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陈心想:《费孝通致马林夫诺斯基的一封信》  

2016-11-07 00:2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费孝通致马林夫诺斯基的一封信

 陈心想

年是费孝通先生江村调查八十周年。

1936 年 7、8 月份, 费先生 在 江 村 养 伤之 际, 对江苏吴江太湖东南岸边的开弦弓村进 行了调研, 随后乘船到了英国伦敦经济学院, 跟随人类学功能主义开山大师马林诺夫斯基 读博士。 费先生利用在开弦弓村的调查资料, 并给该村 取 了 个 学 名—江村, 写 成 了 博 士 论 文, 第二年在英国以英文出版, 就是 费 先 生 的经典名著《江村经济》。1939 在英国英文版的 书名 为 Peasant life in China: A Field Study of Country Life in the Yangtze Valley《中国农民的 生 活》, 实 际 上, 费先生原来博士论文题目 是:《开弦弓,一个中国农村的经济生活》,原来 题目更符合实际。 这本书的序言 是 费 先 生 的 导师马林诺夫斯基所写, 在国际 学术 界 很 有 影响。

在序言里,马林诺 称赞 “人类学实地调查和理论工作发展中的一个里程碑”,马氏这样说:“此书有一些杰出的优点,每 一点都标志着一个新的发展。 本书让我们注意 的并不是一个小小的微不足道的部落,而是世 界上一个最伟大的国家。 作者并不是一个外来 人,在异国的土地上猎奇而写作的;本书的 内 容包含着一个公民对自己的人民进行观察的 结果。 这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人在本乡人民中间 进行工作的成果。 如果说人贵有 自 知 之 明 的 话,那么,一个民族研究自己民族的人类学当 然是最艰巨的,同样,这也是一个实地调查工 作者的最珍贵的成就。 ”

偶然在 Yung-chen Chiang“Social Engineering and the Social Sciences in China,1919— 1949”这本书中发 现,其 中 引 用了 费 孝 通 写 给 导师马林诺夫斯基的一封信的部分内容。 按图 索骥, 找到了原信内容。 此 信现 存 于 耶 鲁 大 学 图 书 馆 (Fei to Malinowski, September 10, 1938, Malinowski Papers 3.182, deposited atSterling Library, Yale University.),也是 该 馆 保 存唯一一封。 这封信显示的写信日期是 1938 年 9 月 10 日,费孝通从英伦回国之前。 这封信 谈到了马林诺夫斯基写《江村经济》序言的 事 情,对于我们了解《江村经济》和有关当时的学 术界有所帮助。 这里顺便提一句,我以前未曾 知道这封信,尽管我很关注有关费孝通先生的 文章和资料; 当我今年春季回 国, 遇 到 诸 多 社会学同仁相问时, 无论前辈还是 后 生 均 无 人知悉。

我们来看最有关《江村经济》的部分,即信 的结尾:

It will be very helpful in our future work if you would like to give your orders to your young children by pointing out the possible line of inquiry in the future. Let your preface not confine itself only to this book, which hardly deserves anything, but to the futur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sociology in which I am only an insignificant banner carrier. A captain will be born in your spiritual parenthood. 

翻译成中文 如果您能通过指出未来研 向, 给年轻的孩子们一些指导 将会对我们未来的研究工作很有帮助。 您不要把序言仅仅局限于谈论这本书, 几乎没有什么值得谈的, 您要谈 的是 会学的未来发展问题。 在中 界, 仅仅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旗手。 做了, 在您的精神哺育下, 个舵 生。

该如何来解读这几句话的意思呢? 我的理 解是:第一点,费孝通对自己江村调研所用 的方法非常推崇,但在中国当时的主流并不怎么 认可,他想借助马林诺夫斯基的威望,让其 法成为中国社会学主流。 从这次到南京大学社 会学院与几位老师的交流和拜读了周晓虹老 师的演讲文章, 才知道费孝通写论文之时,直 1949 年,吴文藻、费孝通的社会学中国学派 都不是主流,主流是孙本文的综合学派,其 次 是唯物史观的社会学派(在当时这个学派认可 度有多大,笔者存疑暂且不论)。 如果考虑到梁 漱溟、晏阳初等人的“乡村建设学派”,则 当 时 不止三个社会学学派。 可以想见,费孝通想借 助导师马林诺夫斯基在中国推动他的研究学 派的心情。 费先生希望自己能够在这个主流里 成为舵手。

第二点,他的这个 法,这 个提 马林诺夫斯基对《江村经济》序言的写作,从而 马氏把本书的意义有可能提得更高,进而影响 了国际学术界对中国社会学的认可,有助于提 “社会学中国学派”在世界上的影响。 第 三 点,费孝通致马氏这封信里说道,这个序言 的 草稿(notes)已经完成,说明该序言是在导师马 氏要求下费孝通自己打的草稿 。 原 文 是 : Following your command, I have prepared a note on the preface of Peasant Life. I do not include an essential part in it, that is, your criticism on the book, which I cannot forecast and should leave to my fate.就是说,费孝 通的 草 稿 没 有 把 马氏对《江村经济》的批评放进去。 假定马氏接 受了这一点,我们现在所看到的序言,就是 没 有包括马氏批评的,从而我们无从得知马氏对 此书的批评究竟是什么了。

 

来源:陈心想:《费孝通致马林夫诺斯基的一封信》(《书屋》2016年第8期)

  评论这张
 
阅读(2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