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高罗佩《砚史 书画说铃》译后记  

2016-04-25 18:14: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米芾砚史》(Mi Fu onInk-stones)和《书画说铃》(Scrapbook for ChineseCollectors)是荷兰汉学家高罗佩先生有关艺术鉴赏与艺术批评的两本小书。《米芾砚史》原书仅70余页,序言之外,分四部分:第一部分为序论,介绍米芾著作的流传情况;第二部分为中国古代砚台研究简史,末尾对有关砚台的术语进行了界定;第三部分系对《砚史》原文的校注,包括正文点校、英译与注释;第四部分为结语,对比《文房四谱·砚谱》等著作,对米芾《砚史》的学术价值进行了全面评价。书的末尾还附有一幅中国古代砚台产地的分布地图。《书画说铃》100页,由序论、英译、注释和中文原文四部分组成。中文原文实为明代鉴赏家和藏书家陆时化所著《吴越所见书画录》的前序《书画说铃》以及尾跋《书画作伪日奇论》。

     相比高罗佩介绍给西方的例如《狄公案》之类的中国著作,《砚史》和《说铃》本身分量既轻,知名度似乎也不高。因此,在两本书的序论中,他花了不小的篇幅来说明,为什么要将把米芾和陆时化介绍给西方读者。高罗佩认为,米芾不仅是一位画家,还是一位有关其生活时代以前的整个中国绘画史的历史学家,《砚史》可以为我们了解米芾的艺术批评方法提供最重要的素材。关于陆时化,高罗佩认为他一位敢于打破“文字狱”时代的沉寂,揭露收藏界时弊的勇敢的鉴赏家。可见,他对这两个人的景仰都贯穿了一种价值观,那就是敢于突破前人藩篱,勇于求真。尤其是对于米芾,他认为,米芾创造的一套研究古代艺术品的方法,即便是20世纪的艺术史研究者也不能有出其右者。另外,作为一位东方文物的收藏家和鉴赏家,高罗佩尤其赞赏米芾与陆时化对于古物鉴赏与研究的态度,即不盲目信古,不盲从时尚,以亲自过眼的实物为主要的鉴赏依据。他一再建议现代的收藏家:避免做出错误选择的唯一的标准是,求诸内心,确定自己是否“真正”喜欢一件艺术品。

     在译书过程中,深感作为外国人的高罗佩对中国文化的热爱。他对这两本书的精深阅读可能超过不少中国人,大部分译文不仅文法准确,而且能恰当领会原作字里行间的精神。不过,由于两书为半个多世纪以前所做,书中提及的某些人名、地名和书名,偶有超出作者的阅读范围之处,因此原作个别地方存在对于中国文言误读或无解的情况。今天借助互联网和古籍数据库,可以对之加以纠正和补充,此类内容,一律以“译者注”的形式注于书中,以供读者参考。

     翻译过程中得到了亲友学生的帮助。研究生李大旗帮我核对了两本书的译文,修正了疏漏之处,李丰禾为我翻译了书中的部分德文和法文书名,在此一并致谢。感谢本书的责任编辑刘寅春为我提供此次译书的机会,她始终以敬业的态度保证译作的顺利出版。

     “学尽梵书,解尽佛意,始可称善传译者”,而获得对异文化的深刻了解,还需身临其境,耳濡目染,高罗佩先生就是这样实践的。翻译他的译文著作有双重的意义,一方面是传译曾经疏远的中国古典,另一方面是传译一位西方学人对中国古典的读解,实为传译西学。要做一个善传译者,可谓任重而道远。

 

 

                                                                    黄义军

                                                    2014年春于中央民族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