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艺术人类学视野下的中国陶瓷史之五:从神圣到世俗的内在动因  

2013-03-16 22:08: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艺术人类学视野下的中国陶瓷史之五:从神圣到世俗的内在动因

 

    中国先祖做陶开始至今有几乎一万年的历史,因此在我们讨论中国陶瓷史时,还可以涉及到艺术的发生学及艺术的起源问题。有关艺术的起源有很多种说法,其中最主要的有宗教说和劳动说,主张宗教说的实际上就是希望告诉人们,人类需要艺术是从精神需求开始的,主张劳动说的是希望告诉人们,人类的艺术是从人类的物质需求的生产劳动中产生的。当我们考察了中国陶瓷史的发展历史以后,我们就会发现人们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几乎是同时的。陶瓷是一种生活的器用的同时,也是一门手工艺术,它起源于人们的生活需求,但同样也起源于人们的精神需求。这是因为人类是一种精神性的动物,其所有的造物除有实用性外,必然还包含着其精神性的追求。尤其是在人类的早期,几乎所有的造物活动都与宗教有关,与其对于世界图景的理解有关。所以,涂尔干说:“几乎一切伟大的社会制度(科学、技术、道德、法律等),都是从宗教产生的。”其认为生产技术产生于魔法,是全部经济活动的起源;认为宗教不仅是社会自我意识的形式,而且是巩固社会团结的手段,是对人类集体的创造性鼓舞[1]。因此,有学者认为, 巫术与原始宗教是先于劳动或与劳动同步的。有了巫术就有了艺术的萌芽。据考证,原始艺术的所有形式(如壁画、纹身、图腾艺术符号、装饰等等)都与巫术有关。不过这种艺术是功利的、与人的别的实践活动分不开的“前艺术”[2]

   笔者也赞成这种观点,以六千年前的中国先祖们制作的彩陶为例,当时的彩陶虽然是为生活的用而被制作的,但它的纹饰,却不会是当时的陶工们仅仅为了美而自由的绘制出来的,彩陶上的纹饰与当时的宗教、当时的图腾崇拜有关。

  如早期仰韶文化中的半坡类型的人面纹和鱼纹,还有庙底沟类型的鸟纹,以及马家窑文化中的马厂类型的蛙纹、人形纹;辛店文化中的张家咀类型的犬纹;四坝文化中的火烧沟类型的蜥蜴纹等,也许就是某个部落的的图腾与标识。而这些陶瓷的造型也不仅仅是为了用,也许还包含有某种宗教的象征性。

 所以,博厄斯说“值得注意的是,世界上众多民族的艺术品,从表面上看仅仅是单纯的形式装饰,而实际上却同某些含义相关连,并且能够被人所理解。”[3]也就是说,这些纹饰并不是单纯的装饰而是有意味的文化符号。因此,艺术,它在原始社会的职司决不如同在今天文明社会的意义。它是原始人的工作,劳动,信仰和圣物,它是原始人的生命体系的重要一环。艺术在原始文化中不是愉悦和奢侈品,而是具有神秘威慑力的精神力量。原始人对艺术所表现的不是纯粹审美情感,而是近于一种宗教的膜拜心情。艺术的巫术力量在远古要大于审美力量[4]

  这些陶器的装饰可以说是实用艺术的最原始渊源。特别是其图案纹样的变化,有写实、有写意、有抽象,但大抵与制造者的生活劳动有密切关系。在这种原始的陶器装饰中透露着深刻的文化信息的。从人类学的考察看,这种陶器装饰不仅仅是美术意义,还有着深层的文化符码特征。还有着铭志、财产记号,部落图腾、家族标识、宗教象征等意义。

不仅陶器如此,瓷器也如此。中国最早的原始瓷器几乎都不是日用品,其中的 瓿、纺、鼎等,都是作为一种仿铜或仿漆的礼器而存在的,而且大都是为殉葬而制作的明器。

直到东汉时期,中国的制瓷工艺走向成熟,才开始从几千年来所承载的宗教任务中逐步分化出来。在这个过程当中许多的实用瓷器,已摆脱了其作为礼器的功能,以壶、罐、罍等为代表的实用器数量大增,还出现了五联罐、熏炉、虎子、水盂、臼等新的日用品。到东汉以后,在所有的陶瓷明器中那种描写仙界场景的画面开始减少,描述人间生活场景的画面开始增多。

