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就《夏王朝传承故事》一文商榷郭先生  

2016-06-17 19:59:11|  分类: 李清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就《夏王朝传承故事》一文商榷郭先生

 (2010-10-04 20:57:54)
李清源

      论史有二途径,一曰考据,一曰义理。考据又有二途径,一曰考实(实物考察,如考古),一曰考史(经藉考稽)。此数途径悉有可持。傥遇事关史体、足刊后世成论者,则必首重考实,用历史实物来做证据。西方史家尤重于此。所以中国国家历史的源头,人家只承认商,因为有商一代,有大量出土器物可以证明,而夏朝则至今未有为世界史学界所共同信服的考古证据。张荫麟、吕思勉、蒋廷黻作《中国史纲》,亦以有商开篇,而称夏以及夏以上时代为传说时代。我国前些年投入巨资做的“夏商周断代工程”力主史上有夏朝,报告简本甫一出世,就立刻遭到国内外学者批驳,以致体无完肤。(在此不能不提一下瓦店遗址。瓦店遗址及其所出土器物,还不足以实证夏的存在及我禹之为夏都。至少国际史学界还不承认。它的意义被中国大陆这个充满国情的学术界与社会人为放大了。)


          把这些话说给我们禹州人听,无异会有切肤之疼。但是唯有知时明道,方能任事不辱。另外,虽然没有为世所公认的证据证明夏朝的确切存在,但同时也没有公认的证据证明它的不存在。所以学界至今仍持存疑之论,以示严谨。那么此时我们要弘述有夏文化,以崇隆我禹文明,亦不算是什么荒谬可哂之事。


         但是在此有个很重要的前提:我们试图论证我禹之为夏都,肇造有夏文明,是很严肃郑重的事,所以务须于史有据,稽之正典,而不可别摛旁摭,轻薄裁取。至若庄韩寓言、齐东野语,尤所当慎!这好比要证明家世之曾经很阔,就应该引征名哲圣贤之言,坟索经典之载,如此则庄重有据,自然折服人心。但如果东举证,西引述,不是街谈巷议,就是道听途说,则就不仅没有论证力量,无以使人信服,反而要给人以荒唐滑稽之感了。


         不是说不能引述神话传说。中国三代以上原本就是传说世界里的英雄时代,几乎关于前古的所有表述,都是以神话传说的方式呈现。但是对于现代人来说,那些表述更象是文学作品,而非史学文献。所以我们后人论史,如果一本正经地将那些神话传说当确证,无异将遗笑大方。譬如希腊,如果希腊人依据《荷马史诗》来编他们的上古史,只能是个笑话。但在那些神话传说里,有些却包含有上古时代的社会信息,虽然那些信息往往只是些蛛丝马迹,甚至费而且隐,但却也有助于我们今人认识上古的人文与地理状态。比如《山海经》。唯一的关键是,我们该如何从那些神话传说故事里鉴定辩别哪些仅仅是传说,哪些则有史证价值与意义。——纵使三代以下的所谓信史,也往往不能尽信。除了史官为君王隐讳的主观因素外,“文史不分”也是一个无法绕开的问题。在中国,自司马迁《史记》以降,文学与史学的分野一直模糊不清,很多史学著作反而成为文学名篇。史学作品过于重视文学性,就必然会影响到史学的客观性。这是题外话。


         因此,在夏朝有无存疑、神话传说又基本不可靠的情况下,我们要保证论述的严肃与严谨,在考古方面没有积极突破之前,唯一相对科学且有力的方式,就是引用经典,尤其是先秦经典《竹书纪年》及《史记》。因为先秦时代去上古最近,其文献所载,笔简所记,多有所以,至少要比后世衍生附会出来的神话传说故事更有根据。而《史记》,则是二十五史之滥觞,为后世正史之首,所以引稽《史记》,相对来说要比引稽以后的史著更合理可靠些。而郭先生这个文章,即本于《竹书纪年》和《史记》,而参相用之,因此有着足够的严谨与严肃。

 

         对于郭先生老师这篇文章,所可商榷的是大禹祖系。


         郭先生对大禹祖系的表述是:“黄帝-昌意-韩流-颛顼-骆明-鲧-禹。”这应该是本据《山海经》。《山海经·海内经》云:“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昌意降处若水,生韩流。韩流取淖子曰阿女,生帝颛顼。”然而同在《山海经·海内经》篇又曰:“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白马是为鲧。”昌意、韩流、颛顼在“流沙之东,黑水之西”,骆明、白马(即鲧)则在“北海之内,大玄之山”。《山海经》将其比肩而列,分处两地,则他们应为黄帝之两支裔脉,各治其地,不相干属。至于后世因何、又如何将他们揉搓到一起,上自黄帝下迄大禹,串糖葫芦一样串成一串,则我识见寡陋,非所知也。然而以理揆之,此举实亦谬甚!


         相比之下,《史记·夏本纪》上对大禹祖系的表述则很简明:“黄帝-昌意-颛顼-鲧-禹”。《山海经》是上古时期的山川地理志,其载多不详刻,且荒诞不经。比如其对韩流的描述居然是“擢首、谨耳、人面、豕喙、麟身、渠股、豚止”,分明就是妖怪。比诸《史记》,史料意义相差殆远。因此窃以为,就大禹祖系来说,实应取诸《史记》。《山海经》所述,略供参考可矣。质之郭先生不知为何如?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