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神垕古镇  

2016-03-24 12:56: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神垕古镇


发布时间:2014年10月21日  作者: 冉培艺 


过禹州向西行数十公里,就是闻名已久的神垕镇。神垕镇是有记忆的。这种记忆,与众不同。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黄昏里,我们穿行在一个又一个逼仄街道和小巷。在逐渐黯淡的落日余晖里,这种记忆是那样鲜明:即使你是一个对它一无所知的人,当突然空降到这里,你也会感觉到,这个城镇,跟瓷器有关。

这里,到处充斥着浓厚的古陶瓷文化气息。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古旧的笼盔,古老的城墙,古色古香的花盆,饰以点点新绿,小镇一片盎然生机……

这个世界,由笼盔(烧制陶瓷时使用的匣钵)构成。走进僻静幽深的小巷,它们无处不在,代替了砖石的功能,镶嵌在家家户户的院墙房脊上,或和大块的红石掺杂在一起,勾勒出一幅幅奇特的图画;或者从墙根一直到屋顶,规则而匀称,在落日的余晖里,形成层层叠叠的优美剪影,令人惊诧。

漂亮的笼盔墙,加上一道斑驳的木门,让整个院落活跃起来,再加上用笼盔垒出的花池、井台、猪圈,甚至是厕所,来客仿佛走进了一个别致的世界,顿感时空交错,小巷显得格外幽深。

我们从厕所的一面墙壁上取下一个笼盔,仔细欣赏。这种圆筒状的东西,长四五十厘米,一端为直口,一端为圆口。“直口是用来装烧碗盘的泥坯的,圆口是烧窑时进窑火的通气口,老窑工们都把它叫做笼盔头。”神垕镇政府的汪洋说。

用这种笼盔烧制钧瓷,年代悠久。当它越积越多,人们便用它垒建房舍、窑炉、作坊、围墙等,废弃的笼盔被广泛使用,填上土便是花盆,装上水就是鱼缸。

笼盔垒墙一般有两种使用方法,一种为竖立,一种为卧式。垒建院落围墙多采用前一种方式;而垒建窑炉时,由于窑壁较厚,所以多采用后一种方式,笼盔头朝外,一个个圆形的笼盔头组成了一个有规律的几何图案,再加上古铜色的色调,煞是好看。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排列整齐的笼盔犹如坚强勇敢的卫士,夜以继日地守护着这个家,守护着小镇。

在中国城镇建筑史上,笼盔被用于建筑,无疑是罕见的。我们行走在神垕镇的大街小巷,这种象征神垕钧瓷烧制历史年轮的东西,好像带我们走进这个镇的历史深处,令我们流连忘返。

这种感觉,是在神垕镇古老的街道、大院中感受不到的,这是笼盔的个性。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神垕古民居

神垕镇除了古建筑和笼盔墙,也留下了太多的钧瓷遗迹,像一个天然的钧瓷博物馆,展示着钧瓷的年轮。而钧瓷的秘密,也遍布每个角落。神奇的钧瓷制作工艺同样吸引人。

钧瓷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如果到了钧瓷的故乡,还不知道谜底,你注定会遗憾。 -

钧瓷的成型方式主要有拉坯、脱坯、注浆、徒手捏制,但最传统的当数手拉坯。一双粗糙的大手,在对泥土的感悟中,拉出一朵朵奇异的钧瓷之花。

拉坯最重要的就是对泥土的感悟。你心里的钧瓷是什么样子,你手里的泥土就变幻成什么样子,没有对泥土长时间的感觉,很难变幻出千姿百态的钧瓷。  

大师已经能够做到心随手动。一块软软的泥,在他手中不停地被拍打、揉搓,像一个手艺娴熟的面点师在盘手中的面点,转瞬之间,一根匀称的泥条被揉搓出来,放在旋转的轮盘上,泥条跟着旋转起来。他的手指搭在泥条上,依靠挤、压、拉的力量,泥条的形状不停地变幻,一会儿,一个秀丽挺拔的玉壶春就出现了,线条流畅,完美对称,像变魔术一样,转瞬之间出现在你面前,让人不敢相信。正当我惊叹的时候,王广进双手稍微一放,玉壶春又开始改变形状,变成了丰肩、圆腹的陶罐;指头再稍微用力,陶罐又变成了一个风姿绰约的花瓶。他用一根线割掉了瓶子底部与泥块的联系,取下了泥瓶。这就是做好的瓶子的泥坯。