到魏晋南北朝,青瓷走向成熟,开始被运用到日常生活中,但还是不能褪却宗教的巢臼,大量的青瓷都还富有原始宗教的意味。如西晋的青釉贴花洗,青釉六足洗,青釉三足砚等其足部或所贴的纹饰,都是富有宗教意味的动物或神人纹,另外,还有各种罐、壶肩上和流的装饰,还有各种盖缸纽上的装饰等都是富有宗教意味的动物造型,有的甚至整个器形都做成动物形,如青釉蛤蟆水丞、青釉龟形砚、滴蛙形器、青釉雀杯等,还有众多的羊形器、虎形器、狮形器、羊首壶、鸡首壶等等。这一时期的表现体裁多是动物与神人,很少植物纹。只是在北齐和南朝由于受佛教文化的影响,出现了佛像、飞天、忍冬纹和莲瓣纹等新的题材,但还是由于宗教的影响。

维柯是一个古典进化论的人类学家,他认为,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是独立地发展的,都有其本身独特的历史。但是,这些历史尽管事实上相互隔绝,但都要经历一定的发展阶段,即“神、英雄、人”三阶段。所有的民族都沿着平行线前进,因为,前进的动力来源于人的本性和人的需要[5]

虽在他的 “每一个民族的文化都是独立地发展的”观点是错误的,但他认为的人类社会所经历的“神、英雄、人”三个阶段,确实值得注意的。从中国陶瓷的发展史来看,在商周以前是一个神统治一切的时代,所有的陶瓷器几乎都有宗教的意味;商周以后皇权思想得到强化,许多的陶瓷器都是礼器和明器;直到隋唐以后,人的生活才开始受到关注,人们将目光从等级森严的宫廷台阁转向淳朴生动的乡野田园,在大自然的山水草木中发现生活的真趣。平民意味与日常风格渐占上风,而贵族与宗教的色彩则日见淡薄。因此在绘画中,仙、释、人物画渐转而为山水、花鸟,壁画与石刻渐转而为纸幅尺素,在平民社会日常起居的堂屋与书房中悬挂起来。而瓷器也更进一步深入到普通百姓的家中成为日常的器用。以往的宗教意味的装饰来越少,以往动物纹的装饰题材,逐步被植物纹所取代。到唐、五代时期,瓷器的造型则多以自然界中的生物作范本,如瓜棱形注子、菱花形盘、荷花形盏托、莲瓣形尊、莲瓣式烛台。海棠式碗等,都是前朝未曾出现的造型。另外,三国、两晋时期各处兽形器多数为随葬品,具有驱邪镇魔之功用,造型多很狰狞。而唐、五代时期的动物形器皿,除明器中的镇墓兽外,多充分体现了造型艺术之美。因此,这是陶瓷艺术从神圣生活向世俗生活转型的一个重要阶段。

到宋元以后,新的城市文明的开始,又使得陶瓷进一步实用化,世俗化。城市里面居住有小店主、工匠等小市民,也有伙计、家仆、店员等劳苦大众,形成一个新阶层,其趣味与要求都与上层人士迥然不同。而且城市生活趋向于取消游戏娱乐活动的定期性,使之与庙会、农民集市失却联系,进而也消除了其与节庆日及宗教活动的关系。与此同时,开始出现了许多经常性的娱乐活动中心。“瓦子”或“瓦市”与唐代“教坊”不同,后者直接隶属于皇朝官府,而前者则作为民间聚会场所,云集各种职业艺人: 这些聚会场所中有不同题材(历史故事、言情故事、侠义故事、宗教故事等等)的说书人、有音乐伴奏的哑剧演员、演奏艺人及歌手、木偶戏表演者、耍动物者、皮影戏演员、口技表演……。城市成为新艺术形式的诞生地,自宋代开始,新形式的艺术便与雅文化并行发展。这些城市的文艺都保留从其来源处所吸收的民间生活与民间趣味,语言通俗,充满方言词语,洋溢地方风格、地方情调。 到元代 。“瓦子”或“瓦市” 被称为“瓦舍”,瓦舍里有由栏杆分出若干演出的区域,供各种技艺进行表演,这些技艺就称作栏杆艺术。元代的戏剧就是从这瓦舍栏杆中成长起来的,这些戏剧中有社会剧(风俗剧)、爱情剧、历史剧等。它们不仅被艺人们表演,还被表现在当时的磁州窑的白地黑花和景德镇窑的青花瓷中。从此,陶瓷器上的装饰不仅有宗教意义及皇权思想,还有了许多令人愉悦的花鸟植物装饰,还有可令人欣赏戏曲故事人物与片段。

由此我们看到,城市化的过程,也是人文化的过程,是艺术从宗教的神圣化中分离出来,走向世俗化独立发展的过程。到明清时期,城市化、商品化的加速,陶瓷作为一种商品和一门生活艺术的世俗化特点也就更加明显了。在梳理陶瓷艺术发展史的过程中加深了我们对中国文化艺术整体发展历程的理解,也加深了我们对中国社会结构的整体认识,这是书中的一个重要关注点。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