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原陶瓷学

从古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和灵魂Zhongyuan ceramogr

 
 
 

日志

 
 
关于我

致力于建构中原陶瓷学理论方法体系的研究,旨在从中国陶瓷文化研究透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灵魂及现代性转型可能性路径。

网易考拉推荐

学术研究中的“景”与“情”  

2011-04-01 12:41:58|  分类: 学术研究及方法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研究中的“景”与“情”

2011-04-01 08:40:37作者:张垚来源:人民日报

  著名学者王国维曾言:“文学中有二原质焉:曰景,曰情。前者以描写自然及人生之事实为主, 后者则吾人对此种事实之精神的态度也。故前者客观的, 后者主观的也;前者知识的, 后者感情的也。”这是王国维对文学的深入思考和精辟分析。其实,不单文学如此,其他人文社会科学在研究中也大多存在“事实”与“态度”、“客观”与“主观”、“知识”与“情感”的问题。学术研究中如何正确对待“景”与“情”,最终达到“情景交融”,是学者们都要面临的一个问题。

  学术研究中的“景”,主要指客观的事实。如果我们把学术研究看成是学者“在头脑中建筑房屋”的创造性过程,那么,这些客观的事实便是建筑房屋所必需的砖石。作为材料的砖石如果质量不合格,作为成品的房屋必然品质有缺陷。如何才能把握好学术研究中的“景”呢?一个重要方面就是做到“应景”,也就是顺应客观事实的变化开展研究。因为现实是不断发展变化的,学术研究的生命力就在于对现实中新现象、新态势的关注和回应,在于对现实问题的解释力。这就要求学术研究必须随时代变迁而发展,应现实之需而丰盈,不断选取学术道路上的“新景”。以我国政治学科发展为例,研究角度之所以能从宏观的以国家和政治制度为研究中心细化为通过对村民自治的考察来分析中国政治发展的现实基础;研究领域之所以能由中外政治思想史、行政学拓展到生态政治学、政治传播学等新领域,就是因为学者们顺应了不断发展变化的现实政治图景,不断选取现实政治生活中的“新景”。著名学者陈寅恪认为,“一时代之学术,必有其新材料与新问题。取用此材料,以研求问题,则为此时代学术之新潮流。治学之士得预于此潮流者,谓之预流。其未得预者,谓之未入流。”这里所说的“新材料”、“新问题”,其实也就是“新景”。只有关注“新景”,应景而为,才能选取学科前沿问题,追踪学术前瞻话题,跟上学术发展潮流。否则,学术研究就有可能与现实脱节、与时代脱轨。

  学术研究中的“情”,主要指主观的态度。学术研究是学者利用客观事实开展的创造性工作,必然带有主观性。到底以什么样的“情”来分析利用 “景”,对研究结果是有很大影响的。没有正确的“情”,仅仅是功利性的理论套用、想当然的主观分析,即使选取了“新景”,研究成果依然可能毫无新意,那些公式化、概念化的陈词滥调反而会冲淡稀释“新景”本身所蕴含的价值。那么,学者应该具有什么样的“情”呢?从大的方面说,这不仅涉及世界观和方法论问题,而且涉及学术责任、学术道德等问题。其中,最基本的应该是具有求真的态度和科学的精神。求真的态度要求学术研究的目的是为了探究问题、追求真理,而不是为了获取经济利益,更不是为了沽名钓誉。换言之,学术研究是为了求真而不是为了求利、求名。科学的精神要求在学术研究中不盲从、不附和,不武断、不蛮横,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注重质疑批判,讲究严密求证,不断开拓创新。有了这种求真的态度与科学的精神,学术不端行为就会减少,学术浮躁之风就会得到遏制。

  文学中有“景”有“情”,但无论是绘景抒情还是寓情于景,最终都是想营造“情景交融”的意境。学术研究何尝不是如此。有“景”无“情”或者有“情”无“景”,都难以推动学术的繁荣发展。学术研究的理想境界也应当是“情景交融”。(张垚)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