抻拉挤压之间,在高速旋转的轮盘上,一个个变化多端的瓶、钵、碗、盘的泥坯造型呈现在我们眼前,也许只有两三分钟,也许更短,钧瓷之花绽放开来。“用手拉坯时,手的感觉很重要。泥坯的线条是否流畅,厚薄是否均匀,不仅在于自己对造型艺术的理解,更在于自己的熟练程度。”王广进轻松地说。

看着王广进那神奇的双手,我们对钧瓷工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从加工、造型、制模、成型,到素烧、上釉、釉烧、检选,我们一道一道地参观。这八大生产工序,只是现代的制法。在古代,有“七十二道工序”之说,哪道稍有不慎,都可能前功尽弃,所谓“十窑九不成”。

在出窑检选车间,一二百件刚出窑的钧瓷被整齐地摆放在一起,缤纷艳丽的色彩让我们目不暇接。“你找不到两件釉色相同的瓷器。”陪同的工作人员张莉说。我们仔细地查看,果然,即使造型一样的瓷瓶,其釉色也是千差万别,或红中透紫,或紫中藏青,或青中寓白,或白中泛红,总有变化孕育其中。  -

这就是钧瓷窑变的魅力,每一件钧瓷的釉色都是独一无二的,“钧瓷无对,窑变无双”,就是这个意思。

钧瓷的烧制带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所用釉料配方不同,窑内温度不同,所用燃料不同,窑炉结构不同,造成千差万别的釉色。即便是用同一种釉料在同一个窑内烧制,烧出的钧瓷也不一样,这就是所谓的“入窑一色,出窑万彩”。

我们想起在产品销售大厅看到的带有各种图案的钧瓷,有寒鸦归林、仙山琼阁、夕阳残照、高山云雾、峡谷飞瀑、伯牙抚琴等,还有那些“出窑一幅元人画,落叶寒林返暮鸦”、“峡谷飞瀑菟丝缕,窑变奇景天外天”的诗句,真为这种神奇的窑变而惊叹。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钧瓷窑变的秘密,就在于800多年前,神垕人创造性地掌握了用氧化铜作为着色剂,师法自然,烧出红、蓝、白、灰等错综复杂的艳丽釉色。

窑工通过观察火焰的颜色,来掌握温度和火候,通过观察火的微弱高低形成的微妙而又复杂的气氛,来创造千变万化的釉变。

这是火的艺术,蓝色、白色、红色、黄色,无数跳动的火焰,成就了钧瓷的绚烂多彩。

收藏瓷器,一般人收藏的是它的美妙造型,它的潜在价值。钧瓷就不同,能收藏的除了它的造型和价值,还有它曼妙的声音。

深夜里,大地寂静,忽然,轻轻地,“噼啪”一声,像从远古飘来,如铃如泉,虚妙清冷,如琴如涧,绵绵不绝,使得这个深夜,一片澄明。这就是钧瓷开片的声音。 这种声音,可以绵延百年不绝。多少喜爱钧瓷的人,对此如痴如醉。

伴随开片的声音,钧瓷上出现了纵横交错的不规则的冰裂纹路。这种纹路,随着时间的流逝,在无数次的开片之后,变得日益复杂。

或许,你在青年时代买下了它,在你中年或暮年的某一个清晨,你抬眼望去,这些纹路变成了一幅优美的图画,像高山流水,像远黛初晴,像翩跹的鸟兽,甚至像黛玉在葬花。“纵有家财万贯,不如拥有钧瓷一件!”钧瓷开片的魅力,像微风吹过荷塘,征服了多少人?

我就是被征服的人们中的一员。上午10时,孔家钧窑第一窑开炉,一二百件刚出窑的钧瓷摆在我们面前,多彩的颜色夺人眼目,更让我们惊叹的是它们集体开片的声音。

这是一场视觉与听觉的盛宴。此起彼伏的“噼噼啪啪”之声,时而密集,时而零落,轻重舒缓,各有抑扬。我们像在倾听一场打击乐的合奏,又像在倾听千百人同时演奏小夜曲,嘈嘈杂杂,珠落玉盘。

伴随着“噼噼啪啪”声,一道一道的冰裂纹开始出现,像闪电击过地面,绚烂之后留下余痕。

看着这神奇的场面,我们疑惑这奇妙的开片到底是怎么形成的。现场的一位师傅解释说,开片主要由两种因素形成,一种是成型时坯泥沿一定方向延伸,影响了分子的排列;另一种则是因胎釉膨胀系数不同,造成在冷却过程中收缩率也不同,从而形成了开片。这本来是瓷器烧制过程中的一种缺陷,但在宋代以后,已经成为钧瓷装饰的一种追求。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伯灵翁庙
神垕古镇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神垕古寺——灵泉寺
  评论这张
 
阅读(1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