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民国研究南宋官窑第一人——朱鸿达先生与《修内司官窑图解》  

2015-10-20 23:4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国研究南宋官窑第一人——朱鸿达先生与《修内司官窑图解》
 
   《修内司官窑图解》——民国26年(1937年)由杭州宾鸿堂出版。为宾鸿堂藏器丛书之一。宾鸿堂在今杭州开元路一带。

    “裴说五大名窑:官窑青瓷”一文中对此书以及作者有详细之介绍。故引用过来,以作介绍:

    “其实早在民国二、三年间(1913——1914),乌龟山南宋官窑窑址就被人挖掘过,零星残器、瓷片流入古董市场引起中外一些古陶瓷学者的注意。1930年以后,流入古玩市场的南宋官窑残器、瓷片渐多,甚至出现完整器和窑具。开始有古陶瓷专家和爱好者前去访古。

     据1940年1月发表《宾鸿堂藏器——修内司官窑图解》一书作者朱鸿达先生所言,修内司官窑遗址在“杭州江干乌龟山一带”。抗战前朱鸿达曾到乌龟山勘察,发现了窑基和窑砖,搜集了大量瓷片和窑具,并考证此地即为南宋修内司官窑窑址。朱鸿达将他搜集到的修内司官窑的20件整器(有贯耳壶、双鱼洗、鹅颈瓶、鬲式炉、杯、碟、碗,甚至还有一件可称孤品的“雪山如来造像”)以及大量残片和窑具和乌龟山全景之图片编成《修内司官窑图解》一书发表。

      可惜这20件价值连城的修内司官窑器已随朱鸿达先生的故去而不知下落,真乃人琴俱泯,只留下这些上世纪40年代的单色印刷图册令人遐思和凭吊。

      可怪的是,从上世纪50年代以后,几乎所有的古陶瓷专著或有关宋代官窑的专论都不见有人提到朱鸿达其人其书。此君对中国古陶瓷研究实有贡献,是晚清以来以近代科学眼光研究中国古陶瓷的先驱者之一。而其人居然湮没无闻,殊不应该。现不妨摘录近人邹安谨的一段文字以见其一斑:

      朱君鸿达法律专家也。富著作兼攻金石、陶瓷之学,数十年如一日。首创陶瓷分治之说,谓陶自陶,瓷自瓷,不能合而为一。盖朱君所著之古瓷图录□(该字不清,似为“确”字)认瓷自汉始也。余于金石古陶略有所见,而瓷则自居门外。朱君尝谓治瓷者约分为三派:一文字,二实验,三以科学方法。合三派而一之庶几有□(该字不清,似为“济”字),故每闻有古窑基发现,必躬往考察。远自山西、河南,近如龙泉、上林湖及本郡官窑,一一审定色质,化验成分,并瓷片、窑具而辨别之……(邹安谨《修内司官窑图解序》)

      这里所引虽短短一二百字,但一位严谨而有创建的学者形象已跃然纸上了。从这段引文中,我们看到了朱鸿达先生有几点创见:一、提出“陶、瓷分治”;二、认为中国瓷器出现于汉代(已被后来的考古发掘所证实。这在上世纪30年代可谓卓识远见!);三、是将文献、考古实践和科技方法(邹文曰“科学方法”)三者融合为一的治瓷方法。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