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钧瓷挂盘《香荷千年》诞生记  

2013-05-11 11:00:36|  分类: 苗见旭《瓷镇上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钧瓷挂盘《香荷千年》诞生记
作者:苗见旭 新闻来源:许昌日报 点击数:388 更新时间:2009-10-16 15:00:20

  说出来你不会相信,初烧钧瓷就烧成了这件“珍品”级产品;说不出来你更不会相信,4年以后的今天搜遍了整个展厅,竟没有一件能与之媲美的。此时,我陷入了一种茫然……
  说是初烧,其实已经是第五窑了。在故乡瓷都,“五”是禁忌数字,五魁是窑祖魁首的小名,五更是“捂”的谐音;因瓷都多煤矿和瓷窑,煤矿怕捂口(冒顶),瓷器怕捂火(吃烟),口语带“五”更是对祖上的不敬。因此,镇上的人们对“五”特别的忌讳,喝酒划拳就特意除去“五”这个数字,万一喊滑了口,就自罚一杯;异乡的朋友来此,出于对钧瓷之都的敬重也避其忌讳,喊“五”为“魁”,这就是为什么神垕人到许昌喝酒老输在“五魁”上……
  此时,炉火已燃到了260℃,父亲在院里来回走着,不知啥时站到了窑炉前,“把火熄了吧。天下雪了,天晴之后再烧不行吗?”父亲的声音带着乞求,我不用看他的眼神就知道。此时父亲在顾忌,“五”这个世代窑工忌讳的字眼,再一次烙伤了父亲,更烙伤了前四窑都一无所成的我。是烧是停,我心里踌躇不定。窗外的雪开始纷纷扬扬,树不知道啥时候开始摇晃起来,啊,起风了,“起风”对下雪来说是常事,对烧窑却是大忌,比“五”更犯“冲”,因为风直接造成了炉内气氛的不稳定,就如同一泓静水被骤起的风塑起了波浪。但固执的我还是坚持了下来,或者说是孤注一掷,因为我没有过多的资金投入到这入不敷出的劳动中去了,在我的潜意识里,“十窑九不成”这句古老的钧窑烧成结果正在上演。炉内的火轰轰烈烈地烧着,如水一般的火舌流窜于钧瓷胎体之间,让人想起浅浅河床中穿流于无数的鹅卵石之间的水,是水塑造了光怪陆离形色各异的鹅卵石,而今波浪般不沉静的火能“冲刷”出怎样的钧窑瓷器呢?我又一次陷入茫然……
  一夜的风搅雪,一夜的忐忑不安,像历代窑工一样战战兢兢打开了窑门,一片黑紫扑面而来……啊,又失败了!心情一下“黑紫”到了顶点。接下来,我不知什么时候走出了窑屋,不知啥时候走到了雪地里。夜雪初霁的原野辽阔而安静,我也好像解脱了俗世一般,身子轻飘飘地就如同初恋时拒绝的那一刻,没有痛苦,只有空白……
  “慢走!”父亲急促、兴奋的声音疾速传过来,我回头看到父亲双手揽着怀里的东西,就像小时候父亲急匆匆走回家的情形——因为他怀里揣着烫手的烧饼。我意识到奇迹即将发生……在父亲半掩的怀抱里,我目睹了我为之惊艳的《香荷千年》这件钧瓷挂盘:紫藤花颜色的盘体上遍布露珠,成熟向日葵一般的盘上有一轮淡绿色的月亮正在破云而出,月亮里有6片荷叶浅濯着清波,可谓:
  妙手栽得荷叶鲜,
  大珠小珠凝玉盘。
  不是炉火窑变出,
  何留清香一千年。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