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张国领《母亲的五色线》  

2015-10-23 18:06:51|  分类: 瓷都作家张国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亲的五色线

张国领


      又是一年端午节了,我想起了母亲的五色线。


       小时候每年的五月端午,母亲都要给我们弟妹系五色线,一般五月初四母亲就把五色线捻好了,为了第二天一早就给我们系在脖子上、手腕上、脚踝上。用母亲的话说,五月是个不好的月份,有两个五重合的端午节更是一个大不吉利的日子,是毒虫、瘴气、瘟疫、邪气盛行的时节,尤其小孩子容易受到伤害。五色线可以避邪驱灾,系上之后可以使邪恶之气和妖魔鬼怪等不洁之气不得近身。

         在我的记忆中,每年的大小节日,除了春节,母亲最重视的就数五月端午了。我和弟妹也最喜欢过五月端午,我们的喜欢是有私心的,这一天可以吃到母亲为我们煮的鸡蛋和大蒜,她还会亲手为我们包粽子,做香布袋,捻五色线。那时候母亲只告诉我们做这些是为了不生病,并不知道是为了纪念大诗人屈原。每年这一天家中都有明确的分工,母亲头一天就把粽子包好,煮熟了,把红、白、黄、绿、蓝五种颜色的线备齐了,用陀螺把五种线捻合在一起。五月端午一大早她就把我们从睡梦中叫醒,把五色线一一给我们系上。现在想来做五色线很容易,商店里什么颜色的线都能买到,可我小的时候家中穷,想找五种颜色的线并不简单,一是没有钱买;二是在物质匮乏的年代,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为了凑够五种颜色的线,母亲采取土法上马的办法,先将家中的棉花纺成线,将这些纺出的白线分成五部分,再找来红石粉、核桃皮、锅底墨、朱泥、剌脚芽等身边的能够上色的材料,分别进行浸染上色。看似简单的一根线,却耗费了母亲太多的功夫和心血。但母亲无论多忙,对做这些事情都是准时、认真、细致、不厌其烦。因为母亲知道,这五色线代表着可以抵御魔力邪气的入侵,五种颜色绝不能少。再说这五色线,系在孩子身上是要出门让人看到的,色上得均不均,线捻得匀不匀,系得松紧是否得当,是要被别人来比较的。比的是线,也是做女人的手艺,母亲的针线活儿在村上是公认的好。

        母亲做香布袋、捻五色线,父亲上山去割野艾,天不亮把野艾割回来,太阳露头之前在门脑上插好。煮的大蒜和鸡蛋都是由母亲把皮剥了,一一递到我们手里。大蒜煮熟了之后特别好吃,不仅保留了蒜香,又去除了蒜辣,放在口中完全可以不用牙齿,只用舌尖把蒜瓣往上腭处用力一顶,满口的香味就散发开来。蒜香不同于肉香,不同于菜香,也不同于麦香,好像又兼而有之,那美妙瞬间沁人心脾。我一般是把蒜用舌头顶破之后含在口中,噙一会,等香味完全浸出之后才咽下去。鸡蛋是自家养的鸡下的蛋,每人只能吃一个,因为鸡是全家的小银行,家庭的油盐酱醋和我们的学习用具都用鸡蛋去换,或者是卖了鸡蛋去买,所以,平时我们都吃不上鸡蛋。五月端午是雷打不动要吃鸡蛋的,吃鸡蛋的时候,父母会看着我们兄妹把一个完整的鸡蛋吃下去。我也问过母亲为什么她不吃鸡蛋,她说五月端午是小孩子的节日,鸡蛋只能由小孩子吃。直到我长大后才明白,五月端午并不是小孩子的节日,母亲之所以那么说,是因为她舍不得吃鸡蛋。

        相比之下,吃粽子的机会不多,一是家乡没有大米,更没有糯米,而这些没有现钱是得不到的;二是家乡在北方的山区,没有苇叶,个别家庭有了大米就从竹园子里找来笋衣代替苇叶,有竹园的人家这时候把笋衣看得比什么都要紧。

         自我当兵之后就离开了家乡,离开了母亲,每年的五月端午部队也会吃粽子,吃鸡蛋,却少了一道重要的程序——系五色线。按部队领导的说法五色线是封建迷信,再说部队的军人讲的是阳刚和威武,每个人的身上都系着五色线,也不符合着装要求。

           现在国家对五月端午这个传统节日越来越重视了,这一天还成了全国法定的假日,每当端午临近,我都会嘱咐妻子准备好五色线,妻子开始还问:“谁还系五色线?”是啊,谁还系五色线?我也问自己。已长大成人的女儿从来不信这一套,我和妻子的年龄已不适合再系五色线。即使这样,妻子仍按我说的把五色线准备好,放在家中最醒目的地方。五月端午一大早,我就把五色线拿在手里一遍遍捋着,凝视着,心中想的却是小时候母亲给我系五色线的情景。母亲那一刻的认真、仔细、专注和深情,是我一生都不会忘记的。她系的不仅仅是一根五色线,还有对儿女未来的祝福、憧憬、期待和无尽的希望。

                我知道已逝世22年的母亲,不可能再为我系五色线,但我要用母亲希望的五彩人生,去告慰她老人家的在天之灵。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