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坦斋笔衡】中的“本朝”,究竟指的是何朝?  

2015-10-10 19:45:10|  分类: 汝窑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签: 

转载

原文地址:【坦斋笔衡】中的“本朝”,究竟指的是何朝?作者:永远的小学生
【坦斋笔衡】中的“本朝”,究竟指的是何朝?


来永杰  2012-12-24 发表于中藏網

    哑健先生在東方收藏2012年第十二期上发表的【坦斋笔衡】所述【本朝】是指何朝一文,开篇就说:从多个方面论证表明:文献中所说的【本朝】,不是指宋朝,而是指金朝。断然否定了【目前学术界,基本上都是将其视为宋朝时段来研讨的】共识。

    哑先生十分清楚,他的这一吆喝,要想推翻【坦斋笔衡】中,【早巳是举世公认、坚不可摧之记载,除非集体一致【倒戈】!

    因此,哑先生费尽心思和精力,把叶寘在【坦斋笔衡】中的一段话:【本朝以定州白瓷噐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江南则处州龙泉县窑,质颇粗厚。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中兴渡江,有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 ,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 从多个方面进行论证,他不仅做了几种假设,还以陆游的【老学庵笔记】中所述【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佐证,又用【大金集礼】中一条记载,天眷二年【1139年】,为金朝公主礼物,【定瓷一千事】,作为质疑,更用汉典词条解来诠释。前后共罗列十大点,力排众议,阐述其独自一家创说的:【坦斋笔衡】叶寘所述的本朝,乃是金朝,非北宋。

    哑健先生对自己探索发现的研究成果,简直喜不可抑!在文章中多次表露出自己超越了前人,得意的优胜之情。

可参看下面,他所写的精彩几段:

    1.【把本朝看成是宋朝,几十年来的研讨都没有查出【或涉及到】此一时段的年份。进而,也就不能确定承载在此一时段上的历史事件是归属于哪一王朝,又谈何研讨事件的里里外外?】;

    2.【把本来发生在金朝占领区的【造青窑噐事件】,当成了是发生在北宋时期来加以研讨、说事,给想当然的感觉,造路标的思维定势,并由此生出种种许多猜想:是宋徽宗道教思想严重而搞得【尚青弃白】,是【文献有伪】,等等。致使我们出现长期的纷争与症结】;

    3.【什么遂命汝州造青窑器,从多个方面进行论证窑器,什么汝窑为魁,什么京师自制窑烧造,等等,争论的双方统统都把它们归置于北宋朝这一时间范畴的平台上进行探讨】。

    显然,在这个平台上的对决,就犹如困兽犹斗,或如老鼠钻进了风箱,双方无论如何解释或引用文献的词句意都是不可能围杀掉另一方来确证己方的】。

    4. 处在这种情况下,能怎幺办呢?……….【1】等待着——只有上帝才会知道猴年马月挖掘到被淹没在黄河床底下的【汴京城遗址】这颗救命稻草后,再说胜负。【2】转嫁危机——怀疑【文献有伪】。

   【可幸的是】,我们可爱的哑先生,为大家找到了【希望之光】,一举破解了叶寘的本朝之谜:乃是指的金朝!从此,我们无需再【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南辕北辙,无休止地【不堪回首】的爭论下去。

    现在大功告罄,只待【集体一致倒戈】,大家对他的英明论证,表示认可。

读者诸君,从上述摘引的文字中,是否也看出了哑健先生,对前人艰辛付出的探讨、研究很为不敬,甚至阿谀和嘲讽,而显露自己优越得意之情,却处处溢于言表。

文章是以这样高傲的腔调结尾的:

   【我们过去所研究、所设想思考依赖的是一个由历史及我们自己造就的错误原点,如果,我们不去相信古人的遗文,不善換位去感受、思考不同阶层人物的社会背景及想法,不去了解权力、性格、嗜好在社会变革、事物走向中所起的决定性作用,那么我们将很难走出自己给自己布下的迷魂阵】…

    最后醒世的警省之意,则是因为【我们钻进了这条死胡同,被牢牢套住。历史和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捉了一次大迷藏,整整忽悠蒙蔽了几代人】。而且还理直气壮地声言:你们【不得不承认】。

    阅完全篇,仿佛一个中世纪手执长戟的骑士唐诘柯德,突现在我面前,既感惊奇,又觉颟顸而可笑。真是世人皆昏昏,唯其一个独清醒呀!由元至今600多年,岂止忽悠蒙蔽了几代人,少说也该有20多代吧?

