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张国领:《小山村里的国风华韵》  

2015-10-23 18:53:47|  分类: 瓷都作家张国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山村里的国风华韵
作者:张国领 新闻来源:许昌网 时间:2015-10-19 9:46:26

  我从懂事起就有一个梦想,长大后走出生我养我的小山村,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没想到自38年前走出小山村后,它却常常走进我的梦乡。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长,回到小山村成了我的另一个梦。

  我梦中的小山村位于禹州市神垕镇西山眼儿里,叫白峪村。这是个古老而普通的村庄,也是个安静祥和的村庄,凡走近它的人,都会被它的秀美所吸引,都会被它的灵气所打动,都会被它的古朴所感染。村庄不大,环村皆山,大刘山、跑马岭、牛金山、马金鞍山,山山相扣。小村落被祖先们建在避风朝阳的山垭处,这样建的最大好处是不占耕地,因为这里的耕地本来就少得可怜。

  山村村头相接,村尾相连,早晨,东方泛白,晨曦初露,众鸟鸣奏,传唱着和谐与希望。有的鸟儿干脆在屋檐下筑巢,在院子里的树杈上建窝,与人和谐相处,仿佛它们就是这家庭的一员。春天来时,山花烂漫,芳香弥漫,蝶飞蜂舞。到了秋天,红叶铺满了山坡,朝霞、晚霞与红叶相映燃烧。挂满枝头的柿子、梨、山里红,惹人眼馋。醉了的不光是人,还有鸟、兔子、拖着五彩大尾巴的山鸡。每当炊烟升起时,饭香会穿过树林的缝隙,伴着霞光冲击田间劳动者的嗅觉,勾得人往自家的房顶多看几眼。

  千年小村,民风古朴,孝道和善良是人们的本性,互帮互助,传递着关爱。小村虽小,却也与山外有着紧密的联系。国家贫穷时,山村温饱难顾;国家发展时,山村破林挖山开矿,20多座煤矿日夜不停地流淌着财富。后来,国家重视环保了,几乎是一夜之间,煤矿销声匿迹。只是那曾被茂密树林覆盖的山坡上,留下了抹不去的伤疤。

  白峪村的名字,很多人都不知道它的来历。父亲告诉我,当年汉武帝曾从村南的大刘山上经过,村民们因不允许到山上近距离接触皇帝,只能在村子里望南山而拜,这一拜就拜出了个村名,皇帝离开之后村子就叫“拜御”了。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破除皇权崇拜,拜御村被改为白峪村。父亲所说无据可考,我却一直信以为真。因为汉武帝确实在村子里留下了许多传说,这些传说作为土生土长的故事和代代相传的口头文学,滋润了一代又一代山村孩子的心灵。

  白峪村隶属于神垕镇,神垕镇是举世闻名的古镇。1976年,我在神垕高中读书时,就见过高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在镇上走动。那时候神垕镇就已对全世界敞开了胸怀。而这些外国人不远万里来到神垕,看上的是这里享誉国际而其他地方又无法复制的国宝——钧瓷。钧瓷从唐朝开始被世人所知,到了宋朝,一跃成为御用之物。钧瓷神奇的色彩、光泽、开片、器型,使无数人对那一把泥、一座窑、一炉火牵肠挂肚。

  身为神垕人,我一直为神垕钧瓷而骄傲。

  上高中时,神垕镇上有几个钧瓷厂,大都是国营厂。由于钧瓷的原因,镇上的居民有1/3吃着国家调拨的低价商品粮,大人在瓷厂上班,子女长大了自然就接班成了瓷厂的工人,就业有保障,生活有保障,退休有保障,男孩子找对象更有保障。虽然白峪村到镇里只有4公里,可心理上的差距早超过了十万八千里。我在镇里人眼中就是个乡下人,神垕镇在我心里一直是大城市,因为它有工厂、有烟囱、有街道、有神奇的钧瓷。儿时,我走出小山村的梦想,并不是到郑州、北京这样的大城市,神垕镇就是我梦想的天堂。

  我是神垕人,可白峪村才有我真正的家。

  白峪村自古以来就被大山搂在它温暖的怀抱里,没有身临其境的人很难目睹其真容。村里的乡亲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天生和土地有亲近感。他们把走进家门的人都当成最尊贵的客人对待,倾其所有热情待客。年轻人都有着和我儿时一样的愿望,走出去,看看大山外的世界。不是他们不爱山村,是有了山村这个最牢靠的基础和后盾,他们都想一跃而起,展开飞翔的翅膀。

  有一天,村子里来了几个城里人。他们在阡陌之间、荒丘之上几番考察之后,在地头、河道开始了小心翼翼地挖掘,听说挖出了不少瓷片,这些瓷片都被他们带走了。不久,中国考古界对世界发布了一条重磅消息,2001年中国考古十大新发现,其中一条就是在我的老家白峪村发现了唐朝中晚期神垕钧窑遗址。很快,一块“神垕钧窑址”的石碑在村头立了起来,落款竟然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和国家文物局”。从此,小山村成了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山村的命运就这样和国家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张风州是一位喝着白峪村的水成长起来的男子汉。村主任张占红告诉我,自从有了钧窑遗址碑之后,张风州就常望着这块碑沉思。很快,张风州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国家立碑确认了这里是唐朝神垕钧窑遗址,如果白峪村没有一个人在遗址上把古老的钧瓷继承下来、传承下去,就愧对这块碑。张风州在村子里建起了第一座钧窑,并给它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国风华韵。他的解释是,既然在白峪村发现了钧瓷遗址,说明这里1000多年前就刮起过中国风,每片钧瓷上流动的都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神韵,他要让“入窑一色,出窑万彩”的传统窑变,通过自己的双手在遗址上绽放出更加灿烂的光彩。

  张风州走访名家,苦研古方,在博采众家之长的基础上,大胆尝试,不断出新,从一次次的失败中总结经验教训,终于烧出了一窑窑令很多老钧瓷艺人都叹为观止的钧瓷精品,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望着“国风华韵”四个大字,儿时的村庄与现实的村庄在我脑海里闪回。小山村历经千年而不衰,靠的是什么?不正是勤劳、善良、勇敢、正直、在时代大潮中激流勇进的精神吗?山川优美的自然风光,可以净化人的心灵,而真正让五千年文化愈发灿烂的是底蕴深厚的国风华韵啊!

  在离开白峪村38年之后再谈对它的热爱,我是没有底气的。但是,小山村对我的梦想会欣然接受,因为孩提时的小脚丫像印章一样,在38年前就深深地印在了每一块铺就山村小路的石板上,今天依然会给我作证。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