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吴爱华:《打“量”大师——关于2013年陶瓷大师满天飞的几点思考》  

2013-04-07 22:30:4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打“量”大师

——关于2013年陶瓷大师满天飞的几点思考

文/ 吴爱华

自1979年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以下简称大师,含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选以来,大师队伍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有国家级大师,有省级大师,有市级大师。而伴随着第二届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的落幕,和2011年第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选开启,在此消彼长的交替之中,大师话题再一次走进公众视野,大师创作的作品价格,也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大师为什么这么多?大师到底是什么?是谁“捧红”了大师?如何解决大师满天飞? 

一、陶瓷“大师”何其多?

自1979年以来的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评审中,共有包括紫砂、瓷器、漆艺等在内365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诞生。除了“中国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的工艺美术工作者还能为自己争取很多和“大师”相关的荣誉称号,比如某些机构推出的“世界陶艺大师”、 “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中国陶瓷艺术大师”、“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

 “民间工艺大师”,甚至在某一个单项作品展上也可以获得某某工艺大师的称谓,比如2008 年6月份某部门推出的“收藏家喜爱的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暨精品展”,就有多名工艺师成为收藏家喜爱的“工艺美术大师”。

以景德镇为例。据笔者了解,目前,景德镇有多名世界陶瓷艺术大师,1名亚太工艺美术大师, 23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 27名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多名收藏家喜爱的工艺美术大师,以及119名江西省工艺美术大师。而2009年景德镇市级大师的首次评选,就有26人上榜。

如此众多的“大师”评选,一时间使得大师如“老板、总经理、小姐”称号一样满天飞,“大师”含金量,大打折扣。  

二、为何“大师”满天飞?

据中国工艺美术协会某位负责人介绍,之所以现在“大师”满天飞,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称谓与经济利益有着直接的关系。称谓越高,获得的利益就越大。“一个紫砂工艺师处在省级大师的地位时,他的一把壶可能卖两万,但是获得国家级大师的时候立刻就能卖到4万甚至6万”。

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资深陶艺名家周国桢教授也证实了此种观点。据他反映,景德镇一名“省级”高级工艺美术师在评定“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后,其同样等级的一件作品价格要上涨2-4倍;而一名“省级”工艺美术大师在评定为“中国级”工艺美术大师后,其同样等级的一件作品价格要上涨5-10倍。

在这种利益的推动下,市场对大师的称谓也就越来越追捧。导致了现在的艺术家把大师的名号看得比本身的技艺重得多,常常争这个大师,那个大师,而不注重修养自己的“内功”,甚至天天这边送礼,那边送钱。有需求就有市场,导致“大师”越来越多。

三、“伪大师”伤害了谁?

近日有位朋友赠送我一本《珠山书画院作品选集》,笔者怀着喜悦的心情翻看了一番,书中共刊录了近200名陶艺家,但其中拥有“世界陶瓷艺术大师”称号者竞多达40人。据一位陶瓷业内人士透露,所谓世界陶瓷艺术大师称号,其实是用3800元和3件作品换来的。而据笔者观察,目前我国有此种称号者约100余人。这种钱证交易产生的“伪大师”给陶瓷艺术界带来了巨大伤害:

首先,扰乱了现有大师评定体系。目前,我国大师队伍呈金字塔结构,由市级大师、省级大师、国家级大师组成。原则上不能越级或跨级评定大师称号,且有一定的严格程序,相对来说门槛较高,有一定的含金量和权威性。如果用3000-4000元就能买来“世界级大师”称号,那么必将对现有“大师”的评选造成巨大冲击。 

其二,扰乱了艺术品价格体系和收藏市场。目前,艺术陶瓷市场的潜规则是,“大师”或“职称”级别越高,单“件”(艺术陶瓷的计量单位)陶瓷价格就越高。大多数陶瓷收藏爱好者,由于欠缺陶瓷鉴赏知识,一般也是按照“大师”等级来购买艺术瓷,世界级“大师”的加盟,且人数众多,无疑使收藏群体无所适从,有的虽是“大师”所作,但作品信手涂鸦过于粗糙,有的虽无“大师”称号,但作品养眼更养心,湛称精品,导致价格体系混乱。

