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首个村级市”挂牌1年:连唱3天大戏庆祝  

2013-05-15 18:07:2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首个村级市”挂牌1年:连唱3天大戏庆祝
2013-05-15 04:07:00 来源: 中青在线-中国青年报(北京) 
 

一位村支书,在城镇化的时代大背景中发现了机遇,提出“村级市”的概念。

村民还不太适应“市民”生活,他们不少人在外来者的提醒下,才反应过来,“哦,是西辛庄市”。

“村”或者“市”的角色混杂,“村级市”更像是一场冒险。

62岁的李连成有双重身份:如果拨打他的手机,彩铃里传来“全国文明村西辛庄”的声音,他是这个位于河南省濮阳市濮阳县小村庄的村支书;但在招商引资时,这位村支书的自我介绍就变成“市长兼市委书记”——2012年5月8日,李连成在村委会办公楼前挂了块名为“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市(筹)”的牌匾。

如今,整整一年过去了。这个“中国首个村级市”,还是李连成的一厢情愿——“西辛庄市”至今没有得到官方的承认。但这并不妨碍这个位于黄河北岸的中原小村庄,按照城市的标准和速度,探寻属于自己的城镇化发展试验。

西辛庄,将“村”或者“市”的角色混杂,呈现在人们面前。2013年5月8日,李连成手握话筒,站在一座搭在废砖瓦砾上的戏台中央,大声宣布:“今天是西辛庄村,哦,也是西辛庄市,大喜的日子。一是民生医院建立4周年,二是我们建市1周年。”

台下响起哗啦啦的掌声,还有几个建筑工人起哄:“市长,市长!”

“市长”或“市委书记”的名头,在谈合作的时候“确实更好用”

如果抛开占地不到千亩、总人口刚过700人的数据,西辛庄村看上去更像“西辛庄市”:这里没有乡间小路,取而代之的是水泥马路,车行道和人行道被绿化带隔开,道路两侧矗立着太阳能路灯。这里也看不到农田,连成一片的白色厂房首先闯入视线,这片号称豫东北最大的电光源工业园区,有20多家规模不等的灯具厂入驻,年总产值10亿元。

这一切,都是按照“市长”李连成对城市的理解建造的。除马路、绿化带等城市元素外,西辛庄还拥有宾馆和超市,“市民”住在2层小楼里,享用着天然气和自来水。4年前,这里筹资9000万元建了一座占地90亩、有500多个床位的医院。

“城市一定要干净和整洁。”李连成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前不久,他去了一趟深圳,回来就仿照沿海特区,给西辛庄用上了价格不菲的大理石材质的路边石。他喜欢深圳在雨后“被冲刷得干干净净”的感觉,就在“西辛庄市”新建的绿化带里安上喷头。

这位黝黑瘦小的村支书,为“西辛庄市”规划了宏伟的蓝图。2012年,在“村级市”挂牌的一片热闹下,李连成提出建一座可以容纳千人的幼儿园和一座同样规模的小学,未来还要在村庄四角建起12座高层带电梯的楼房。

如今,村里筹资1600万元的幼儿园已经竣工,今年6月开园。如果一切顺利,新建的小学也会在今年年底竣工。而这个“城市梦”最浓墨重彩的图景——3幢12层电梯楼房和1幢6层楼房,已经立起来了。

对于村支书李连成来说,“西辛庄市”还意味着他身份的转变。李连成坦言,“市长”或者“市委书记”的名头,在他谈合作的时候,“确实更好用”。

这座小村庄通往城市之路,似乎就差一纸文书了。5月11日,庆祖镇纪检书记刘青伟向中国青年报记者表示:“西辛庄没有行政级别,还是在庆祖镇的管辖之下。”这意味着,从行政区划来说,西辛庄还是西辛庄村。

“西辛庄市”就这样名不正言不顺地存在着。那块“濮阳县庆祖镇西辛庄市(筹)”的牌子依然挂在村委会办公楼的右侧。在一年的风吹日晒之后,牌子上多了几道划痕,沾了些灰尘。

村民们还不太适应“市民”的生活。他们不少人在外来者的提醒下,才反应过来,“哦,是西辛庄市”。

事实上,在西辛庄向社会公布要建“村级市”的消息后,直到揭牌的那一刻,这块牌子只经过3个人的手——做牌的和送牌的,还有李连成。红绸落下来,人们才看到还有一个“筹”字。

为了庆祝“建市”1周年,西辛庄请来郑州豫剧团唱了3天戏,“一共唱9场,一场3000块钱”。对于这场盛会,邻村的人显得比本地人更有热情。一个手上戴着4只银戒指的中年农民,来自附近的范寨村,他一边听着台上唱着《铡美案》一边说:“一年难得听上一场大戏。”

3天大戏的最后一晚,方圆几公里外的村民涌进西辛庄。气垫床在孩子们的欢声笑语中,被踩成各种形状。旋转木马转动了一整天,可能由于超负荷工作,终于停了下来。几个小伙子趴在木马底座下面,满头大汗地修理着不合时宜坏掉的玩具。

“他很像作家刘震云笔下的人物,聪明中带着狡黠”

