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在深圳算起来,我也就是个中产阶层(图)  

2015-07-19 14:44:2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深圳算起来,我也就是个中产阶层(图)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06月27日13:48 南方日报
在深圳算起来,我也就是个中产阶层(图) - 中原陶瓷学 - 中原陶瓷学
刚刚登顶珠峰归来的深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石:


  在深圳算起来,我也就是个中产阶层

  本报记者王洪伟

  今年52岁的王石,无疑是2003年度经济界的风云人物之一———并非因为其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的房地产开发建设,而是因为以业余登山队员的身份,登上世界第一高峰。

  自登峰凯旋归来,一向桀骜不驯的王石一直不太适应地享受着鲜花、掌声和喝彩;同时也经受了不少的非议,尽管向来就争议多多,但他依然禁不住又一次发牢骚、发火。

  王石的秉性:率真,坦诚,坚韧。

  鲜明的个性成就了王石的事业,事业的成功又进一步锻造了他不同流俗的个性。在千万人中,这是一个别具风味的人生故事———

  王石,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1997年起迷上登山和滑翔伞,从喜马拉雅的章子峰到非洲的乞力马扎罗,从新疆的穆什塔格到北美的麦金利,几年下来,亚、欧、非乃至北美等几大洲不少知名的雪山,都留下了他的足迹。2001年,被国家体育总局批准为健将级登山运动员。2003年5月22日14:37分登上珠穆朗玛峰顶,成为珠峰登顶年纪最大的业余登山队员。

  5年攀登世界10座高峰

  记者:您何时开始热衷登山运动?

  王石:1997年,我在中国大陆发起业余商业登山运动,至今已经5年时间,从未间断,登珠穆朗玛峰之前我已经登上过世界10座高峰之顶。

  记者:为何后来选择登珠峰?

  王石:我以前登的山峰都在7500米以下。对登山运动员来说,经验积累很重要,所谓“水涨船高”、“这山望着那山高”,要循序渐进。我原计划2004-2006年攀登珠穆朗玛峰。中央电视台要做特别节目,2002年11月找到我。一般而言,登8000米以上的山峰,从意向提出到策划、组织、队员训练、筹资、装备到进山,大约需要1年的时间。

  记者:这次登珠峰经过怎样的程序?

  王石:登珠峰的业余商业登山队,采取全国性报名制,然后由中国登山协会根据报名者的登山资历筛选。本次登珠峰的业余商业登山队员,沿袭国际惯例,采取费用自付的方式,每人5万元人民币。

  面对鲜花、喝彩、掌声,我很不适应

  记者:登上珠峰之顶之后有何感受?

  王石:没有感受!

  记者:为什么?

  王石:登山到8000米以上,是在缺氧状况下攀登,人属于精疲力竭的状态,对登山队员来说是很难受的,根本兴奋不起来,没有丝毫的自豪感或“一览众山小”的感受。到8800米以上,说是“登山”,实际上人是在一点点的挪动。其次,登到山顶后,只是登山队员行程的一半,能否顺利下山还是未知数,何来感慨万千的情绪?最后,登到山顶后看到的景观,还与当时的天气状况有关。我登上珠峰后,当时适逢阴天,还在下雪,能见度只有20米左右,眼力所及很有限,几乎什么都看不到,根本激动不起来。

  记者:登到山顶后您首先想到的是什么?

  王石:就是赶紧拿出照相机照相“留证”,但拍照不是为了留念,而是为了取证:我确实登上了珠穆朗玛峰山顶!根本没有想到摆姿势、特写照什么的。再有就是展放国旗。这些都是机械性动作,已经谈不上什么感情色彩。

  记者:难道您就没有一点激动之情?

  王石:说老实话,真正让我流泪的是回到成都后,看中央电视台播放了20分钟记录片,当看到我们组登上山顶照相、展国旗的那一瞬间,我的眼睛湿润了……

  记者:登峰归来后至今,包括您在内的登顶队员似乎都参加了相当隆重的各种庆祝仪式,您有何感想?

