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一个城市的荣光  

2016-10-12 15:59: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辽辽未央《一个城市的荣光》
  “汝颍之地是何地,山川盘郁钟灵气。钧台一飨几千年,不与沧桑同变易。”

  康熙五十五年,孙夏峰后人孙用正来禹出任学正,有感于禹州多士,遂赋诗如此。自古论人称士,多泛引地理山水,认为人才都是山川孕育,造化所钟,所谓“崧岳降神,生甫与申”。孙用正也不例外,面对禹州历史上繁如星辰的奇才伟士,首先就想到了地理环境。禹州绕山带水,枕箕漱颍,膏野百里,足资生息,诚然是农耕时代立国上选之区。然而那种颇具孟德斯鸠“地理环境决定论”的论调,事实上并经不起推敲,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同样的山水,在某个时代人才辈出,在另一个时代却英彦萧条。大概孙用正也意识到了这个理论的疏漏,所以他的诗接下去写道:“由来地杰借人灵,汉唐接踵产奇英。道德文章与经济,后劲应须重有明。”

  好一句“由来地杰借人灵”,打破了历来名山产名士、秀水出秀才的旧论,而深相契于刘禹锡“山以仙名,水以龙灵”之说。山水养育了人才,而人才增色了山水。禹州山不饶于太行,水不丰于淮泗,土不厚于齐晋,天不高于秦陇,然而讲中国历史以及东方冠带文明,却无论如何绕不过禹州。这不仅仅因为这里是夏禹故国,而夏禹的子孙,又在此建立起中国历史上第一个家国,从而使“国家”的概念渐次深入人心。自秦以下中国两千年多年郡县**,在绝大多数时间,一直因袭沿用“儒表法里”的理念。以儒为表,所以敦伦睦化;以法为里,所以纲纪秩序。而法家之集大成者,即战国时代的禹州人韩非。中国两千年来本质上走的就是韩非路线。秦汉之间的张良,运筹帷幄,英华绝代,其俊才放在历史漫卷中或许不足多道,然而他一介书生,“状貌如妇人好女”,但是面对强秦暴政,却敢断然发出第一击。此种不畏强暴之铮铮气节,对华夏士人风骨的塑造裨益实多。

  两汉时代、时为颍川的禹州,更是群星辉耀。历任太守如赵广汉、韩延寿、黄霸、寇恂等人的治术不但著效当时,更被后人一再对比论述。终两汉之世,颍川讲学之风盛行。郭躬教授法律,门徒常以百千数,而中国郡县专制时代之法制思想亦至此臻于成熟。张兴讲授《易经》,“弟子自远至者,著录且万人。”不但本地宗师据地讲学,不少外地大家如李膺、宋均等,也多来此客授。颍川四长钟皓、荀淑、韩韶、陈寔更是弟子遍布四海,陈寔去世后,“海内赴者三万余人,制衰麻者以百数。”终两汉之世,天下士人负笈来学者如万川朝海,连绵不绝。

  正因为文教之昌兴,使得颍川人才辈出,从**、文化、法律等各个方面影响甚至左右着整个国家。东汉末曹操幕下前后两任核心谋士戏志才与郭嘉,无不是颍川人,其余钟氏、荀氏及陈氏诸家族,亦在曹魏政权内举足重轻。所以曹操有“汝颍多奇士”之叹。两汉以下,亦是人才代出,吴道子之画,褚遂良之书,燕肃之发明,马文升之功烈,各在其领域有所标创,而大有助于文明之发展。

  禹州产生过如此众多的英才伟士,书写了中国历史的显著章节,因此,即便是乡野村氓之辈、引车卖浆者流,说起禹州,也都能讲出一段相关掌故。禹州虽无崇关之险,山泽之富,而能名闻四方,首在于古代人才之茂盛。一城一地之伟大,不在于他曾经征收起多少赋税,建造过多少楼阁,而在于他造就了多少人才,在多大程度上推动了文明的发展与人类的进步。历史上那些辉耀星空的人才,是禹州永远的荣光。

  文明发展的目的是让人们活更好,人类进步的标志则是每个人都活得更有尊严。科学发明帮助人类脱离原始蒙昧,在改造自然中获取丰富物质,并在智能进化的道路上步伐更快。文化创造则使人脱离动物兽性,建立起文明准则,并指引人类未来的道路与方向。物质文明的发展,使人们的生活更有质量,但衡量一城一地文明与否更重要的标志,则是此地的人是否在这个社会秩序下生活得更有尊严。

