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2014-10-30 10:2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2014-10-29 09:15 来源:人民网 作者:姚伟 陈京文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阳翟故城发掘区之一河南省文物局供图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阳翟故城出土的瓷棋子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阳翟故城出土的瓷碗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雍梁故城出土的烧制变形的战国陶豆翻拍资料图

南水北调河南考古发现:禹州两座古城傍渠水

阳翟出土的钧瓷梅瓶

  自叶县文集北上,干渠穿起一串儿不同朝代的古遗迹:鲁山薛寨、杨南、陶庄,郏县黑庙、狮王寺,以及禹州新峰、崔张等。在禹州钧台办事处,干渠与文集同时代的“小伙伴儿”——阳翟故城金元遗址相遇。

  与文集一样,阳翟出土了上千件瓷器,以及很多象棋子、围棋子、骰子等娱乐性玩具。当年文集、阳翟,必有相似的场面:街头两人对弈,众人支招,争得面红脖子粗;晚上大戏台,热播剧《窦娥冤》看得人长吁短叹……

  金元遗址并非阳翟故城的全部。这里有着更古老的历史,按史书记载,这个遗址是战国前期韩国都城。而在传说中,这里更是一个传奇般的存在:大禹之都,中国第一次举办“开国大典”——“钧台之享”的所在。禹州现名和曾用名钧州,都因此而来。有考古人员判断,干渠恰好从阳翟故城城址南流过,没有打扰故城的千年安宁。

  水渠继续北上约10公里,又从雍梁故城外绕过。雍梁城又叫雍氏城,也是座史册上有名的古城,位居郑韩故都南大门要地,曾多次被楚军围攻。与阳翟城一样,在传说中,这座城有更悠远的故事:相传为黄帝大臣雍父发明杵臼之处,故得名雍氏城。

  十来公里的距离,南水北调水渠傍着两座悠远的城址流过,令人思古幽情倍增。

渠水与阳翟擦肩而过

  禹州钧台办事处八里营村南,南水北调干渠舒展悠然。对于武汉大学教授徐承泰来说,这段渠道有着特殊的意义,他曾在这儿工作了一年多,苦辣酸甜都难以忘怀。

  2006年7月,徐承泰带队进驻发掘,当时这儿是一片田野。他们的上班时间表是早上5点半到9点多,下午4点半到7点。

  时值盛夏,上午9点后太阳就火辣辣了,田野上没任何遮挡,人受不了,土层也受不了。暴晒之下,土质变硬,土色也发生变化,分辨不清地层关系,发掘无法进行。下雨也不能工作,雨水也影响对土色土质的判断。考古是没有节假日的,看天气,天儿不好,只有休息,做整理工作。天儿好,一个月不下雨干一个月,两个月不下雨那就连着干两个月。

  事先拿到的资料显示,这儿应该有故城遗址,但发掘中却没有发现。在渠道要占压的8000多平方米区域内,有西周墓葬,东周陶器残片,东汉陶窑遗址,而遗存以金元为主。出土瓷器1200多件,以本地钧瓷为主。

  对瓷片的检测结果显示,金元钧瓷与北宋民窑样品的胎釉化学组成很相似,表明金元时期钧窑与北宋钧窑的制作工艺有明显的继承性。但金元钧窑样品胎釉化学组成的变化范围大,说明在原料选择和配方掌控上,已不及北宋时期那么严格。显然,钧窑已处于衰落阶段,产品质量大不如北宋鼎盛期。

  即便如此,出土钧瓷中仍有难得的精品。一件钧瓷梅瓶表面通施蓝釉,烧制中窑变又自然形成铜红釉,相得益彰,堪称钧瓷中罕见的珍品。由于是科学发掘出土,埋藏地层清楚,这件瓷器更具价值。

  除了碗、钵、盆、盘、碟、杯、盏、罐、瓶等日用瓷器外,还有数量较多的围棋子、象棋子、骰子等,反映了当时民间的文化娱乐生活。过去对金元时期普通平民的生活遗址发掘不多,因此本次发掘所获资料获得学术界重视,被认为对了解当时一般民众的生活状况非常有价值。

