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瓷镇上的事物之大龙山  

2013-05-11 10:53:30|  分类: 苗见旭《瓷镇上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瓷镇上的事物之大龙山
作者:苗见旭 新闻来源:许昌网 点击数:146 更新时间:2012-12-14 10:06:10

  神垕镇的主山叫大龙山,也叫大刘山,大刘山因王莽撵刘秀这个传说而得名。钧瓷界前辈晋佩章先生就以“大刘山人”自居,可见这个名字在镇上百姓的心里还是有一定位置的。

  但我更倾情于大龙山这个称谓,因为它宛若一条苍龙腾空凌驾于古镇的南天之上,淫浸着朝霞和晚霞,愈加钟灵毓秀。

  且不说王莽撵刘秀这个传说多么遥远,也不说“龙山晚翠”多么绚烂和灵动,更不必叙述它的西段还生长着许昌最大的原始次生林,林子里淙淙的山溪最终汇成了古镇肖河的源头,单说它的山阴悬崖上生长的一种叫“鬼见愁”的植物就足以让你目瞪口呆了。这是一种光听名字就让人永生难忘的植物。我曾在一篇文章中写道:“这里一种扎根在大龙山山阴岩石缝中的灌木,严格地说是它挤裂了山岩。虬曲的枝干,蓬蒿般的外形,冬日里全身炭黑像过过火。就是这样的一种植物,麦收时节却开一身洁白的花,嫩得出水,惹得山蝶款款地飞。”第一次见到它是在30年前的冬天,父亲带我去大龙山上砍“鬼见愁”做刮子,刮子是手拉坯成型后进一步对器内进行规范的木制工具,状似月牙。父亲说:“‘鬼见愁’的木质细腻、坚实,经水不变形,是咱制瓷人的‘金刚钻’,比楸木强多了。”父亲的话今天想来是有道理的,但当时我感兴趣于它的名字。“鬼见愁”,谁起的名字?鬼见了也发愁吗?它发这种植物的愁吗?是不是说鬼也弄不明白、理解不了它为何铁了心选择在残酷的环境中生长?难道真是冥冥之中“鬼见愁”受了上天的旨意要修炼煅打自己成为钧瓷艺人梦想的“金刚钻”?而我的父亲一清早冒着严寒来大龙山不就是为了寻觅他理想的制瓷工具吗?这样一想,我心里就好受多了,也再不为“鬼见愁”的生存环境而伤感纠结了。看来“鬼见愁”生来就是为陶工们揽瓷器活儿准备的灵性活现的“金刚钻”。

  说来也怪,仿佛是上苍的安排,在大龙山山腰向丘陵过渡的沙石岭上,你想见到“鬼见愁”的影子都难,这里却蕴藏了陶工们视为生命的“一和土”。“一和土”是硅铝比例适中的自然天成的陶土,你随便刨一些回去粉碎,用水一拌一和就可以当陶泥用了,窑工们称它是上天赐给艺人们现成的“一碗饭”。到目前为止,我是没有发现过其他地方有“一和土”的,看来“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大龙山生来就是培植陶土的温床,它在亿万年光阴的隧道里涅槃、沉淀,最终练就了龙的金鳞玉片。而这金鳞玉片的琼浆玉泥又非得用“鬼见愁”做的刮子来量体塑身,最终结成正果。这是“鬼见愁”以身作则和陶土交谈换心的结果。而陶泥呢,它自然领会了大龙山的旨意。龙赋予了“鬼见愁”咬定青山、坚韧不拔的性情,而父亲又用这种精神抟泥成器,他亲手制作的刮子像一块磁石磁化了陶土,成就了钧瓷的骨架,你能说这其中没有大龙山凝聚的精神吗?

  由此我想,龙的精神除了勇敢,还在于机智善变。钧瓷的魂魄也在于变化莫测的窑变,这窑变需要像我父亲那样的窑工以龙的传人的气概学着“鬼见愁”的定力在万变中求不变,这才是窑变的精髓。

  而今站在大龙山之巅,浮想联翩。太阳普照之下的肖河波光潋滟。它在流淌了亿万年之后轻轻地辞别了大龙山,一路欢唱着绕过古镇,梦一般流向了东南……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