  王石:不适应!

  记者:怎么说?

  王石:5年来我登顶10座世界高峰,每次走进大雪山,少则半月20天,多则两月有余,从来没有遇到如此多的喝彩、鲜花和掌声。之所以受到如此礼遇,可能一是今年登的是世界第一峰;二是因为中央电视台强力转播;三是恰遇“非典”时期,老百姓坐家中看电视者增多,并把登山与战胜“非典”联想到一起,有共鸣之处。但我也担心(笑),以后要是没有这些鲜花、掌声、喝彩了,我又会否出现另一种“不适应”。

  登山不是对大自然的征服,而是对人类自我的挑战

  记者:这次珠峰登顶归来,我听到一种指责的声音说:这是人类对大自然的又一次“集体强奸”,您知道吗?

  王石:这种说法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而且是一种极端的说法,有点耸人听闻。当然,任何体育运动都有负面效果,登山也不例外。

  记者:这种说法的背景是,目前尚未完全控制的“非典”疫情就是源于人类对野生动物或大自然的过度侵害,导致大自然对人类的报复……

  王石:今年是人类登上珠穆朗玛峰50周年,登山者已经树立了很强的环保意识,尽量不给大自然带来破坏和污染。中国登山队协会自上世纪50年代以来,一向有对大自然保护的优良传统。深圳曾组织一次登山攀岩活动,要打岩石钉,请示中,中国登山协会主席李致欣告诫说:如果岩上有树,最好打树套,不要打岩石钉,以免破坏岩石体。登山运动员对大自然保护最为在乎。这次登珠峰过程中,8300米以下的垃圾甚至一块糖纸,我们都收集起来,然后用牦牛送到大本营,再用车运出山外。我们日常所见的爬山过后漫山遍野都是垃圾的景况,在登山运动来说是不可能的。但是8300米以上山峰上的登山者遗骸、废氧气

  瓶,很难运下山来。

  记者:那您登上珠峰之顶后的最大自我满足,是不是“征服了自然”?

  王石:我从来没有说自己登山是征服自然。长沙岳麓山有一块刻有“登高生悲”的石碑。一般人们都说“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豪情满怀。实际则是登到山顶后,人觉得自己是很渺小的。登山者往往是因为不满现状,通过登山寻求某种心灵上的解脱。登珠峰与三峡拦坝不同,登山是亲近大自然,三峡拦坝是与大自然斗。

  我喜爱登山,就是因为没有年龄限制

  记者:您什么时候对登山起了兴趣?

  王石: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登山,小时候父亲带着我到城市郊区登山,中学也没有停止登山,当兵、上大学,后来到深圳都一直在登山,但大都是3000米以下的小山。

  记者:您个人为什么对登山情有独钟?

  王石:没有什么原因。40岁前我一直还踢足球,40岁以后就不踢了,因为年龄上的原因,我不再适合竞技性的体育活动。

  记者:登山和踢足球的区别在哪里?

  王石:足球之类的竞技运动是与别人竞争,登山是与自己竞争,是挑战自我。至今,登珠峰年龄最大的登山队员是70岁。年龄不是登山的最大障碍。

  我不是工头!

  记者:有议论说,登山是极其危险的极限运动,作为万科董事长,您登山是对股东和股民不负责任,您如何看待这种说法?

  王石(激愤地):我不是工头!董事长的作用主要在三个方面:决策、监督和培养人才。万科并非离不开我王石,如果我一离开万科,万科就出现问题,那是不正常的。

  记者:但是作为万科董事长,您的一举一动都与万科的发展紧密相关……

  王石:登山纯属我的私人爱好。上市公司高层出事,肯定要影响公司经济效果。但是,许多国外的大企业家并没有因此放弃私人爱好。我要登珠峰的消息,在动身之前很久就已经公开,登山当然有风险,但是股东们可根据对我个人的信赖度,选择是否抛售手中的万科股票,这是高度透明的。股东有自己的选择权。

  记者:您的反应好像很激烈……

  王石:我1983年下海经商,1984年组建万科,1999年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一直尽职尽责,无怨无悔。1995年我国大陆上市的331家公司中,房地产企业29家,至今具有配股资格的只有3家,其中就有万科。

  我出钱,你去到珠峰顶上做秀,如何?

