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酸汤面叶  

2014-08-28 20:23:42|  分类: 苗见旭《瓷镇上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酸汤面叶

苗见旭

     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一个仲夏的事了。那时农村的日子还相当清苦,孩子们天天做着吃白面的梦,我也是其中的一员。每每晚饭的时候,总奢望忽然有一天能喝上一碗酸汤面叶儿。四叔比我长三岁,自然也嘴馋,看我着急的样子,总安慰我说:“你奶奶说了,咱后地的关爷庙可灵了,说不定哪一天就有好面吃了。”四叔每说这话,我胃里心里就不是味,自然也就越发生气。

    稍稍能安慰我的,是晚饭时挤在村人中间听那“哧溜”、“哧溜”的声音。这是十几户社员聚在村口大槐树下一边乘凉一边端着大海碗吃饭的声音,这声音来自每个人的碗里、嘴里。这声音穿透力极强,在渐浓渐深的夜色里,在槐叶缝隙漏下的星光里,流萤般蹿来蹿去,它不时蹿入你的耳孔,在那里生出许多痒虫、馋虫来。听久了这声音,你就能真切地分辨出谁碗里的面条是稀还是稠,谁喝的是面条还是面叶儿。听着听着,你就真切地想象到了那面叶儿是如何地白,在醋色里沉浮着,泛着香气;漂着油花儿、葱花儿、红辣椒丝。想着想着,你的口水就下来了。如果你正饿着,一准还会打哆嗦。一天晚上,站在我旁边的四叔就打起哆嗦来了,我问他是不是着凉了,他说是听到根保爷在喝面叶儿。不错,是根保爷在喝面叶儿,那是根保爷着凉了,不然也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在那个时候,谁要是能喝上面叶儿,一准是感冒了。你想想,只有感冒了才能喝上面叶儿,面叶儿的身价该有多高。在当时,面叶儿成了纯一色红薯面面条中的“鹤”,谁喝上了面叶儿,那一会儿谁就过上了帝王的生活,谁就在那一

会儿拥有了绝对的幸福。不过这种幸福是要用感冒来换取的,因而愈发显得珍贵,味道十足。根保爷喝面叶儿时就把这种幸福炫耀了出来,并且炫耀得淋漓尽致。他故意把面叶儿扯起老高,鼓起腮帮使劲吹,意思是面叶儿太热。那吹气的声音像刮风,鸣呜的,听了让人满嘴生津。我不停地咽着口水,想象着面叶儿碰上舌头的滋味,四叔则忿忿地蹲下身子。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人们都散去了,大槐树下就只剩四叔和我,这个时候,四叔忽然说“我有法子了,说不定明儿就能喝上面叶儿,到时候你也能沾我的光。”我撇撇嘴,看看瘦小单薄的四叔,终于没能笑出来。

     第二天,四叔果真实现了诺言,真就喝上了面叶。这一次四叔是发烧了,烧得说胡话,奶奶喂他面叶儿时,他两眼血红,脸笑得像一朵花,不停地说:“关爷真灵,关爷真灵,我求关爷叫我发烧,就发烧了,关爷真灵,关爷真灵……,’奶奶听了愣在那里,半天不言语。

     四叔喝上了面叶儿,那是他夜半冒雨斗胆去关爷庙求神的结果。他喝到面叶儿的那一刻,两眼放光。他太幸福了,他得到了食欲暂时的绝对满足。说实在的,直到今天,我再没有看到过因食欲得到满足所陶醉的那种幸福了。那是经历了怎样的煎熬之后得到的呀!现在我们的生活好多了,再不用为喝面叶儿而渴望感冒了,可随之而来的种种烦恼却又蛛丝一般罩上了心际。当我们坐在一起,你推我、我推你苦于不知点哪道菜好时,当我们抱怨工作和生活太单调、太平淡时,当我们在名利上互相攀比、晦气重重时,有谁能静下心来,心平气和地想一想,实际上,我们正是处在幸福之中,有谁能知道我们所处的境地实际上是多少同龄人仰慕的地平线呢?又有谁能更深一层地想到是不是这一切来得太容易了呢?是不是艰辛的日子离开我们太久远了呢?仔细地重新想一想吧!幸福到底是什么,什么才是幸福,你心里就会平静得多。它应该是沙漠苦旅中觅到的一泓清泉,茫茫寒夜里寻到的一堆篝火,旷野迷途中熟悉的一声呼唤,渴盼感冒后得到的一匙酸汤面叶儿。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