  金元遗址虽然有其价值,但史书中的阳翟故城呢?根据发现的少数两周遗存,结合以前的考古试掘,研究者认为,干渠是在两周堆积的南部边缘地带穿过,恰好没有占压阳翟故城。

  根据《读史方舆纪要》和乾隆《禹州志》等记载,这个遗址即是战国前期韩国的都城阳翟。而据《汉书》、《帝王世纪》等的说法,阳翟更是大有来头,它是大禹的都城,“禹受封夏伯,在豫州外方之南。今河南阳翟县是也”。《水经注》也说:“颍水自竭东迳(经)阳翟故城北,夏禹始封于此为夏国。”

  如果史书记载无误,历史上著名的“钧台之享”应该也发生在这个地方。大禹的儿子夏启废除禅让,建立夏朝,在都城阳翟召集天下方国首领,举办盛大的祭天活动——即所谓“钧台之享”。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开国大典”。

  雍梁城曾坚不可摧

  渠水自阳翟故城东北行十来公里,至禹州古城镇狮子口村,又遭遇另一座古代城池——雍梁故城。

  雍梁故城又叫雍氏城,位于新郑南20多公里,郑国、韩国先后立都于新郑,雍梁城自然成为拱卫国都的南部屏障。楚国自南方攻打新郑时,这座城首当其冲,多次发生激战。《左传》襄公十八年(公元前555年)记载,楚军那年攻击郑国,“锐师侵费滑、胥靡、献于、雍梁”;《史记》说,战国末期,“楚围雍氏,期三月也,今五月不能拔,是楚病也”。五个月攻打不下来,令楚军十分难堪,足以说明当时的雍梁城城高池宽,非常坚固。

  如今雍梁故城几乎荡然无存,只东城墙残留15米左右。城址范围的农田里,农民耕地时经常可以发现陶片、板瓦等,如果细心寻找,附近河道、断崖也常可见到来自2000多年前的陶片。

  自2006年5月起,河南文物考古研究院对这座古遗址进行发掘。因南水北调干渠只占压故城东南角,此次发掘范围又严格限制于规划渠道内,所以未能对城内区域进行系统的发掘,尽管如此,发现的遗存也十分丰富。

  地表之下的老城墙保存良好、墙体坚固,残高2.1~6米,顶宽28米,底宽38米,夯窝清晰,夯层坚实。城墙始建年代不晚于春秋,战国时期进行过多次加固、整修和扩建,沿用到汉代以后。东城墙外发现有护城河遗迹,宽26米,最深处3.6米。

  从发掘的故城东南角看,雍梁故城文化层厚而清晰,保存较好。在汉代地层中,发现大量铁质农具及粮窖、石磨、石臼、石槽等遗迹遗物,判断这里在汉代是以粮食储藏、加工为主,兼涉家畜饲养的城市功能区;而在其下的战国地层中,则发现有陶窑、灰坑、水井等遗迹,其中一眼井内出土10多个因烧制变形被废弃的陶豆,附近灰坑中发现未经烧制的陶豆泥坯、陶泥、陶范,说明战国时有人在这儿选料、制坯、阴干、烧制,一整套制陶工艺环节意味着,这里是一个制陶作坊。

  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些刻印文字的陶片,多为方形或长方形的戳印,也有阴刻文。铭文内容多为制作器物的官署、工匠名,有“里旾(春)”、“韩”等陶文。引人注意的是,其中一件的陶文为“二年雍氏”,这与史书中的“雍氏”城名的有关记载相吻合,因此可以确定该城址为“雍氏”故城。

  按照一些古籍的记载,“雍氏城”有着更悠久的历史,这里是黄帝之臣雍父发明杵臼的地方。杵臼现在的作用是捣药、捣蒜,最早则是为粮食去壳脱皮,是重要的粮食加工工具。它的发明,曾是农耕发展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

  水渠自雍氏城北上,很快就进入黄帝故里——新郑。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