  记者:现在社会上有一种声音,说王石登珠峰是个人做秀或商业炒作,您如何理解?

  王石:登珠峰,能否登顶,谁也不能十拿九稳。截至目前为止,中国13亿人口中只有12人登顶珠峰。这次登顶5人。平均1亿人中登顶珠峰只有1人。登顶珠峰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现在在有些人看来,登顶珠峰是一件错误的举动。要我说,如果做秀做到珠穆朗玛峰山顶上去,这个“秀”是很了不起的,值得鼓励;换句话说,我出钱,你做秀,如何?

  记者:关于商业炒作……

  王石:一个上市公司的董事长跑到珠峰顶上去为自己的企业做广告,这也是绝无仅有的想像。如果我的成功登顶为万科起到了广告的效果,也没有什么不好!有些人就是想通过指责名人来抬高自己。

  下海到深圳后,我一直是有争议的人物

  记者:您的第一桶金是怎么赚来的?

  王石:我1983年赤手空拳到了深圳,当时的深圳简直就像一个大工地,到处开发,到处尘土飞扬。当时深圳赚钱主要靠优惠于内地的国家政策。那时,深圳两种进口商品很赚钱:一是日本味精,要是拿到进口1吨味精的政府批文,肯定有的赚;二是台湾的折叠伞,在大陆很畅销,进多少能够卖多少。但我通过做市场调查,觉得这两样都不能再做。

  我调查后发现,当时的深圳有两大饲料厂,每厂都年产20万吨以上的饲料,其原料主要是玉米,但玉米主要从香港进口,而其中除了从美国、泰国、阿根廷等外国进口外,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从北方的大连、天津、青岛出口转内销的。为何国内的玉米不直接销到深圳而是转道香港再回来,调查了解到,主要是解决不了从北到深的运输工具问题。我当即找到广东省海运局,了解能否组织货船从大连往深圳运玉米,当时广东省海运局正在研究开辟北方航线,苦于没有货源,当然求之不得。我随即到大连,当地正发愁香港货物运输能力不足,玉米堆在家里。就这样,我当上了中间商,还卖起饲料。当年的4月到12月,我赚了300多万元。这就是我下海挖的第一桶金,干干净净。后来,我遇到刘永好,我开玩笑对他说:“如果当时我不转行,‘饲料大王’的名分怕就是我的啦!”

  到1984年,资金积累起来后,我就组建了公司,后改称“万科”,一直发展至今,尽管路上有磕磕绊绊,但还算基本顺畅。

  记者:您最初下海到深圳适应吗?

  王石:那个年代的下海者,大都是政治上的失意者。我作为年方30出头的大学生,放着省外经贸委这样的好工作不好好去干,等待官运亨通,而是下海经商,在当时就引起很多人的费解。一般人判断:一个人生在世上,不是为名就是为利,但王石这小子看起来都不像:穿一条牛仔裤,风里来雨里去,骑一辆破自行车。于是人们都得出一条结论:王石这是在装,这是不显山不露水,外边肯定存了不少钱。这些议论让我很不舒服。就我个人而言,当时我从广州的省政府机关到深圳下海,不图名也不图利,就是为了展示自己的才华。

  记者:您这样的个性,能融入深圳的经济圈吗?

  王石:当时我的公司经营得很好,留着很多人才,但员工工资并不算高。一次,一位老板请我吃饭,向我请教企业如何留住年轻人。我给他讲了万科的干部政策、工资系统。对方显得老大不满意,说我王石老是唱高调,背后肯定藏有什么秘诀。因此以后碰见类似的请客吃饭,我一概回绝。

  记者:有没有遇到过挫折?

