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就新版点校道光志之舛讹问题致书市志办  

2016-06-17 20:01:41|  分类: 李清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新版点校道光志之舛讹问题致书市志办

 
(2010-11-11 12:40:47)
李清源
S先生台鉴:

  前日蒙一长者惠赠市志办新近出版之《道光禹州志》。其书册页信美,装帧精良,诚足以藏名山而传后世。市志办整理故物,赓传文明,因其旧牍,发为新编,而我禹风物旧实于以有征,冠带典章赖此薪传。则志办诸君此举,非徒有功桑梓,实亦增色盛世。
  所可惜者,此书点校舛讹过多,未臻善美,尤以句读错误为甚。古文务去陈言,语尚精简,且词性代嬗,古今意殊。故常一字错点,而贻千里之谬。
  试举数例如下:新志第3页:“适余视学中州,而以书邮寄。余阅并以属序。”属,通“嘱”,嘱托、托付之意也。故此句当断为:“适余视学中州,而以书邮寄余阅,并以属序。”
  再如55页“河南郡”条下:“安帝义熙十二年,加刘裕中外大都督及琅邪王。德文率众伐姚泓,泓将姚光以洛阳降裕。”考之《晋书》:刘裕始为宋公,于晋恭帝元熙元年受封宋王,并于次年篡晋自立。所谓琅邪王,乃司马德文也,即后之恭帝。故此句当断为:“安帝义熙十二年,加刘裕中外大都督。及琅邪王德文率众伐姚泓,泓将姚光以洛阳降。”
  又如:《列传·严诩传》,新志点曰:“王莽遣使征诩官属百余人,为设祖道。”古来帝王征召官贤,未有于一地一网百余人者。考之《汉书》,王莽所征,实郡守严诩一人而已,而诩之官属百余人,为之设祖道饯行。祖道者,设饮宴以祭路神、送行者。故知此句当断为:“王莽遣使征诩,官属百余人为设祖道”。
  舛误类此者众,兹不赘举。
  又多有当断未断者,如 55页“司州”条下:“又案太和隆安之际司州重复沦没,至刘裕北平关陇河南底平置司州刺史。”句意纠缠,殊不条畅;且文句绵长,读之气结。应断作:“又案:太和、隆安之际,司州重复沦没。至刘裕北平关陇,河南底平,置司州刺史。”则句读爽然,条达明畅矣。
  而句读之误所尤多者,为标点之不当。如第7页:“开封属州之有禹也。国于唐,邑于郑,县于秦,而郡于汉与北朝。”前一句号易为逗号,方符句意。第3页:“志之有赖于重修也,尚可缓哉。”句末句号改作问号,乃体文情。
  当断未断与标点不当,虽不至即令读者横生歧义,而捍格生涩,斫害文体。或曰:标点以分章句、区语牍而已,但使读者知其大意即可,不必详刻深究。此论固亦有理,然伏思古人著史,意本彰瘅,书必雅达。而著史诸公,无非宿学之士,手擅雕龙,笔可生花,以故所著史作,非唯纪故实以资鉴戒,亦多成文学名篇,传诵百世。譬如马班之《史记》、《汉书》。古读书人学承诗教,极重文章体格,是以书虽言事,而题述蕴藉;文纵说理,而辞藻风流。所谓史著者亦无非如此,固不徒仅求文辞之达意而已也。是以今人点校古史,必也本其语境,玩其辞脉,辩其意致,体其情态,于其表述之间顿处从容句读,文意之承转处果断分析。庶几于文献之间,善保文学体面,使后之读斯志者闻弦歌而知雅意,睹辞章而慕古风,则朱少庐、姚春木、洪幼来诸公亦当含笑地下,而德君不浅矣。
  又如杨国桢序有句:“又尝闻其乡之人若褚季野者,长于褒贬,桓彝谓其不言而备四时之气”(第1页)。考之《世说新语》,谓褚季野不言而四时之气备者乃谢太傅安,而非桓彝,杨序实误。新志注释此条曰:“语出南朝刘义庆《世说新语·德行》:谢太傅绝重褚公,常称褚野虽不言,而四时之气亦备。此喻指人的气度弘远。”而竟未驳杨序之误,使人茫然不知所谓。是则信古泥书之所致也。
  至若别字讹文,亦似太多。或者道光旧志版刻不精,审核未严,以至讹误比是,遗谬后人,而新志于以因袭,竟乃讹错相传。傥如是,则孙君此事可议矣。古人图藉之传也,囿于刻印技能之落后,亥豕鲁鱼寻常可见,讹脱衍夺所在多有,我辈后人于斯谬误,当补遗拾阙,帚舛廓疑,力为匡正,而未可以“忠实原本”为口实,置诸错讹于不顾,竟使错错相仍,讹讹因袭也。倘或别讹文字,乃新志点校者一时之不审,遂致星散册页,则职愆之责,益无所委矣。
  窃惟文章者,不朽之盛事;史志者,百代之箴鉴。且夫县志之为书也,亦一地人文之表萃,政教之大观。前代守令蒞任,必也检视志乘,以观风知务,而期布政优优。异邦人士欲知一方风物及历代人文,亦首睹诸邑志。是故邑乘虽小,所关者大。以故纂修整校,务必精审,庶几上不负前贤积裘之功德,而有所造于地方文化之观瞻也。闻之:“春秋之义,责备贤者。”仆虽生长草野,文质伧陋,而孙君者,禹之贤良也,故此敢修淇澳之教,奉书献疑,而俟孙君之察鉴焉。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