其三,伤害了那些具有真才实学,而又不愿用钱买称号的陶艺“老实人”。会打击他们的创作热情,并增加他们对社会不公平的抱怨感。

其四,买“称号”者终将被市场抛弃,最终伤害的是自己。目前在我国“工艺美术类大师”虽然仅是工艺美术行业的最高荣誉称号,但在人们的心中普遍有一种“大师”情结,认为“大师”是技术、艺术水平最高的代表,有一种对“大师”的盲目崇拜。买大师称号者虽然一时间能名利双收,但随着人们收藏鉴赏水平的提高,那些用钱买“称号”者,既使有真才实学,也会因品德问题,受到消费者的冷落。而那些“滥竽充数”者更将被市场无情抛弃。

四、谁“捧红”了大师?

笔者分析认为,当前,对大师名头的盲目推崇,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大机构和大企业投资者、个人投资者、艺术品爱好者、收藏者们,不具备较高的鉴赏艺术作品的能力,机械地认为“大师”的级别越高,作品艺术价值越高。如在山西的一次工艺美术展卖会上,一位煤老板就像点白菜一样只挑国家级大师的作品一一收入囊中,却不管这些艺术作品的制作工艺、绘制难度和装饰效果。

 眼下还有相当一部分人为了请人办事都会选择用艺术品来送礼,这不仅因为艺术品的价格模糊,更主要是送艺术品显得高雅、有品位。接受方往往容易接受。相反,如果送钱,往往会被拒绝;如果送保健品之类的,接受方不一定喜欢。而送礼者送“大师”作品,送者有面子,收者也高兴,这也导致“大师”作品价格“水涨船高”。

此外,随着经济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越来越喜欢选择艺术陶瓷来装点居室,被人们称之为代表“中华文化精髓”、“纯自然艺术”以及“心和手完美结合”的陶瓷艺术品,逐渐进入了中产家庭。同样,“大师”的作品,成为了既爱面子、又缺乏鉴赏能力的家庭的首选。

无疑,是这些不成熟、不理性的投资家、收藏家及请客送礼、美化家庭等群体“捧红”了大师,唯大师“马首是瞻”。

五、 “大师”到底是什么?

在我国,目前陶瓷“大师”只是一种荣誉称号,它并不是一个技术职称,它只是中国工艺美术行业的最高荣誉,是国家对个人的工艺美术水平的最高认可。

这从中国陶瓷工业协会网站上披露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评审办法(第二届》》中可见一斑。

该办法指出,国家陶瓷艺术大师的评选指导思想是:一是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继承、保护和发展我国具有悠久历史的陶瓷文化和艺术。二是通过对有杰出贡献的陶瓷艺术工作者,授予荣誉称号的办法,充分肯定他们的成绩,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鼓励他们传承创新、不断开拓、繁荣陶瓷文化,促进中国陶瓷艺术、陶瓷产业 的提升和发展。三是在评选中,对坚持并认真传承濒临灭绝的传统陶瓷技艺的人员给予关注。

虽然陶瓷大师只是一种荣誉称号,但笔者认为,一名称职的陶瓷大师应具备以下条件:

一、具有较高的陶瓷艺术品的学术定位。主要考察:1)是否具有时代气息,是否充分体现中国陶瓷文化精神;2)是否突出(创新)中国艺术品审美的品位,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文化价值、物理价值及市场价值;3)是否反映先进文化形象,在艺术表现形式上出新,在表述内容上反映了当下人文精神;4)是否与当代世界艺术审美文化接轨,艺术作品的表现方式、方法及材料等方面有所创造等等。

二、具有较高的社会责任感和良好的道德情操,即人品要好,是人们学习的榜样;

三、参加(入选)过知名的艺术展览,具有较高的社会知名度和美誉度; 

四、国家或产瓷区的一些特殊因素,如是否传承濒临灭绝的传统陶瓷技艺等。

总体来说,笔者认为:陶瓷大师应该是一个具有着丰富的创作实践经验,深厚的艺术造诣和较高的理论修养,技艺精湛,风格独特,自成流派,成就卓越,在国内享有盛誉的陶艺名家。

从目前的大师满天飞的现状来看,笔者认为,至少有50%的大师称号拥有者与其盛名不符。

六、为什么大师多、精品少?