  王石:深圳当时就是中国改革的前哨,作为有争议的改革人物,肯定会受到非议,我后来也就不再理会流言蜚语。1985年的一天,深圳市纪委的两个处长一天找我谈话,见面的称呼是“王石同志”,说是纪委接到不止一封检举信,要找我进行核实;并说之所以叫我“同志”,还是把我当成自己人的,只要承认问题,解释清楚了就没事了。检举信说我在香港有不止一处房产,还有一笔存款。我说这是绝对没有的事,如果别人有举报,你们不妨告诉我内容。后来两个处长透露举报,说我在香港有两处房产、30万港元存款。我一听就很动气,当即告诉他们两个:谁写的检举信我不知道,我也没有这回事,但如果属实,应该在“30”后面加两个“0”,30万有点看不起我,3000万元才与我的身份相称。两个处长从未听过如此“狂言”,仓皇而去。在当时,正经干事的反而遭受非议,被视为不正常,是十分荒诞的。这可以说是我经商过程遭受的最大的挫折。

  万科没有“家族”企业、“裙带关系”的痕迹

  记者:您经商是否与您的家庭背景有关?

  王石:没有任何关系,纯粹我个人的事。我的父母都曾当过军官,后转业到地方铁路担任领导职务。我曾有意查询家谱上溯30代没有发现我家祖宗有理财“优良传统”。我觉得财富够花用就足矣,太多我有点把握不了。而且人突然暴富后,显得有些不知所措,生活单调,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全起见还要请保镖。万科1988年股份制改造时,尽管万科前身没有让上级公司投资一分钱,也没有让其做任何银行担保,全都是由我白手起家搞起来的,但资产评估为1300万元后,按四六开,其中60%股份属政府,40%为职工股份,因为我没有取一分钱,其他职工也就没有分拆,而是作为企业发展基金。我一直到今天都是靠拿工资干活,年薪60万元,这在上市公司都是公开的。目前万科有14亿股,每股6块多,我个人只有27万股,我还有200多万元存款,100多万元的房子,在深圳算起来也就是个中产阶层。我不是一个富翁。

  记者:万科是否带有中国家族企业的通病?

  王石:万科没有我的一个亲戚、战友、同学,是一个现代企业,绝对不是家族企业。1989年,因为某种原因我离开过万科一阵子,我的母亲把我的一个表妹安排到万科,回来后,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掉我的表妹。我母亲老大不满:你公司不是要人才吗,你表妹也是人才呀!我就劝她,表妹毕业于吉林大学国际金融系,只要是人才在深圳就不怕找不到工作。

  很难把个人的成功归结到哪一点

  记者:您好像说过,司汤达的《红与黑》里主人公于连的经历,对您今天的成功影响很大?

  王石:司汤达、狄更斯、雨果、梅里美、巴尔扎克等西方作家的作品对我的人生观都影响很大,我们小的时候只能读到这些书,其中给我最深启迪的就是他们作品中张扬的“人本主义”精神,包括机会均等、个人隐私权、选择权等,贯彻在我的公司中,就是对人才的尊重。

  记者:您是当兵后读的大学?

  王石:我当了5年的兵,开了18万公里的车,部队经历磨砺了我的团队精神、组织纪律观念和吃苦耐劳,对我后来的创业、办企业受益无穷。但在部队当兵的最后时期,我十分厌倦部队生活,急于想离开部队,但现在时间越长越怀念部队。

  记者:您的大学时代是如何度过的?

  王石:我的大学专业是给水排水专业,我对这个专业不感兴趣。整个大学我读了两门课,一是英语,这对我后来了解国外经济信息很有收益;二是政治经济学,这对我后来经商直接有用。就这样,非常认真刻苦地读了三年书。

  这些经历都或多或少影响了我后来的人生取向,但人是很复杂的,很难把个人的成功归结到哪一点。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