伽;我是首先的,我是末后的;我是初,我是终。”(《启》22章13节)。面对这个有血有肉的真理,人类唯一能做的就是一往无前地奔向祂,直到抓住祂的拯救之手,直到地老天荒!

红楼之外海天长。只有当人举目望天的时候,才找到人生的答案,才知道人可以安息的。什么叫我们从残酒中醒来?不是那杨柳岸、晓风残月,而是那自称为“人子”,却来自天上的耶稣基督。

谁是幽州台前的“古人”和”来者”?他就是耶稣基督,时间掌握在他的手中。他是古,是今,也是将来。

本书从语言和视觉符号上探索《红楼梦》中的景教因素。下面从宏观的角度谈谈《红楼梦》的主题,聊以补阙。

华夏文明,从普遍启示的亮光中起步。所谓的普遍启示,就是上帝对每个民族的自我显现。夏商周三代的中国人相信是有神的,是有上帝的。春秋时代,孔夫子从一介寒士成为鲁国的宰相。现身说法,教导人们靠己可以成功,淡化和扭曲了中国的先知传统和史官传统。

《论语·为政》说:“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人不需要等这么久。《圣经》第一句“起初,神造天地!”天地人三才,无一不是上帝的杰作。人的道路也掌管在神的手中。诗人大卫说:“我的日子还没有度一日,你都写在册子上了!”“天命”不仅仅停留在个人感悟的层面,而是来到人间,向人显明。

天命并不遥远——有行诸文字者,是谓之《圣经》;有见之于血肉之躯者,是谓之耶稣。《圣经》是讲“天命”的书,耶稣就是天命。

从“天命”而为“天之大命”,上帝的能力智慧降临到某个有血有肉的人身上,谓之“天命攸归”:

《遂公盨铭文》:“天命禹敷土,随山浚川,乃差地设征,降民监德,乃自作配享。”这里的“天命”指的是上帝的命令和能力降临到某个人身上。

《秦公簋铭文》:“秦公曰:丕显朕皇祖,受天命,定宅禹迹。”

这里的“天命”指的是上帝的权能。“受天之命的人”就是耶稣,就是弥赛亚。普遍启示的亮光给了列祖列宗一片蓝天。遥想四千年前,当我们的先祖走出了低矮的茅屋,仰望头顶的穹苍碧海,他们看见了神!

随着儒家传统的确立,中国的传统从启示真理的角度偏离了。人们轻天命,信自我。不信启示,只信经验;不信拯救,只信自救。

一代过去,一代又来。岁岁年年花相似,年年岁岁人不同!

我们的历史就这样走过:两汉经学,只要把儒家经典读明白,就可以世世代代拥有权势和地位;魏晋门阀,只要出在贵族之家,就可以世袭先祖的地位权势;宋元科举,只要通过科举考试,就可以平步青云,出将入相。

两汉时代,家学和做官联系在一起。在学问而言是师生,在官场而言是上下级。南北朝时代,门阀大族割据一方,形成了盘根错节的势力。只要不是出身于名门望族,不管你的有多大的才能,一切机会都与你无缘。隋唐时代出现的科举制度,到了宋代以后越来越成为奴役人民的工具,明太祖朱元璋制定了“八股取士”,让读书人的思想限制在几本薄薄的经书里面。什么“客子光阴书卷里,杏花消息细雨中”?无非是一场梦呓而已。[5]

元明以来北方黄河流域流传着这样一首道情:“老书生,白屋中,说唐虞,道古风。漫说着前辈高科中。家童气势猛入虎,门前车马去似龙。门前哗啦一片声,不觉金兵到门庭。倒不如,蓬门闭户,教几个小蒙童。”[6] 这段唱词非常流行,因为它实在道出了人们沮丧失望的心态。

河流大野犹嫌束,山入潼关不解平。从两汉开始,中国的历史仿佛冲出了千山万岭,转眼间跌入了漫漫平野之中。人生被局限在平面的世界中,世界填不满人心,遗憾和不足常常在文学作品中表现出来,悲怆凄婉,清代诗人这样说:

年来肠断秣陵舟,梦绕秦淮水上楼。

十日雨丝风片里,浓春艳景似残秋。[7]

在沉闷压抑中求得解脱,是明清易代之际知识分子的共同呼声。对理学的批判,夹杂着“华夷之辩”的政见之争,呼唤着新时代的黎明。黄宗羲、王夫之、李卓吾、戴震都曾经是中国的守望者。清代康熙、雍正、乾隆三朝推动大型类书类图书的编纂,将那一代的读书人推到了学术研究的顶峰。四库馆臣们广泛涉猎,对宋明以来的儒学进行了全方位的梳理批评。曹雪芹耳濡目染,用小说来诠释四库馆臣的胸中块垒。这便是《红楼梦》的写作动机。

问茫茫人海,有谁解得红楼滋味?