  中国古代农耕立国,而农耕社会的特征,使得人们形成重乡守土心态,非到迫不得已,不愿背井离乡。因此中国传统文化里充斥着浓重的乡国之情。王粲登楼望乡,不胜家国之思,于是吟出“此地虽信美而非吾土兮,曾何足以少留”的句子。这与玄奘西行前,唐太宗在饯行酒里撒上一撮土之意相似,即所谓“宁恋本乡一捻土,不爱他乡万两金”。然而就在这样一个重乡守土的国度,在所谓的太平时期,仍然有无数人在绝望中离开桑梓之地,父母之邦,扶妻携子,飘零四方。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的故乡必然缺乏温情,所能给自己的,除了贫寒,还有屈辱,于是只好舍此故土,去寻找传说中的乐土乐国。

  两汉时的禹州就是这样的乐土乐国。当时的颍川,也并非一开始就是天眷之地,同样豪强横行,弱民无以聊生,于是相继流亡。太守赵广汉为抑制豪强,以阴谋手段治理郡事,“构会吏民,使相告讦”。此举虽令奸党散落,却使“颍川由是以为俗,民多怨仇。”韩延寿继任,改弦更张,举贤兴学,教民以礼让。继任的黄霸进一步将其执政理念发扬光大,力行教化,而后诛罚。“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选贤良、收孤寡、补贫穷。”同时明吏治,抑豪强。于是颍川民风大变,世称淳美。以前流亡之民相率返乡,外地来归的流民也相望于道。黄霸又极力兴学,且态度开明,不以言论罪人,因此文学之风大盛,颍川亦因此成为两汉时代的文化重地。**的修明与文化的进步,所带来的,必然是经济的发展与社会的和谐。当时的颍川,日出杲杲,明月朗照,桑麻连陌,商贾塞途,刑晏政清,民风和熙,被推为汉代首郡。非但关内关外,江南江北,纵使僻如胡沙帐下,西域逆旅,繁庶的颍川是所有异乡人共同的景往。

  一城一地之伟大,不在于路修得有多宽,楼盖得有多高,有多少绿地和公共建筑,而在于这个地方是否让本地人自豪,让外地人景慕;本地人是否安居乐业,外地人是否争相来归。刑政清明,则民众权益可得保障。文化进步,则民众素质可望提高。经济繁荣,则民众生活可保富足。这样的民众必然自信而有尊严。黄霸治下的颍川,虽然还没有现代**意识里的民权思想,人民也未必都保有个体尊严,但那些孤寡贫穷的人,无异会感受到之前所未有的做人的幸福与温暖。当时的禹州,可称是两千年郡县制度下治化之典范。所谓“麦秀两歧,棠敷千里,治最当今黄颍川”。**开明、文化进步、经济繁荣、人民自信的颍川,是禹州永远的荣光。

  一城一地之所以让人称道,不仅仅在于历史上曾经如何光辉,更在于现世的开拓性创造。拥有光辉历史是一种幸福,也是一个包负。前人筑造起一座高山,后人要做的,是站在山脚仰望膜拜,沾光自重?还是激砺奋发,再塑起一座更高的山,以不辱没先辈们挣来的盛名?当希腊人喋喋不休地歌颂他们祖先在城邦时代的辉煌时,世人几乎已经遗忘了他们在爱琴海一隅的存在。而两千年前的禹州人,却背负着先祖夏禹的功业,又创造出了一个光芒万丈的辉煌。于是,面对外邦人士时,他们只消说:“我是颍川人”,便可获得足够的艳羡与尊重,而不必再引述历史,告诉别人他们那圪塔曾经是夏禹故国。

  因此,一城一地之伟大,不在于其历史有多荣耀,故事有多丰富,而在于不借重前人,通过现世之努力,去创造出属于本时代的辉煌。两汉时代那些昂扬卓砺的前贤们,是禹州永远的荣光,也是我们后人百代不易的榜样!借用孙用正《钧阳八士诗》末尾几句作结:

  “断碣摩挲心似醉,愿言后辈休前辈。高躅步趋应有人,此碣千年常不坠!”
  评论这张
 
阅读(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