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苏坟“夜雨”  

2014-08-28 20:22:14|  分类: 苗见旭《瓷镇上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坟“夜雨” 苗见旭  

2014-08-15 17:19:38|  分类: 默认分类|举报|字号 订阅

十几年之后,当我重新回忆起那个夜晚,那个在三苏墓地度过的一个通宵,不禁感慨万千,当时我们几个文学少年怀着对苏轼的崇敬和对文学的虔诚,在蓊郁如烟的柏林里,在三苏坟静寂的荒冢前倾听苏坟的声声“夜雨”。

那是一个深秋的夜晚,满天星辰被清爽的空气漂洗得清清亮亮。星光下,墓地上,古柏如烟似雾,沉静而安详,三苏坟就掩映在这如烟似雾的柏林里。

步入柏林,迎面看到丈高的汉白玉雕成的牌楼,只是上面的文字在星光里看不真切。正在这时,树丛里走出一位老者,身材瘦小,等老人介绍过自己,我们才弄清楚,原来这位老者就是寺院的道士,早听说郏县苏坟寺有一道士,精通易经,拜访者络绎不绝, 他却闭门谢客,不想今晚让我们碰上了,道士很热情,问明我们的来意之后说:“难得你们有这份心情,苏轼今晚会很高兴的。”随后老人导游一般给我们讲解开来,苏轼在汴梁做官时常从这个地方经过,当时他已是重病缠身,看到东北方的小山梁酷似他故乡的峨眉山,风景秀丽,就嘱咐随从:“这就是小峨眉,我死后就葬在这里。”苏轼病逝后,人们兑现了他的遗嘱,并在其墓的左侧依次修造了其父苏洵、其弟苏辙的衣冠冢,再后来,人们在墓地上栽了一千多棵柏树。岁月沧桑,现在就只剩下这三百多棵了。这些柏树很有特征,统一朝西南方向倾斜。苏坟“夜雨”就是这些柏树被东北风吹动,枝叶相互摩擦发出的声音。每至夜半,东北风吹来, 柏林里就刷刷下起“雨”来,逼真得很。恰在此时“雨”声真就来了,刚开始是间歇性的,后来就响成一片,整个柏林一下子沐浴在星光秋雨里,梦一般迷离。这种声音很特别,先从东北方向响起,迅速传递到柏林的西南方向,就像头顶上放着一大块薄铁皮,有人在铁皮的东北角抖动,声音震动着,迅速被传递开来,很有规律。细细感觉,这种声音多少带点凄婉,如风行水上渐展的涟漪,美丽中蕴含优伤。听着这种声音,各种幻觉会不自觉地渐次产生:月色里,苏轼峨冠博带立于江心船头,面对一江秋水潸然泪下,“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

夜色渐渐地浓重了,三苏坟隆起的墓冢在柏枝间漏下的星光里显得肃穆、神秘。坟冢旁的石雕怪兽狰狞着面孔,森然欲搏人,有人提议点起一堆篝火,于是,许多干树枝被迅速聚拢起来,篝火毕毕剥剥地燃起来了,我们的情绪一下子高涨起来:“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一亭兄高声朗诵起苏轼的《念奴娇·赤壁怀古》。“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女同学王文娟也忘情地应和了。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们一齐放声诵读。洪亮的声音在林子间回荡,压过了夜雨声。接下来我们连续背诵了苏东坡的许多诗词,讲了许多有趣的文学故事,完全忘记了是在深夜的墓地,陶醉在这悲壮欢乐的气氛里。此时,文学这种人类情感深处的火焰把我们这几颗年轻的心烤得滚烫,在火星飞扬的火光里,我仿佛看见苏轼的魂灵微笑着向我们走来,一路披着星光。

篝火还在熊熊地燃烧,黎明却悄然来临了,先是头顶的柏树枝叶泛翠泛亮,之后,霞光的瀑布便和着鸟鸣从树隙里直泻下来,整个柏林成了一大块翡翠,温润碧绿。一夜的慷慨、悲壮使我们亢奋、激情飞扬;当我们走出柏林,回头仰望时,那老道不知啥时候已站在了那座牌楼前,霞光照着他,也照亮了牌楼柱子上的那幅楹眹:是处青山可埋骨,佗年夜雨独伤神,橫批,青山玉瘗。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