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具有想像力的历史侦察  

2015-10-14 13:0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具有想像力的历史侦察
——关于《盛世的疼痛》
祝勇
具有想像力的历史侦察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 《盛世的疼痛:中国历史中的蝴蝶效应》
  ■ 祝勇著
  ■ 东方出版社出版

  现在回想起来,我的历史叙述是按照两个方向进行的。一个是“大历史”(macro-history)观念。黄仁宇先生认为,“大历史”观念是“用长时间远距离视界的条件重新检讨历史”。他说:“黑格尔纵论历史,早已奠定了大历史的哲学立场。汤因比分析世界各国文明,以六百年至八百年构成一个单元,叙述时注重当中非人力因素(impersonal factors)所产生的作用,也树立了大历史的典范。”只有拥有“大历史”观,我们对于历史细节的选择、对历史的判断才会超出一时一势的限制,我们的目光才更有穿透力,才能在史料中游刃有余,“了解历史上的英雄并没有掌握着群众的全部行动”,才能重新梳理历史的逻辑,揭开事实之间的秘而不宣的联系——在历史中,一个事实与另一个事实可能是单线联系的,也可能是多线联系的,它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如同我在《纸天堂》中所写:一个历史的异数,会“打乱了整个历史的局面,就像一颗棋子的变动,会使所有的变动尾随其后,进而使整个棋盘的局面彻底改变。这是历史的‘蝴蝶效应’。对于这些环环相扣的变化,我们常常不以为然,因为这些变化是渐进的,我们几乎觉察不到它的细节。”许多看上去没有联系的事实,在历史中并不是孤立存在的,而是互动的,历史就是一个由不同的事实组成的互动装置,而从前那种“根据政治宣传的需要”进行的历史书写,“把不能诠释的部分统统搁置”了,历史的“大链条”失掉了许多环节,无法连动,而那些被“遗漏”的部分,很可能是最重要的历史证据。假如没有“大历史”观,历史就仍然是被冻结的“块状结构”,它们将锁定我们的目光,而无法发现隐藏在历史中的“命运交叉的小径”。

  本书秉承了这一方法进行叙述,所以,从纵向方面,我们可以从商鞅的事业中看到它在“文革”年代的投影;横向方面,我们发现汉朝攻打匈奴的军事行动,竟然使有着花岗岩质地的古罗马帝国变成一地鸡毛——汉武帝“通过卫青、霍去病,有效地阻止了北方野蛮力量的南侵,让这股雪山上倾泻下来的‘洪水’更改了河道,冲向欧洲……而灿烂的古罗马文明,连同更早的古希腊文明,则在匈奴铁骑的冲击下烟消云散了”。在福尔摩斯的演绎法中,他“不需要表现出中间的步骤就能得到结论,但是中间的步骤却是存在的”,如果我隐去中间的过程而直接说结论,许多人一定会感到匪夷所思,于是本书就呈现了一整套细致的推理过程。对历史的重述,使历史的版图被重新拼合了,呈现出一幅新的形貌。这份形貌不是政治性的,甚至不是“公共”,它只是我个人的——一个痴迷于历史的书写者的。

  这样的书写似乎已经越来越难以定位了——它们是历史,还是文学?近年自《人民文学》等刊物开设“非虚构”作品专栏以来,有人把它归为“非虚构”一类,但“非虚构”又是什么物种?它或许是散文的一个分支;或者,散文只是“非虚构”内部的一个部族。蒋蓝对“非虚构”做了相对系统的思考,他认为:“‘非虚构写作’这个概念很重要,这也许涉及到历史现实写作的转型问题:重视历史逻辑但又不拘于史料细节;忠实于文学想象但又不为历史细部所掣肘。”

  实际上,历史与文学之间有着天然的联系,中国最早一部诗歌总集(也是最早一部文学作品)《诗经》,就包含着大量的历史叙述,所以清代学术大师章学诚说:“六经皆史也”,意思是说,包括《诗经》在内的“六经”(《诗》、《书》、《礼》、《乐》、《易》、《春秋》)从本质上都是历史著作。历史本身就带有文学性,甚至历史比文学更加文学,而“非虚构”比“虚构”更像“虚构”。文学也因此成为历史的最佳容器。1961年美国犹太作家菲利普·罗思在论文《写美国小说》里提出“事实与虚构混淆不清”的理论,他认为到了20世纪中期,美国的现实变得比任何小说家所虚构的情节还要离奇,因此“作家要做的,只是对美国的大部分现实先理解,再描绘,然后使它变得真实可信”。连史景迁的历史叙述,也被庄秋水视为“非虚构写作”:“史景迁的历史著作,则是西方典型的‘非虚构写作’,它用一种更具想像力的方法,对历史进行侦察,它允许作者把自己融入到时间当中,也允许作者从一种旁观者的角度去看待所叙述的人物和事件。”

  由此看来,“非虚构写作”要大于文学写作,如蒋蓝所说:“在目前可以看到的非虚构作品里,作家们调动的人类学、考古学、神话学、自然地理学、人文地理学、民族学、民俗学、语言学、影像学等等学科逐渐进入文学域界,考据、思辨、跨文体、微观史论甚至大量注释等开始成为非虚构写作的方法,这样的努力日益清晰地、形象地复原了真实历史的原貌。”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文学的一种写法,也可以当作一种做学问的方法。既然它的目的是获得表达上的自由,那么我们同样可以以自由和开放的眼光看待这一“新鲜事物”。但总的来说,无论这样的写作有怎样的名分,它归根结底还是出自对人的关怀。文学本质上是人学,历史学也同样需要人道关怀,如蒋蓝所说,“回到伟大的尘世,用对民生疾苦的抚摸,对非中心的关注,对陌生经验的讲述”,来重现历史书写的人性色彩。就像在迷宫中奔走和彷徨的袁崇焕,顶着悲剧义无返顾的李鸿章,过去我们只在乎他们做了什么,在今天,我们则要通过史料重构他们的精神世界,抚摸历史留在他们内心深处的创伤。

  我热衷于文学,但痛恨那种“充满自恋的、复制某个阶级趣味的文字”;我热衷于历史,却同样痛恨那种“甲乙丙丁、开中药铺”的八股论文。在“非虚构”里,我找到了自己的驰骋空间和价值皈依。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