在大师满天飞的今天,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大师多精品少?而影响世界的精品力作更是凤毛麟角?

笔者分析认为,主要是由以下因素造成的:

首先,是当代人太过浮躁,缺乏长期的苦功。精美的陶瓷艺术是艺术家成竹于胸,抒情于怀,挥之于笔端自然达意的表象;是如锥画沙,如屋漏痕,展现生动的气象。俗话说,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 陶艺家要创作出精品力作,就必须下一番苦功,从读名画到临摹,从型似再到神似,那种枯燥乏味如同苦行僧式的历程,可能是十年、二十年或者终其一生。这是一般人所难以忍耐和煎熬的。况且,当代瓷坛人心浮躁,一些瓷艺家整天琢磨如何获取名号、职称、荣誉,而不把精力放在如何提高创作水平上,导致精品不多。

其次,是艺术家缺乏较高的学识与修养。杜甫说“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董其昌在《画禅室随笔》中亦提到“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胸中脱去尘浊,自然丘壑内营,立成鄄鄂。随手写出,皆为山水传神矣。” 开卷有益,多读而博知,是一个万古不变的真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陶瓷艺术最后比的就是文化,比的就修养!很多艺术家一评上“大师”后,就成了“社会活动家”、“交际家”,顶着“红帽子”到处应酬,吃吃喝喝,打打牌、唱唱歌,哪有时间读书?修养不高,自然难出精品。

再次,是当代艺人重“技”缺“道”。虽然,陶瓷属于工艺美术范畴,技艺、技法很重要,但这只是陶瓷艺术品创作的基本前提。由“技”到“道”,由苦练“技法”升华到“思道、悟道、出道”的过程,是每一位顶级大师从“必然王国”到“自由王国”的成长必经之路。这个“道”就是师法自然、道法自然。但如今很多艺人一但获评大师后,就停止了“思道、悟道”的修炼,就更别提“出道”了。于是在市场上我们就看到了千篇一律的瓷艺家,画照片的瓷艺家,一辈子只会画一个画面的瓷艺家……

那么真正的“大师”又是如何炼成的呢?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王锡良、张松茂等老一辈艺术家,以“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原创精神和个性风格,为我们作出了榜样!

王锡良先生长期深入生活体察真山真水实景实物,有条件时便去游览名山大川,但更多的是利用节假休息日,到田头、村舍、山林、旷野,去捕捉自然美和人情美,并将它道法自然,长期写生的成果融汇到陶瓷艺术上,健笔凌云,姿意纵横,形成了一种气魄,一种神韵,一种风格,终成一代大师。

在陶瓷艺术创作上,张松茂先生认为陶瓷美术要体现中华民族的精神力量和特色,要用自已的语言再现历史和现实的真实,抒发陶瓷艺家自己的情感和意识。为此,他60 多年如一日,整个生命甚至每个细胞都和陶瓷、粉彩、颜色融为一体,被人称为 “画呆子”。他的创作态度十分严谨,绘制作品极为认真细致,哪怕一根线条、一笔色彩,都要自己满意,从不马虎了事。这不仅是对消费者负责,更是对瓷都景德镇负责,对历史和子孙后代负责。 

可以说,王锡良、张松茂等大师,通过长期道法自然,打造了鲜明的艺术风格,创作了众多地精品力作,成为陶瓷艺术界一代宗师。 

而在中外美术史上,能被后人认识和崇敬的大师,都是因其创造了具有时代精神的伟大作品。当我们提起历史上的大画家时,首先映入脑海里的就是这位画家的作品。比如,说起《簪花仕女图》就想起唐代周昉、说起《溪山行旅图》就想起北宋范宽、说起《搜尽奇峰打草稿》就想起清初石涛……正是这些不朽名作的存在和代代相传,才让我们记住了创作者璀璨的名字。

可以想象,那些没有名作的“大师”,即使暂时取得虚名,但终将被历史所遗忘!被人民所抛弃!唯有精品可传世,唯有名作成大师。艺术品最终价值是体现在艺术价值上,而不是在作者的名号高低、官位大小、炒作程度等这些“附加值”上。

七、大师评选“缺什么”?

