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县志刊误  

2016-06-17 20:08:37|  分类: 李清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县志刊误

 县志刊误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2011-07-19 19:48:09

李清源

禹州有旧志多种,而以民国王棽林版《禹县志》最为周详,文辞亦最雅达,实为集大成之作,于禹州地方文化之传承赓续贡献至巨。此书编著者王棽林、陈嘉桓诸君,皆我禹之饱学宿儒,治学严谨,且擅文翰,所以其书能集前人之大成,而传后世于不朽。几年前我得到此书,奉览激赏,遂于闲暇之时点注了一遍。

王版《禹县志》循方志之例,卷有列传,而列传人物之首,乃初汉三杰之一的大谋略家张良。县志全文引述太史公《史记·留侯世家》,唯于开篇留侯张良者,其先韩人也之后,引述了一句古藉中语作注:“阴时夫《韵府》:子房生于栎。”盖以张良字子房,而禹州曾称为栎邑也。

当时点注至此,我内心颇不以为然。因为禹州之称“栎”,是春秋时代的事。(春秋初年尚称“历”,《竹书纪年》:“平王六年,郑迁于溱洧,取历”。郑庄公时代,方对历加以扩建,改称栎。《左传》:“郑庄公城栎而置子元。”)而到战国时代,栎即改称“阳翟”,成为战国七雄之一韩国的国都。张良生于秦汉之间,此时禹州改称“阳翟”已数百年,“栎”早已成为历史,而阴时夫却说“子房生于栎”,是非常不合常识逻辑的。譬如今天的报纸上介绍禹州闻人张春贤,不说“生于禹州”,却说“生于阳翟”,岂不荒谬?然而当时虽有异议,却并未深究,近因一位前辈亦以这句话相询,遂决定考究一下。

 阴时夫,名幼遇,字时夫,宋末元初音韵学家。所著《韵府群玉》,是后来《佩文韵府》的基础。民国《禹县志》既云“子房生于栎”引诸阴时夫之《韵府》,则须自《韵府》中查证,以辩究然。毕竟县志博搜广稽,偶有传抄之误,亦所难免,倘若是王棽林先生辈弄错,而加责于阴时夫,则就欺侮古人,非君子之义了。

自康熙《佩文韵府》成帙颁行后,《韵府群玉》即趋消匿,除了专业人士,今世已多不知其名。我从网上买了一套扫描的旧刻本《韵府群玉》,在第二十卷入声十二锡部字下之词条捄栎中,果然找到了子房生于栎这五个字。截图如下:
  
                                         县志刊误

 
                                  《韵府群玉》“捄栎”词条


       《韵府群玉》不仅是音韵学著作,还是一个大词典性质的工具书,体例大体与现在的词典相似,每个字下罗列相关词条。惟现代词典所列词条,是以词首之字为准,比如“中”字下之词条,包括“中国”、“中间”、“中央”等等。而《韵府群玉》则是以词尾之字为准,同样是“中”字,下面列的词条则是“集中”、“折中”、“郞中”等等;“中”字则以“丨”替代,以简雕版之功。

 “捄栎,即字下词条之一。这则词条全文是: 栎其实尔雅上音求子房生于栎。”

找到子房生于栎这五个字后,算是落实了这句话的出处,说明王棽林先生他们在编《禹县志》时并没有搞错。再联系到阴时夫《韵府群玉》中常有的疏漏,比如引文不列篇名,引诗不标题目,以至明代张岱《陶庵梦忆》里评价它寒俭可笑,那么,他犯子房生于栎这样不大不小的常识错误,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

然而,我心中有几点疑问,难以给出恰切的答案。

在提出疑问之前,先解释一下捄栎这个词条及其注释。

 栎:栎,其实。(《尔雅》)。上音求。子房生于栎。”

捄,有三个读音:一读 jū,意为填土、装土。《诗·大雅》:捄之陾陾。《笺》注:筑墙者捊聚壤土,盛之以虆,而投诸版中。

  一读qiú,《诗经》:有捄棘匕。

一读jiù,古同。《前汉书·董仲舒传》:将以捄溢扶衰。  如此看来,捄栎这个词可真够奇怪的。而栎,其实捄,又实在没法解释。再做考证:《诗经》:有捄棘匕。《毛诗》注曰:捄,长貌。朱熹则解释为:捄,曲貌。合起来就是长而弯曲。那么,栎,其实捄是否可以解释为栎,它的果实长而弯曲呢?