“村级市”挂牌后,西辛庄名声大噪。春秋季节,每天至少有3拨40人以上的团体,来这里参观学习。平日里,零零散散造访此地的客人也不计其数。

5月11日下午,河南省委统战部组织的“民主党派领导干部培训班”学员来西辛庄参观。李连成在会议室作报告。他讲起了“农民的梦想”,说到激动处,“嚯”地一下站起身来:“农民的梦想就是中国的梦想。农民在解决温饱后,梦想有好的学校和医院,也梦想就地城镇化,就地就业,享受城镇的生活。”

台下接连爆发掌声和笑声。一位来自河南省统计局的年轻干部评价:“李连成很像作家刘震云笔下的人物,聪明中带着狡黠。”

对李连成“市长”来说,30多年前进城卖菜的经历,使他第一次对城市有了直观感受。那时候,西辛庄还是个穷村。1983年,中原油田建在濮阳后,李连成发现城里反季节蔬菜供不应求,就搞起蔬菜大棚。他每天凌晨3:30起床,骑车进城去卖菜。

“农村和城市的差距太大了。城市人享受的,农村人享受不到。”李连成大吐苦水,“农村人跟城里人就不平等。出了车祸,农村人赔偿也比城里人少。”

事实上,农民李连成的梦想——缩小城乡差距,让城乡享受均等化的服务——早已编制在国家的发展图景里。近30年来,中国城镇化率快速增长,在2012年已达52.6%。河南省城镇化率也在逐年上升,在这个中部大省的新型城镇化布局里,新型农村社区是统筹城乡发展的重要结合点和切入点。

村支书李连成,在城镇化的时代大背景中,发现了机遇。2012年全国“两会”前,李连成有了建“村级市”的想法:“我们就是在搞农村大社区,就地城镇化。只不过别人叫社区,我们叫市。”

但“村级市”还没挂牌,就开始遭受质疑。远在北京的中国社科院教授于建嵘在微博上大骂:“又一个扯蛋的改革,这是瞎胡闹。‘村级市’的这种提法,不管怎么解释,违反了国家规制。”

就在西辛庄挂牌前一天,濮阳县民政局紧急下发内部明电。其中明确称国家民政部、河南省民政厅、濮阳市民政局对此事非常关注,并指出“村级市”违背《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国务院关于行政区划管理的规定》,属违法行为,要求立即停止。

但李连成辩称:“就是改个名。附近有个叫刘市的农村,石家庄还是庄呢,但还是城市哩!”

李连成没上过学,直到2000年才开始识字。“村支书识字”还被写进西辛庄的村志里。但是,面对“建市”这件可能再次写进村庄历史的大事情,他玩起了文字游戏:“你没看到,牌子上写了一个‘筹’字?啥叫筹?就是还在建的意思。还在建,就还不是。谁能说我违法了?”

“啥事不能只有人赞成,一定要有人反对,才有人关注。不花一分钱,就作了宣传。”这位全国“村官”典型人物李连成,还有一句名言——“宣传也是生产力”。

在李连成20多平方米的办公室里,三面墙上挂满他和各级领导人的合影。2012年,他就是在这间屋子里,在此起彼伏的快门按键声中,宣讲着“村级市”的前景。

如今,李连成坐在沙发上,右手挥舞着汽车钥匙,用沙哑的声音继续畅谈“农民的梦想”。抑扬顿挫的河南梆子,从窗外飘进来。

当被问到“西辛庄市”这块牌子何时才会去掉“筹”字,李连成给了一个“狡猾”的回答:“哪座城市会彻底建成?北京和上海不再建了吗?”

一年冒险,三天大戏,接下来……

“城市不是一天建起来的。”李连成总说。在他的“造城”计划里,周边村和西辛庄的合并也是重要一步。这位喜欢下象棋的“市长”指出,未来的西辛庄市,只在960亩土地的“棋盘”上布局,是不够的。

2012年年初,西辛庄周边13个村子提出要“加盟”西辛庄。这些意愿在李连成看来,为西辛庄打造“村级市”增添了砝码。他盘算着,13个村子集中居住形成社区后,可以节省出2000亩左右的土地。

如今,李连成谈得更多的不是合并,而是“融合”。他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5月2日,濮阳市委书记段喜中来西辛庄视察时说,西辛庄村要逐步实现与周边村庄融合发展,不断做强做大。

不过,一年多过去了,周边村对于村庄的“融合”,依然心态各异。东辛庄村支书李爱林,是村庄“融合”的支持者。李爱林表示要“在西辛庄的带领下,携手发展”——她是李连成的妹妹。但隔壁水屯村的村干部王先乾却说,“加盟”这事情没有下文,“不了了之”。在他看来,村庄合并不是件容易事,“农民都住到社区,地谁来种?还有桩子(宅基地)怎么办?”


另一方面,西辛庄村委会主任李百选也承认:“虽然村子影响力大,但是经济实力弱。”他表示今年的经济形势感觉不如去年好,包括西辛庄的特色产业纺纱,“纺纱厂行情不太好”。

这事也引发了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史璞的担忧。史璞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西辛庄提出的“村级市”更像是一场冒险,以此吸引更多的注意力,为村子发展谋求更多的政策和资金。

在唱罢3天大戏之后,见证西辛庄又一年盛事的戏台子被拆掉了。戏台空出的地方,依旧是一片废墟,堆着破瓦片和废砖头,还多了冰棍儿纸和塑料袋。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