 目前,陶瓷“大师”的评选笔者认为,一是缺乏应有的道德、学术标准;如什么样的艺术品才是好的、美的、有价值的艺术品?评选缺乏一定的客观标准,缺乏一定的学术导向,直接导致了评委、评选机构、盲目评选。“大师”的背后更多的是代表一种优秀文化的推广,一种正确的文化发展导向。而这种学术标准的缺失,不仅没有促进我国陶瓷艺术事业的发展,反而导致陶瓷艺术界和申报大师的人群迷失艺术发展方向,扼杀了他们的创作激情和创新动力。  

二是缺失权威评选机构。大师评选机构太多、大滥,大师称号五花八门,如“世界陶艺大师”、“中国陶瓷工艺美术大师”, “中国陶瓷艺术大师”、“民间工艺大师”,甚至在某一个单项作品展上也可以获得某某工艺大师的称谓,比如2008 年6月份某部门推出的“收藏家喜爱的工艺美术大师评选暨精品展”,就有多名工艺师成为收藏家喜爱的工艺美术大师,而且获评人数呈几何数上升。

随着国内的陶瓷大师的评选越来越多样化,各种协会和组织均在“大师”评选的大旗下,变相的以收取评比费用而获取高额利润。各类协会“大师”的评选,由于陶瓷艺术品审美标准不统一,道德标准不统一,不仅使大师含金量大打折扣,还导致陶瓷文化研究丧失了应有的学术价值,更使得陶瓷艺术品收藏市场风险抖增。

三是缺失公正、公平性。陶瓷“大师”是民间组织对于长期从事陶瓷创作的群体在工艺、学术、威望、德品等方面认同的一种称号。对于缺乏收藏知识和鉴赏能力的人群来说,“看名号买作品,按名号出价钱。”本是一个很好的“傻瓜”式投资、收藏方式,但由于市场经济利益的驱使,部分组织机构和陶瓷艺术工作者开始借这类旗号大做文章。现在全国拥有各种名谓的“大师”总计恐怕已超过了千位数,而且,还有很多没有大师帽子的人千方百计,请客、送礼、拉关系、走后门,甚至用“公权力”挤进“大师”队伍!使之大师评选失去了公正和公平性,这就导致的最终结果只能是,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刚刚走上正轨的中国陶瓷艺术品市场将步入歧途、迷失发展方向。

  八、解决“大师”满天飞之道?

  “懂陶瓷的人买不起瓷器,不懂陶瓷的人,看到是大师的东西,就以为捡到了宝,而一些画面装饰效果好的瓷器,却很难得到不懂陶瓷的人的欣赏。”首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委、资深陶艺名家周国桢教授分析说:“这种只重大师称号,不重真实水平的情况的“怪圈”,对于工艺美术事业的发展肯定是没有好处的。”

之所以现在“大师”满天飞,周国桢教授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称谓与经济利益有着直接的关系。称谓越高,获得的利益就越大。在这种利益的推动下,陶艺家对大师的称谓也就越来越追捧。

目前市场上只重大师称号,不重真实水平的“怪圈”现状,笔者认为,这表面上是由于不成熟的市场、不成熟的收藏者造成的,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在于我国不规范的“大师”评价体系、批评家的集体失声、媒体舆论导向不明确等造成的。而要彻底改观目前这种“怪圈”,这种“现象”,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需要方方面面的共同努力和热情参与:

