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艺术人类学视野下的中国陶瓷史六:官民窑互动的历史进程  

2013-03-16 22:09:4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人类学视野下的中国陶瓷史六:官民窑互动的历史进程

在世界的范围内,恐怕只有中国拥有官窑的历史最长,规模最大,这是为什么?前面已经论述过了,中国的陶瓷器在诞生之初就是与原始的宗教观结合在一起的,后来中国以礼乐代宗教,陶瓷器也就成为了举行各种重要祭典仪式的祭器和礼器。 中国传统礼制活动名目繁多,就宫廷祭礼而言 ,按规格分为三等 ,即大祀、中祀、群祀。大祀包括祭祀天地 、上帝 、太庙 、社稷等典礼 。中祀包括 祭祀日 、月 、先农 、先蚕 、前代帝王 、太岁等典礼 。群祀则包括祭祀群庙、群祠等典礼。另外,还有皇宫里的婚丧嫁娶等,诸多祭祀及人生仪礼的活动中 ,都要使用很多的礼器 。在宋以前这些礼器以金、银、铜等金属为主,但自宋神宗元丰以后,皇家祭祀天地开始“器用陶匏”。因此,中国真正意义的官窑是从宋开始的。

莫利斯在其《宗教人类学》中写道“人类当中的一种有秩序的社会生活,是依赖于一种社会成员们精神中的某种感情,这种感情控制了人们相互之间的行为。所以仪式就显示出了具有一种特殊的社会作用。仪式可以调整、维持并一代又一代地遗传这种感情,社会的章法就是依赖于这种感情[1]。”

因此,官窑的建立,并不是像以往我们想像的那样,只是为了满足皇帝的奢侈生活,更主要的是为了国家的祭祀典礼,这是加强传统的个人之间的社会纽带的方式;它强调群体的社会结构通过对作为基础的社会价值的仪式化或神话符号化得到加强和长久的保持[2]。 对于皇权政治来说,这是关系到国家社稷存亡与否的大事。宗教信仰使社会关系象征化并寄托着人类的焦虑和希望[3]。对于中国古人来说,没有什么比敬天地,祭神灵,拜祖先更重要的,因为没有它们的庇护,国家的社稷江山就不牢固。因此,官窑造瓷器,并不是为皇帝,为人而造,而是为天地,为神灵,为祖先而造。因此,官窑的瓷器不是商品,而是神品。其不考虑价格,不考虑成本,不惜物力,不惜工本,精益求精,只求将其做到最好。以倾国之力,之财富去做瓷器,去研究瓷器,去生产瓷器,岂有做不好之事?在官窑的如此带动下,整个中国的制瓷品格都得到了提高。而中国的瓷器在明清时期成为欧洲国家最奢华,最昂贵的产品也就是理所当然的。

一般来说,官窑代表着一个时期的思想意识系统,是时代审美的主导者,但也不能由此而忽视了民窑的作用,如果说官窑主导着思想意识,民窑则往往是市场的推动者,是最贴近民众生活的部分。因此,中国的陶瓷历史也并不是完全由官窑所推动的,还必须关注到民窑所起的作用,包括官民窑之间的互动。一般来说, 从某一个历史时期来看是官窑占主导,但是从更长远的历史变迁来看,实际上官民窑是互动和相互影响的,官窑主导的前身往往是民窑,也就是这一时期民窑的创造,可能会成为下一时期官窑的主导。

  例如,宋代官窑追求如玉的青瓷,这是因为中国有崇尚玉的传统,中国古人认为,玉是日月山川的精华,可与神灵相通。早在良渚文化时期,中国人就以玉来做礼器。正因为如此,官窑在烧造瓷器时追求玉的质感,而且在皇帝的祭祀中,祭天是最重要的,而“青是天象之色”,所以,宋瓷尚青,崇玉,因而烧制青翠如玉的瓷器,在当时就不仅是官窑的追求,还成为整个社会的风尚。 在宋代“官、汝、哥、钧、定”的五大名窑中,除定窑以外,基本都是青瓷。而当时虽没被列入五大名窑中,但也颇有名气的龙泉窑、景德镇窑、耀州窑烧的也都是青瓷。

   宋代的五大名窑,都为皇家提供瓷器,但唯独定窑,到后来停止了进贡。其理由在 叶置的《坦斋笔衡》中曰:“本朝以定州白瓷器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窑器”,陆游《老学庵笔记》亦曰“故都时定器不入禁中,惟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认为定窑瓷器“有芒不堪用”,故在北宋时期“不入禁中”,于是命汝州造青窑器。 其实,定瓷的口部虽是芒口,但其却常常讲究地镶上金、银、铜等,叫扣金、扣银、扣铜。因此有人认为宫中后来停止进贡定瓷,并不无完全是因为其口部有芒。可能还是与当时的审美要求有关,因为中国人是比较忌讳白色的,一般只有在办丧事时才采用白色,因此定窑纯白的素瓷,可能是犯了这样的忌讳。 。

   在宋代不能成为主流的白瓷,到元代受到了皇帝的青睐,元代的景德镇由于采用二元配方,不但提高了瓷器的烧成温度,由于加入氧化铝,而提高了白度。由于元政权的尚白,以往生产青瓷的汝窑、耀州窑等在元代便一蹶不振,几近消亡。而在宋代以烧制青白瓷著称的景德镇,到元代也不再烧青白瓷,而改烧卵白瓷和青花瓷。

    明代官窑在景德镇的建立也是和宋元时期的官窑一样,主要是为宫廷制造祭祀用的瓷器。从宋到元祭祀用的瓷器都是素色的,宋代用的是青瓷,元代用的是卵白瓷。而明代用的是什么颜色的瓷器?如果查阅资料我们可以看到,在明代的诸多祭祀活动中,不仅选用青黄红白四种瓷器,同样也选择有青花瓷。这在陶瓷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一大转折,在宋元以前,虽然也有彩瓷,但多是民间窑口为市场的需求而烧制,由于不是皇家倡导,所以始终不是主流。到明代以后,官窑不仅开始烧造青花瓷,更重要地是将其用于祭祀的礼仪活动中,使其成为皇家倡导的主流品种,也促使了明清以后,彩瓷的不断发展,并取代一道釉的素瓷,成为中国陶瓷审美中的主流。

纵观历史,我们就会看到,元明时期的青花瓷,包括明代的彩瓷,最初都是来自民窑的创造,是作为宋元民窑——磁州窑的白地黑花为元青花的绘制技术打下了基础,而宋金时期民窑生产的红绿彩,又为明中期的青花斗彩,明末的大明五彩开了先河。所以,官窑的根和源头往往又扎在民窑这块肥沃的土地上,因此,虽然官窑往往是作为主导者左右着一个时代的陶瓷审美主流,但如果没有民窑不断创新,不断为其提供养分,官窑也很难变得根深叶茂。所以,在中国陶瓷史的研究中,在重视官窑研究的过程中,也要关注民窑的历史价值。同时还要关注到作为官窑器的表达礼仪与皇权的神圣价值,以及作为社会关系象征物的价值,即通过宇宙的神圣结构参与社会制度秩序的不断重新建构的过程,这在以往的陶瓷史研究中是关注不够的,这可以成为一个新的研究课题。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