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钧瓷文化园大讲堂《国际对话录:钧窑的历史与愿景》第Ⅰ期  

2016-11-21 11:46:5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钧瓷文化园大讲堂《国际对话录:钧窑的历史与愿景》第Ⅰ期

2016-11-20 孔田 温玉静 中国钧瓷文化园景区

中国钧瓷文化园大讲堂

《国际对话录:钧窑的历史与愿景》


                   

   王洪伟非常感谢诸位参加今天的对话录。我今天客串做一下主持人。

首先我介绍一下参加今天对话的重要的嘉宾。第一位是著名的国际陶艺家、景德镇三宝国际陶艺村创始人、联合国教文国际陶艺学会会员,在国际上很有影响的陶艺家,李见深先生。

早期在北京大学考古系从事中国古陶瓷研究,后访学美国,并一直进行历史学、艺术史、考古学研究,在中国古陶瓷领域做出很多开拓性贡献的李民举先生。李民举先生20年来第一次回到中国,我邀请他做了一系列的学术讲座。其实,李民举先生在国内外古陶瓷学术界,他的一些研究一直以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这位坐在我旁边的这一位,是我们著名美女收藏家,广州融熙文化集团董事长冯玮瑜女士,冯总做了很多的明清古陶瓷的收藏,近来到中原诸历史名窑产区行走,尤其这两年比较多,可能会有一些想法,回头我们再聊。

这位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钧瓷界的领军人物,孔相卿先生。

这是两年来对钧窑报道比较多的南方日报资深记者,冯善书先生,我曾经的同事。

今天的活动很特别,我想我们难得做一个跨界很大的对话,实际上,今天与会的专家学者、艺术家、陶瓷大师、收藏家和传媒记者,相互并不熟悉了解,甚至第一次刚刚见面,我尝试穿插做一些小小的客串和主持人。

王洪伟:首先想问一下李民举先生,您在八十年代离开神垕的时候,神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李民举:刚才王教授问我八十年代神垕的情况,我可以说那个时候,老家真的非常非常的落后,神垕也没有现在大的规模。我记得那个汽车站的南边还是一大片的河滩,现在全部填平了,几乎没有什么高楼。镇政府那个楼好像最高,现在路修的那么广,民窑林立,商品琳琅满目,三十年来真的是翻天覆地的变化。回到家乡我非常非常的激动,祝愿我们的家乡更美好。

神垕景观

王洪伟:谢谢。李见深老师八十年代末到钧窑来创作,那个时候在当时您再看到神垕看到钧窑的景况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在钧窑和神垕当年?

   李见深:因为我刚才本来想给大家放一点东西,放一个片子或放一些图片,可惜不能放。我昨天发了一个微信,叫《千年一回,遇见神垕》,这个可能有一点太文艺范儿了,但是我在想如果我们今天没有一点情怀,如果没有一点浪漫,可能就不会有孔家钧窑的今天。因为三十年前,在八十年代末,我一头栽进了神垕,和孔铁山老师傅在一起,住在一起,吃在一起,几个月。对那一代人,对那个时候,对那个记忆,可能是永生的,也可能是跨越了我们想象的。你看我从二十世纪走到了二十一世纪,当时我跟孔师傅在一起的那个感觉,其实对我来讲,就在今天的昨天。有时候我们往往会……其实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因为我总觉得神垕的明天如果离开了昨天的痕迹,离开了那个曾经让神垕承载了一个摇篮的载体的整体的记忆,可以说,钧瓷的意义在哪里?

我这次来神垕,是三年前我偶然来到禹州的一个钧瓷文化论坛,当时我给他们提了一个个人要求,我希望我给孔家的孔师傅去上个坟,他们当时觉得这样安排很惊讶。我这么多年没回来,回来第一件事我想的是我要去做这一件事,我带着几个中国的专家去看铁山师傅,孤零零的,杨树林尽头,一座坟。铁山师傅都是在没有人的地方,开创他自己小小的家,开创一点点饱含他心血的事业,他走到哪,哪儿就火了,哪儿就旺了。那天,当时,那个坟就在一片杨树林,还有一个放羊的在那放一群羊,说那地方马上也就要开发了。我一听,我说难道他在这个世界上到了另个世界上,还会被打搅吗?