    面对如此荒唐事,估计业界不会有倒戈之举,更不用期待发生什么【集体倒戈】的奇迹!连我这亇业余收藏爱好者也不赞同,就莫说文博系统的专家学者啦。

    不过,对哑先生敢于挑战传统学术观点的勇气,还是挺佩服的,这比那些跟在专家学者身后做应声虫,自己不求进取,甘于无所作为的人,要強得多了。何况对这个问题,学界尚无一致的定论,确实对【本朝】所指时间段还有异议,对其進行深层次探讨是很有必要的。对哑先生在文中所持的论点,我是十分赞赏的。

    一.   史实无二,真理唯一;

    二.   本朝的字意概念,強烈地告诉我们:只有身在本朝,称【本朝】才是唯一正确的,否则何以为【本】也!在这一点上,谁能质疑;

    三.   大凡正确的事物,都可以在许多方面找到一些与之有关联的证据,并形成证据联链来证明它的合理性。恰恰相反,不正确的事物,是不可能找到与此有关联的证据,更谈不到形成证据链了。这就是【真理之律】。

    大家看看,哑先生所持的论点,何其精确!简直掷地有声,无可辩驳!真的是,谁能对其质疑啊!那么,为什么哑先生把握如此钢钢的观点,竟不可思议地作出大相对立的【金朝】论断?

    这就是主观上究竟是唯心,还是唯物,在判断问题上的原则分野,它是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从行文的思路中,即可看出,哑先生事前心中,就有了一亇自以为有别于人,却又十分自信而得意的金朝的结论。因此,无论史实、文献的取舍与运用,均向有利自己的一方倾斜,处处事事,都用来为自已的论断作证据。因此,一向情願、径直往前走到底,连自已走出去多远,都不清楚了。

    谓予不信,请允许我以哑先生的论点,即可演出截然不同的结论。

【一】,史实无二:

    却让我们翻开史册,回顾一下宋史。赵家天下,是柴荣病逝后,所谓黄袍加身,乃是赵匡胤陈桥兵变,从柴氏孤儿寡母手中夺得的。自知不义,又怕日后重蹈覆辙,故立国后,便大削武将兵权,实行重文轻武的执政理念。柴荣一直有收复燕云十六州的大志,但因过早离世而告吹。赵氏兄弟得天下后,忙于安内和一统江南诸国,无暇亦无力顾及,辽国借机得以坐大。到第三任真宗帝时,辽邦萧太后率大军,直逼宋京都附近,无奈之下只有服软议和,簽下澶渊之盟,从此北方诸州割归辽国掌控,定瓷定州之窑,亦被辽所管辖。赵家皇朝将漢族江山如此大片丰沃领土拱手送人,开了历史先河,也埋下金灭辽后,亦被金呑没的禍根。

    宋室朝廷御用之瓷,一不能从柴窑、二又失去定窑贡奉,所以只有另有炉灶,大力开发汝瓷,这才是【遂命汝州烧青窑器】之真相。

    因为这是大宋天子,割地议和、丧权误国的奇耻大辱!所谓【定瓷有芒,不堪用】,乃是一块遮羞布!此芒,非芒口之芒,实是人背上,有芒剌在背之芒。宋时朝野,对此,心昭不宣,谁也提不得,更是说不得,大家均禁口不言!这就是除此无二,鉄定的史实。

    哑先生倘若不信,自可去重温历史,切不可自家尚未弄明白,便急匆匆地跑出来【乌龙】,以【想当然】子虚乌有之事【忽悠】大众。

【二.】真理唯一:

    根据哑先生昭示的【真理之律】,既然哑先生采用的历史事实有误,所以【不正确的事物,是不可能找到与此有关眹的证据】,即使有,亦必然是错误的,可以完全不足信,予以全盘否定。

    而【正确的事物,都可以在许多方面找到一些与此有关联的证据,并形成证据链来证明它的合理性】。

    那么,请看我们找到的一些与此有关联的证据:

    1.      北宋政治家、文学家欧阳修的【归田集】中,在赞赏柴瓷【四如】之美时,就推祟当时的汝瓷,与柴瓷已【颇似之】了,可见精美汝瓷所达到的高度。欧是宋仁宗时的大臣,仁宗执政40余年,是北宋的鼎盛期,离开国已有八十余年,在断了柴、定窑供给后,倾力倡导、发展汝器,肯定有了相当的规模,所以,叶寘会写出:【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此话记述了当时汝瓷生产兴盛的实况,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

    2.      宋.邵伯温'邵氏见闻录'记载;''仁宗一日,幸张贵妃阁,见定州红瓷器,帝坚问曰;安得此物, 妃以王拱宸所献为对。帝怒曰;尝戒勿通臣僚馈送,不听何也!因持所柱斧碎之,妃愧谢久之乃已.......''这则有声有色的文献,让人得知北宋中期确实存有定窑的红瓷存在。并且稀少而珍贵,深受人们喜爱。否则有权势的王公大臣,就不会用它去讨好皇帝的宠妃了!那么,为何皇上见此宝贵的定州红瓷, 会如此怒不可遏,,严厉斥问,并当即以柱斧碎之?