“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一百年前的读书人都是这般单纯而又淡定,他们要为未来的中国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1902年,上海吴淞港口,在去日本留学的人潮中,夹杂了一位13岁的少年人,名叫陈寅恪,他的祖父是湖南巡抚陈宝箴,维新变法的支持者。

陈寅恪在茶馆中遇见了光绪皇帝的老师李提摩太,这位宣教士对陈寅恪出洋留学大为赞许,勉励有加。1945年,寅恪先生病卧英伦,回忆当年如坐沐春风的感受:

沈沈夜漏绝尘哗,听读佉卢百感加。

故国华胥犹记梦,旧时王谢早无家。

文章瀛海娱衰病,消息神州竞鼓笳。

万里乾坤迷去住,词人终古泣天涯。

在漫长的游学生涯中,寅恪先生确立了自己的为学原则——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1991年,笔者北大毕业后留校任教,亲身经历了寅恪先生从学界的偶像到世俗的偶像的变迁过程。在国学热的喧嚣中,寅恪先生“复活”了。看见了寅恪先生的书稿被影印出版,看见了寅恪先生的名言到处张贴,惟独不见那气度,那节操,那襟怀。陈寅恪先生提倡的自由和独立精神,依旧是曲高和寡、应者寥寥。南宋·赵鼎《鹧鸪天》词:

客路那知岁序移,忽惊春到小桃枝。天涯海角悲凉地,记得当年全盛时。花弄影,月流辉,水晶宫殿五云飞。分明一觉华胥梦,回首东风泪满衣。

每当想起这首词,我的眼前总是浮现出曹雪芹和陈寅恪交替出现的影子。陈寅恪在他生命的最后二十年,为弹词《再生缘》做了系统的研究考订,在序言中他这样题诗:

地变天荒总未知,独听凤纸写相思。

高楼秋夜灯前泪,异代春闺梦里词。

人类获得自由的道路,不是那一首首“异代春闺梦里词”,而是上帝的道。这个道成了肉身,就是耶稣基督,他说:“主的灵在我身上,因为他用膏膏我,叫我传福音给贫穷的人;差遣我报告——被掳的得释放,瞎眼的得看见,叫那受压制的得自由,报告神悦纳人的禧年”(《路》4章18-19节)。在耶稣基督的受难和复活中,人的思想自由了,精神独立了!人类在安身立命的根基找到了!

北宋哲学家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他给读书人提出了这样的挑战:追求真理,关心民瘼,发扬学术,推动和平。基督信仰给出了实现这个人生理想的道路,在祂的恩光中,人类必得见光!

今天,张载、曹雪芹、和陈寅恪都成了昨夜星辰。随着福音的传播,在中国必将出现这么一批人——使徒彼得这样称呼他们:惟有你们是被拣选的族类,是有君尊的祭司,是圣洁的国度,是属神的子民,要叫你们宣扬那召你们出黑暗入奇妙光明者的美德(《彼前》2章9节)。他们是被耶稣更新的一群人——

他们力学笃行,可以著述等身,但是在信仰的旅途上,他们乃是谦卑的学生,他们并不以此为羞耻,乃是以神的同在为最大的喜乐;他们也可能是富可敌国的企业家,但是他们知道自己无非是财富的管家,他们自己的每一分资产乃至生命,都甘愿摆在耶稣基督的脚前,为祂所用;他们也可能是叱咤风云的政治家,但不是为了自己的荣耀,乃是把国民引导到永恒的救恩面前;他们可能终生默默无闻,但是他们知道那看顾飞鸟和野草的上帝掌管明天,在陋巷箪瓢的清贫中,依然能够唱出赞美的歌曲。

伟大、悲壮、聪明、愚钝的曹雪芹,你活到今天该有多好!因为你必能从他们中间找到知音!

看哪,我要作一件新事,如今要发现,你们岂不知道么!我必在旷野开道路、在沙漠开江河。

《以赛亚书》43章19节


[1] “人未曾信祂,怎能求祂呢?未曾听见祂,怎能信祂呢?没有传道的,怎能听见呢?若没有奉差遣,怎能传道呢?”(《罗马书》10章14-15节)。

[2] 教会,是介于上帝和世界的中间社会,近似于古汉语的说法即昆仑之墟,《红楼梦》称赞林黛玉为“阆苑仙葩”,应从“阆苑”的角度理解教会的功用。

[3] 《红楼梦》:将那三春勘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4] 《以赛亚书》53章2节“他在耶和华面前生长如嫩芽、像根出于干地(hY"?ci #r

[5] 南宋 陈与义《怀天经智老,因以访之》

[6] 传为书画家郑板桥作,但是元明时代的瓷枕上已经出现了这首歌词。

[7] 清初·王士祯《秦淮杂诗》


作者的Email地址:lminju@gmail.com

本书可以从作者处直接订购,或在www.Amazon.com搜索Minju Li或者Jing Jiao Tan Suo yu Hong Xue Yan Jiu购买。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