当然今天的神垕其实刚才李老师说了已经很遥远了,是一个全新,一个崭新的,是一个充满了对未来憧憬的,试图让所有人惊讶的一个现在的神垕。但是我们想一想,李老师出去了这么多年,少了什么,缺了什么,希望想听到什么,想看到什么,想闻到什么。其实我们今天的中国,这种充分的物质拥有已经超越了所有我们自己内在的个人的一种需求,那么我们到底想构筑什么,那么中国的陶瓷为什么在世界上没有品牌,为什么中国陶瓷文化在世界上没有建立起文化和品牌价值,为什么在世界上找不到,没有看到任何一个谁可以代表中国走出去。那么我们再细想如果神垕是中国钧瓷的摇篮,如果有谁想要承担这样的一个责任,如果你需要和世界对话,如果你需要让世界看见,让世界听见,说什么,拿什么给别人看。

所以我觉得,这就是我三十年回来后,到神垕,到孔家。又还是我遇到的、遇见的那个神垕,如果没有孔家,神垕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意义。并不是说神垕孔家是唯一的,但是他是我心中的那个唯一,我想每个人都会有这样一个唯一,所以我觉得这些话都是我的一个感受,那么,因为我走了,离开了神垕我走遍了世界,在全世界只要有陶瓷的地方,都有我的身影,都有我的语言,都有我的作品,都有我的展览,这是我这三十年差不多我说我应该回来,做一点点事,花一点点时间,陪陪铁山师傅,谢谢!


中孔铁山右孔相卿



孔铁山,神垕国营瓷厂艺人,孔子第73代传人,孔家钧窑创始人,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孔相卿之父。

王洪伟:孔大师在神垕几十年,从八十年代末,从小就开始做陶瓷,做成了神垕陶瓷业的“黄埔军校”。我想问问孔大师,这几十年来,神垕和钧窑有着一个什么样的变化?因为像李见深老师,他从第一次来神垕,三十年后又回到神垕来,他感觉神垕有翻天覆地的变化,刚才其实他内心有很多批评,但他说了很多的歌颂的方面,所以我觉得您对咱们神垕未来的变化有什么期望,您觉得里面还有什么问题,或者觉得有什么变化能够吸引外来的艺术家和外边的一些大的收藏家和一些知名的记者来关注我们神垕,关注我们钧窑。尤其是李老师三十年前在的时候和现在你们重聚在一起的一些感受。

孔相卿:今天这个活动是在洪伟博士用心的组织下,我们坐在一起共同聊聊钧瓷。非常感谢。

 李教授说了他从神垕走出去,然后回来看看神垕,发生了一些变化,很有感触,包括李教授从神垕走出去,三十年前来神垕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神垕,在外面受到了很大的肯定,这一番谈话对我也有很大感触。我一直在想,我从来没有离开过神垕,但是对神垕的这一切变化,我深有感触,并且都在亲身参与。咱神垕方面和我们国家的发展是同步的,尽管烧造历史有那么长,上千年的历史,但真正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也就是在这三十年间;包括刚才李教授说了城镇建设,街道和一些建设,一些产业其实都在这三十年里面发生了重大变化。作为神垕人,我为此感到非常自豪,其实我们都是赶上了这个好时候。

    而我们上一代的老师傅,上一辈人,他们在这个行业里都是非常努力的,最终都是停留在养家糊口,停留在维持生活的这个状态。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没有遇到好时候。因为从我父亲这里开始,他的敬业精神,工作情绪,是我学习的榜样,但是一生忙忙碌碌,最终还是停留在艺人和匠人的一个状态,说最大的成就就是养了这一群小孩儿。我们遇到了这个好时候,是历史给我们的机会,所以说,这是中国、特别是我们钧瓷史上,确实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候;所以说我们把历史这个接力棒接到手了,我们有责任把他做好,把他很好的传承下去,这是我们的责任。现在我的感觉,神垕,特别陶瓷这一行,我认为,最好的是师徒的传承,这是对这个行业最大的尊重,现在国家重提工匠精神,其实师徒传承完全体现了工匠精神,向手艺负责,向自己的手艺负责,向自己的产品负责,我认为这就是工匠精神。

(部分图片来源于网络)


主办单位

河南大学陶艺研究与创作中心

孔家钧窑

中国钧瓷文化园

禹州钧瓷文化博物馆


敬请关注

中国钧瓷文化园大讲堂

《国际对话录:钧窑的历史与愿景》




孔家钧窑简介:

孔家钧窑是“中国钧瓷名窑”,1987年成立于河南省神垕镇,2002年被省政府首批认定为“河南名牌”,2006年认定为“河南省著名商标”、“河南省守合同重信用企业”,作品“伟人尊”、“国泰鼎”、“丰尊” 、“小口瓶”被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伟人尊》、挂盘《国色天香》入选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九年级《美术》教科书;作品《四海升平》代表中国文化精髓的国礼由联合国总部收藏,2007年和2008年分别被河南省文化厅授予“河南省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河南省十佳民营文化企业”、“河南省文物复仿制基地” ,2012年8月,被文化部授予“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

孔家钧窑国礼系列代表作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