    栎树,即橡树,禹州境内很多,鸠山乡大洪寨山上尤其多。它的果实如下:

 
 
                                 县志刊误

                                          栎实(橡子)


    去大洪寨爬过山的人都识得此物,它的形体基本是圆的,大不过枣,既不长,更不弯曲。

所以,我的第一个疑问就是:栎的果实怎么可能又长又弯曲?这也太荒谬了吧?

词条注释下文又说:“上音求。”意思是这个词上面那个字(即“捄”)读音同“求”。这一句没问题,也很好理解。

只是接下去突然来了句:“子房生于栎”,实在莫名其妙之至。所以,我的第二个疑问是:这个词条明摆着是关于栎的果实的,怎么突然冒出了个历史学话题?

这两个问题如果没有合理解释,那么这个词条就太诡异了,虽说阴氏这部大作难免会有些疏误,但是一个词条竟然怪诞成这个样子,也未免太不可思议。

我觉得有必要再考证一下。后来我想,栎的果实与木有关,那么,“捄”字是不是错别字呢?是否应该是木字旁而不是提手旁?如果是,有没有“梂”这个字呢?

我立即查了《康熙字典》,果然有这个“”字:

 “渠尤切,音求。《文》:栎实。

——果然也读如“求”,而且果然就是指栎的果实!

很明显,《韵府群玉》上把这个字写错了!

 词条里提到了《尔雅》,《尔雅》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本词典,那么就再看看《尔雅注疏》中是怎么说的吧。

在《尔雅注疏·释木》卷下,果然大有收获:

《尔雅·释木·栎》:“栎,其实。”《注》:“有汇自裹。”《疏》:“,盛实之房也。

 “有汇自裹”:《尔雅·释兽》:汇,毛刺。自裹:自我包裹。意即:栎的果实有带毛刺的壳包裹着。此描述与栎实的形状正相契合!

 ,盛实之房也”:房,指代事物之外表或果实之外壳,如蜂房。此句意为:梂,是盛纳果实的外壳。

毫无疑问,《尔雅注疏》对做了更为精细准确的定义:它是栎实的壳。

那么,栎,其实梂,意思就是:栎,它的果实有梂壳。

考证至此,想必已经真相大白:所谓“子房生于栎”,正确的句读应该是“上音求,子房,生于栎。”意为:“上字(),读‘求’,是栎实(橡子)的外壳,生于栎树之上。”

如果联系现代植物学,就更容易理解了。植物学上有个名词叫子房,包裹于被子植物胚珠之外,起保护作用,受精成熟之后,子房发育成果实,而胚珠发育成种子。这个现代植物学术语的涵义虽与《尔雅注疏》上对的解释略有出入,但总体上基本是一致的。

——所以,我们可以确定,阴氏《韵府》中的这句子房,生于栎,与张良张子房和禹州栎邑没有半点关系。

可是天底下竟然就有这么巧的事:子房偏偏是张良的字,张良是古代禹州人,而古代禹州偏偏又曾经叫做!王棽林先生编《禹县志》的时候,学问高手犯下低级错误,一时不察,断章取义,以至闹出了个小小的乌龙事件。

说起来此事甚小,但是学问之义,务求严谨,不可以讹小而坐使讹讹相传。正本清源,辩谬归真,正所以去白璧之尘瑕,还随珠之清光,而使先贤之大著愈传不朽耳。棽林先生九泉有知,必当幽明同心,共浮一白!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