首先,建议国家针对政出多门的评定“大师”机构(组织),进行规范和整合,严格规范各种称号、荣誉的评选,要宁缺勿滥,并杜绝弄虚作假,走后门请客送礼搞职称现象。笔者建议由学术部门,如国家级的文化、艺术研究机构来评定,使“大师”称号有较高的含金量,使大师称号名至实归,进而恢复“大师”称号在百姓心目中的名誉和地位。

其次,建议国家设立一个权威机构,统一制定工艺美术品的学术价值标准和商品价格档次、等级,对“大师”给以学术定位、对作品给予艺术鉴定,评定价值等级和价格档次,以规范艺术品流通市场。

第三,“大师”称号设立淘汰机制,不搞终生制,使“大师”荣誉称号可以合理流动。实行“能者上、平者让、庸者下”的激励机制,定期对已评定的“大师”的作品及人品进行评审,对已不符合“大师”标准者坚决取缔,这样做即达到了控制大师数量的目的,又净化和纯洁了大师队伍。

第四,对于已获得各级大师荣誉称号者,要变荣誉为压力和动力。要不断提升个人文化、艺术修养,真正做到技术过硬、贡献突出、德艺双馨,“名”符其“材”。

无论是已有名号者,或尚未有名号者,都要转变艺术观念,要以“名作比名号更重要”作为人生追求。创作具有时代精神、创新意义的陶艺名作。因为,好作品自己会说话。只要自己创作出陶艺精品、名作,那么名号也就水到渠成。

第五、购藏者要提升艺术品鉴赏水平。购藏者要经常阅读一些相关理论书籍,不仅要学习《陶瓷美术史》、《中国美术史》等知识,还要对作品的工艺、造型、构图、釉料、印鉴、题跋等进行深入研究。只有具备了这些基础知识,提升了艺术品鉴赏水平和艺术品味,才可以明辨美丑,才能将滥竽充数的“伪”名家、“伪”大师淘汰出局。使 “伪”大师没有市场。

第六,陶瓷评论家要勇于发出“正直”的声音。导致目前中国陶瓷艺术市场“一团和气”、“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空前“繁荣”,笔者认为,评论家集体“失声”、集体“无语”是脱不了干系的。众所周知,陶瓷评论是陶艺市场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陶瓷文化中的一块“短板”。要破除市场怪圈,就需要陶瓷评论家科学运用文化审美理论,结合陶瓷工艺知识,对陶艺作品的主题、造型、意境、装饰等进行实事求是的评论与批判,做到即不拔高,也不掩玉,使观者明白作品好在哪里?次在何方?从而,不仅促进陶艺家进一步的创新发展,还使精品得以广为流传。

第七,传媒要发挥舆论导向作用。报纸、电视对大师的称谓一定要准确,应该完全按照国家所评授的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来称谓。是省级的,也一定讲清楚是人事厅或者省行业学会评授的哪一个荣誉称号。而不能人云亦云用“大师”一带而过,以免误导消费者。同时建议报刊、网站等媒体要实事求是地宣传、报道名人、名作,不要片面的进行“拔高”宣传,以免误导投资收藏群体。

最后,要培育理性、健康的艺术品文化市场。政府、美术院校、行业协会及艺术品经纪机构,要大力加强人民群众的文化艺术审美教育,全面提升艺术审美能力,使人人弘扬美、人人宣传美;加大对艺术品市场的正确引导,积极培育理性的、健康的收藏、投资文化,将学术性的投资、收藏,做大、做深、做广,并坚持不懈地为消费者发掘出一批真正优秀的艺术家及高格调、高品位的艺术作品。

最终使没有艺术水准、没有收藏价值的大师作品,无处藏身,最终遏制陶艺家片面追求大师名号的倾向。

当前,红火的陶瓷艺术品市场来之不易,无论是大师、陶艺家、投资收藏家,还是评论家、中介、媒体,都应珍惜这大好环境,让“不买名作买名号”者成为笑柄,让 “名作比名号更重要”成为主旋律,共同引导、促进陶瓷艺术品市场朝着健康、良性方向发展。这也是笔者打“量”大师的真正目的所在。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