    这正是仁宗皇帝其父,签下了丢尽袓宗和天下脸面条约之后,断绝了一代名窑定瓷的货源,即使宋室皇宫贵妃,想求也不可得。因此,有了节度史封彊大吏,邀宠进贡张贵妃的史实。王拱宸乃大宋天子钦点的门生,其上送的厚礼,仁宗帝见了,仍怒不可遏,可见此事态的严重度。因此事直接触犯了皇上,憋在心头无从发泄的、难言的一腔窝嚢之气,碰上张贵妃的定州红瓷,便触发了郁积胸口多年的恶气,才有此雷霆震怒,这就叫【定瓷有芒,不堪用】真正的隐祕之痛!北宋的每个皇帝及朝廷大臣,对此都非常禁忌, 提不得,一提定瓷就有气,如芒在背,不好受,又说不得, 它使皇皇大宋朝廷,太没脸面呀。

    3.      陸游的【老学庵笔记】,致所以只记下:【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这亦就是他的亲闻,也算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真实的史料了。关于定器缘何不入禁中,陸游也许知晓或亦不一定清楚。陸游是一代大儒,恪守为圣者隐,为贤者諱之道,他为了尊重、敬爱母亲,连自己心爱的妻子都可以休却,就算明白此事,他筆端敢于披露【弃定兴汝】,这档朝廷公案:此芒,所含的真相吗?我们后人大可不必为难这位大诗人了,他毕竟为我们写下不少千古名句,如【家祭毋忘告乃翁】等等。

    4.      【政和间京师自置窑烧造,名曰‘官窑’。中兴渡江,有邵成章提举后苑,号‘邵局’ ,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叶寘在【坦斋笔衡】中,这些话是真实的,符合历史事实。赵佶这位醉迷于书画的艺朮天才皇帝,在期执政期间,大兴園林馆楼建设,收刮天下奇珍异石,尽运抵汴京为其享用,因而爆发了花石纲事件,激起民变,是有史可查的。徽宗调集天下匠工,在【京师自置窑烧造】,亦是有迹可寻的,以宝石玛瑙入釉,创造了一代宋瓷难以企及的高峰。【汝瓷为魁】至今尚有实物存世可证。因此,绝对不会待北宋灭后,赵佶,在金的五国城囚牢之中监制的。

    如今,杭州老虎洞、郊坛下,相继犮现了南宋官窑窑址,可说明【中兴渡江】后,赵构在临安立都,便【袭故京遗制,置窑于修内司,造青器,名‘内窑’】,叶寘所述非虚言,果有其真实存在。这不仅仅证明南宋官窑的真实性,同时,也证明了北宋确有官窑,其窑址必在汴京城附近。南宋官窑就是袭故京遗制仿造的,这是铁证,【谁能质疑?】

    以上所列的几则与事物有关联的证据,形成一亇证据链,证明了它的合理性。哑先生,不知这是否已能达到,你所说的真理唯一的论证?

【三.】关于【本朝】:

    通过上面二条的叙述,相信已把【本朝以定州白瓷噐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之事,梳理清楚了,这是北宋早期犮生的事,该不会再把它搬到金国去了吧。

    不过,还存在一个叶寘究竟是何国人氏,未涉及到,不知哑先生缘何认定叶寘是金朝人?

    从文中来看,哑先生引出汉典词条解:【朝廷是国家的根本,所以称朝廷为本朝或称自己所处的王朝。】以此为据,来论证叶寘为金朝人。

    并要求大家【換位】思考,【试试你将如何运笔记述事件。】本人觉得【命汝州造青窑器】历史真相已搞明白,再玩什么換位诸类的文字逰戏无此必要了。

    但可以明确地回答:叶寘是宋人无疑,不必将简单的问题弄得如此复杂化。

理由如下:

    1. 一个【金朝】人的笔下,会写出【中兴渡江】的字句吗?胜利者的金朝之人,会如此评说一个逃亡的、已被眨为伯姪关係的临时政权吗?只有认宋为本朝的南宋人,才会如此夸耀自己小朝廷为中兴,并希望一举能收复失去的半壁河山。

    2. 北宋、南宋,乃近代历史学家,为方便探讨历史而划分的时间区段,明、清称它为宋时。当时,生话在那个年代,上下300多年间的人,都只认自己乃大宋的本朝人,岂知身后,会有什么北宋、南宋之分?

    3. 笔衡中出现的【本朝】、【政和间】、【中兴渡江】,三个时间段是一脉相承的,不能横向分割的。这是針对制作汝瓷的三个重要标志时段的区分,一,是汝瓷制作的前期;二,是徽宗京中自置官窑烧造期;三,是中兴渡江的南宋官窑期,交待得非常清析,无论如何也不可能从中横生到金国去。

    何况,辽、金之瓷,具有许多明显的异族风味,与北宋的名瓷,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在叶寘是金朝人,这个问题上,是不会有人向哑先生倒戈的!我们亦用哑先生的口吻说:除非哑先生能亮出叶寘的墓志铭或金国更明确的、有关其生平事迹的文献资料,如有其户籍证明,则一切ok,大家集体倒戈!

    否则,只能将其是视作天方夜谈、异想天开的一则笑话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